翻页   夜间
顶点小说网 > 君心揽月 > 第 196 章 第一百九十五章:黑衣白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x23wxw.com
  推开院门的一瞬间,凌月立刻警戒,急忙退后时手肘猛地一撞!

  结界?!

  凌月暗自咬牙——这家伙!居然能在青丘布置结界!

  知道暂时逃不掉后,凌月缓缓进了院子,看着那人。

  黝黑的斗篷静悄悄地现在夜色之下,朦胧的月光也照不透她的身影,若不是屋里的烛光映射出来,很难发现她站在那里。

  黑斗篷,她的身体碎成那样,居然还能活着。

  太诡异了!

  可是……

  凌月看着门口透出的光——她出门时并没有点灯,所以……

  “你……”

  凌月正想开口说话,却看见黑斗篷猛地晃了晃。

  “半……妖……”

  虚弱的声音响起,她抬起头看向凌月,缓慢又僵硬地探出手:“救……我……”

  艰难地吐出几个字,黑斗篷猛地栽倒在地上。

  四周风气微微一动,是结界撤去的动静。

  凌月有些懵,看着地上的人一时不知该做些什么。

  黑斗篷的手还是朝着她伸来的姿势,摇曳的灯火下,原本白净的手臂上伤痕累累,然而却没有一丝血色,犹如裂开的枯树一般。

  不……不行,得叫人!叫人来……

  “小……小将……”

  锁妖塔中,黑斗篷断续的声音牵动着那个男人的情绪。凌月停下了自己的动作。

  慢慢地走到她跟前,凌月蹲下.身,小心翼翼地揭开斗篷的帽子。

  一张毫无血色的脸露了出来,和手臂上一样,几丝伤痕从颈部蔓延上了脸,只是浅了许多。

  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没有,她没有呼吸,浑身也不带任何生气。若是旁人,凌月定会觉得这就是一具尸体,但她……

  也不知脑子里是怎么想的,等凌月反应过来时,自己坐在了床边,床上躺着黑斗篷。

  睡饱了的兮兮窝在她怀里,翡色的眼里满是困惑:“小姐姐,这不是个死人吗?哪里捡来的?”

  赤影缩在脖子后面,从头发里露出个小脑袋,浑身都是警惕。

  凌月尴尬地笑了笑:“那个……倒也不是死了……”准确的说,她到底算不算活着都弄不明白。

  兮兮伸着鼻子嗅了嗅:“咦?”

  “怎么了兮兮?”

  兮兮抬眼,困惑的表情更甚,抬起右蹄子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兮兮可以分辨出很多味道,可是这个尸……这个小姐姐身上什么味道都没留下,就好像她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凌月听得不由背脊一寒,这个人……到底是什么?

  她几次三番来找来是为什么?又是什么人将她伤成这样?

  算了,反正也没有头绪,靠猜那是猜不透的。凌月拍拍兮兮的小脑袋:“没关系,管她是什么东西,反正有人乐意管她。”

  兮兮一歪头:“谁?”

  凌月笑笑,抬手捏碎了一粒冥珠。

  头发里的赤影支棱一下立了起来,摇头晃脑地嘶嘶出声,听声音倒是急切。

  兮兮道:“小影子说,太浪费了。”

  凌月满脸不在乎:“没办法,除了这个、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联系他。”

  赤影沮丧地垂下头,又缩回了头发里。

  轩辕那男人时常让她不明所以地感到害怕,如果可以,她并不想跟他有过多接触。不过他确实是个能救命的存在,就这么用掉一颗冥珠,凌月不是没有惋惜,但……

  凌月看看黑斗篷,无奈低叹。

  还是起身准备迎接魔尊大人吧。凌月想着,身体也开始行动,刚刚站起身,就听身后传来冰冷的声音——

  “你不要告诉本座,在青丘你也能遇险。”

  他倒是一点都没有掩饰自己的嫌弃。凌月带着假笑,转身道:“哪能呢,这不是有点事,才想起请魔尊大人来的嘛。”

  轩辕傲离冷眼打量着她:“有什么事,需要用冥……”

  男人的声音在看向她身后的那张床时戛然而止,犀利的鹰眸中满是震惊。

  凌月默默移开自己。

  只是不等她完全离开,男人已经快步冲了过来,越过她看向了床上那人。

  锦袍打在凌月身上,若不是她后仰了一下,怕是脸都要被他的头发打到了。可是怀里的兮兮就没那么好运了,两只蹄子捂着脸,抖啊抖的。

  见小不点一仰头,一副想发火的模样,凌月赶紧伸手捂住。

  “嘘!”咱可惹不起这家伙啊。

  凌月对着兮兮,一阵暗示着床边的男人。

  兮兮双耳耷拉了下去,委屈巴巴地闭上了嘴。

  凌月松了口气,忽而听见男人极低地声音响起——“白芍……”

  这是凌月听到的、冷酷的魔尊大人最温柔的声音,惊讶之余,也再次确定两个人的关系肯定不简单。

  凌月正想回避,却突然回一愣。

  白芍?

  对了!是那个时候,是那天他夜闯石室那个时候,他曾经说过这个名字!

  所以,黑斗篷是——“白芍”?!

  是魔尊的?

  凌月感觉心口燃起一团汹汹之火,即使觉得此时应该离开才是,但脚却不听使唤,眼睛也不由自主地偷偷瞟了过去。

  可惜,以她所站的位子,根本看不见魔尊的神色,只能看见他握起她的手,动作很是小心。

  就像云昭守着依儿时……

  凌月一怔,垂下眼睑,轻轻地转脚,不想发出任何声音。

  然而下一刻,轩辕傲离的声音再度冰冷起来:“她怎么会在这里。”

  凌月悻悻收回脚:“我怎么知道,不过她好像在逃命,说什么‘救她’。”

  轩辕傲离道:“你遇见过她几次?”

  “也就这两次吧。第一次是天魔城的时候……”凌月回忆着与她相遇的时候,事无巨细地说了一遍。

  说完后,轩辕傲离再度沉默了下去,屋子里弥漫的安静让凌月满是尴尬。

  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直接走出去时,轩辕傲离突然起身,将白芍姑娘用斗篷包的严严实实,抱了起来。

  他转眸看来,鹰眸中寒光闪烁,吓得凌月抱紧了兮兮。

  “她的事,本尊自会查清楚。”他紧紧地看了过来,一字一句道,“不要透露给任何人,包括帝君。”你可明白?

  他拿眼问她,明摆着的“威胁”。

  凌月赶紧点头,又道:“可是……如果她又来……”

  轩辕傲离笃定道:“本尊会好好看着她,你不用太担心。”

  凌月勉强信了:“好。”

  见她应了,轩辕傲离不再多言,几步走出屋去,转眼间便消失不见了。

  “唉……”凌月长叹一声,瘫倒在床。

  兮兮扑到脸边:“小姐姐,那个小……白姐姐,是魔尊哥哥的情人吗?”

  凌月微咳一声:“什么情人不情人的,小孩子不要乱说,这话是谁教你的?”虽然她也是这么认为的。

  一旁有红色的影子一闪而过,瞬间不见踪迹。

  凌月瞥了一眼过去,小奸细太久没收拾了,该好好上一课了。

  返手又摸摸兮兮的小脑袋,道:“好了,别管他们什么关系,答应了他不说,我们就不能说的哦。”

  兮兮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那是小姐姐答应的,兮兮可没有答应啊。”

  “……”这话让凌月一时无言,好半天才道,“那兮兮就帮我保密一下咯,好不好?”魔尊肯定也是没有考虑到兮兮这小家伙的吧,但就算是兮兮说出去的,他肯定也会记在她头上的。

  兮兮歪着脑袋,仿佛考虑了什么,慢吞吞地道:“好吧,那兮兮就帮小姐姐保密好了。”

  凌月抱过它的小脑袋:“嗯,兮兮真是最可靠了。”这小家伙好像长了些心眼,莫不是跟小奸细混出来的?

  拿眼扫了扫四周,没有看见小奸细的影子,凌月索性对着空气道:“这要是被说出去的话……”

  不知哪个角落里传出一阵嘶嘶声响,不用兮兮、凌月也明白它的意思。

  不过怀里的小家伙还是闷着声音道:“小影子说,要是别人知道了,就打死它。”

  屋顶上某处瓦片一响,嘶嘶声更响。

  兮兮一本正经地道:“嗯,往死里打,不用留情。”

  这小不点……凌月好笑,揉一把小脑袋,慢慢地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很舒适,醒来之后凌月得到了两个消息。

  首先,鸢墨姐姐居然安排乐寻文留在青丘,而且还是和木长老住在一起。这让凌月觉得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本着对乐寻文还不错的印象,凌月还是去药田看了看。

  这一次是见到真正的木长老了。

  老头子脸上有着陈年旧伤,阴晴不定的神色让他的脸显得尤其狰狞,看着就一副不好相与的样子。不过他并没有传言中那么暴躁,只冷眼看了看凌月便去打理药田了。

  乐寻文也没什么异样,反而表现的比前几日还自在一些,两个完全不搭的人相处的却十分和谐。

  另外一个消息就是络烟被软禁在家。

  这个结果凌月也料到了,只能每日寻个时间去陪她说说话。

  络烟的身体并无大碍,就是没有以前那么跳脱了,想也知道是被教训了。

  除去络烟这里,就只是偶尔去看看九姑了。自从那一夜后,九姑仿佛也变得轻松了,面上的神色柔和了许多,唇角也时常带着笑意。

  这样无所事事的日子很是惬意,转眼之间,三日已过,凌月却是觉得提不起劲儿来。

  也不知凌华这几日做了些什么,天君找他、又是所为何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