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顶点小说网 > 民国女探:高冷少帅会撩妻 > 第五百三十一章 庐山真面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小说网] https://www.x23wx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人听闻同伴的阻拦,立刻将手缩了回来,走之前还假装恶狠狠地瞪了顾淮安一眼。收藏本站┏m.read8.net┛

    两个人离开了,顾淮安看了看身侧依旧在昏迷的封小锦,心中不禁有些担忧。

    “额……”韩启发出难受的声音,缓缓醒过来,不过片刻便意识到了自己目前的窘境。

    韩启努力挣了挣,身上的绳子太过粗壮,而且捆扎十分有技巧,任他如何动作,绳子都纹丝不动。

    “顾帅,这下可怎么办?”韩启有些着急的看向顾淮安。

    顾淮安倒是冷静了下来,方才那两人说要去禀报老大,若是他没猜错,这个老大就是他们苦苦寻觅了许久的人。

    “稍安勿躁,一会儿你就什么都清楚了。”顾淮安一边说着,一边用身体带动椅子,靠近封小锦。

    “锦儿,锦儿……”顾淮安呼喊了几声,封小锦纹丝不动。

    情急之下,顾淮安也顾不上许多,低下头,狠狠咬在封小锦的手背上。

    口中吐出一丝微微的痛楚,封小锦皱了皱眉头,从模糊的意识中渐渐苏醒过来。

    涨涨的感觉充斥着她的脑袋,眼睛触碰到面前的这一切,令她猛地清醒过来。

    扭头,封小锦便看到了一脸担忧的顾淮安,紧接着便听他问道:“锦儿你怎么样了?”

    封小锦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有什么大碍,但是身体上的束缚却令封小锦不由皱起了眉头。

    “我们这是怎么了?”

    顾淮安眼神猛地暗了下来,难怪他们轻而易举就找到了线索,一路顺着密道进来竟然没有丝毫阻碍,原来他们早就想好了对策,只等着我们钻进圈套中来。

    “我们被下了套了,原来这都是他们计划好的,他娘的!”韩启回忆来时的一幕幕场景,猛地醒悟过来,不由骂出一句脏话。

    “呵呵呵……”一声冷笑传出来,三人不由同时噤声,看向来人。

    随着那人的靠近,他的面容也渐渐清晰起来,顾淮安不由眯缝起双眼,心中暗自思索。

    “没想到顾帅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竟然这么轻易就入了我的圈套,落到我的手中了。”

    罗杰顺势往背后的椅子上一坐,优哉游哉地看着面前的四个人,仿佛自己是一个胜利者一般。

    此刻的詹龄也缓缓清醒过来,闻到熟悉的声音,她不由抬眸望去,正是自己的丈夫。

    然而眼前的人对于詹龄来说,是何等的陌生。虽然面前之人与自己的丈夫有着相同的面容,但是一举一动之间,却完全是两个人的做派。

    詹龄眼中的罗杰是一个知书达理、温文尔雅的公子,虽然说不上有多少男子的气概,倒也是儒雅少爷的模样。

    反观面前之人,他脸上露出似轻蔑似狠辣的笑容,眼中透露出的阴毒,令詹龄不由心惊胆战。

    “罗……罗杰?”詹龄不敢置信地问道,由于长久没有开口,声音带上了沙哑的气息。

    罗杰闻声,脸上狠辣的笑容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厌恶的神色。

    “不要叫我的名字,都是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坏了我的好事。臭娘们。”

    詹龄眼中猛地蓄满了泪水,就算是当初罗杰最后家暴她,她都未曾如此难过,因为她始终相信,醉酒的罗杰失去了理智的控制,那不是他。

    可如今,罗杰竟然用如此难听的话来形容詹龄,甚至出言辱骂,这令大家闺秀出身的詹龄十分寒心。

    “罗杰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人威胁你,你告诉我,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

    泪水顺着詹龄的脸颊低落下来,她小声啜泣着,满是委屈。

    罗杰看到她这幅模样,心中更是不耐烦,说话的语气也不再控制。

    “哭什么哭,当年老子真是瞎了眼选了你,本以为能凭借着你的家世助我一把,谁知却反被你连累,真是晦气。”

    詹龄的哦瞳孔猛地睁大,原来这么长时间的恩爱都是罗杰刻意伪装出来的,那么那温文尔雅,令自己爱慕不已的儒雅男子,也是罗杰假装出来的吗?

    虽然詹龄极力想要告诉自己不是,但是罗杰的样子却打消了詹龄自欺欺人的想法。

    “原来这么长时间,你对我不过是逢场作戏,从来没有真的爱过我?”

    詹龄凄惨地笑出声,看似轻飘飘的一句话,实则用了她所有的力气。

    “不然你当如何?”罗杰毫不留情地将詹龄最后一丝希望斩断,脸上没有丝毫愧疚,有的只是恨和怨。

    封小锦将詹龄的失落、心碎看在眼中,她不由地心疼起眼前这个女子。早在她被家暴的时候,相必詹龄已经有些意识了,不过是她不肯承认罢了。

    詹龄仿佛失去了灵魂一般,颓废地坐在凳子上,眼泪不住地顺着脸颊滑落。

    罗杰倒也不理睬詹龄,只将自己的目光放在了顾淮安三人身上。

    封小锦冷冷地盯着罗杰,眼前这个人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伪君子,小人得势的模样让他整张脸都变得十分丑陋。

    “呵,看上你真是詹龄一生的污点,你一个张狂没有良知的小人不配拥有爱。”封小锦始终没有忍住,不由出声嘲讽道。

    罗杰神色一暗,起身走到封小锦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我是小人?哈哈,我是小人又怎么了?你们不也落在了我的手里?”

    封小锦被气的无话可说,一旁的顾淮安只是冷冷的看着罗杰,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

    罗杰看着阶下囚的顾淮安,眼中透露出得意,他缓缓挪到顾淮安的身侧,轻笑一声:“顾帅,顾将军,顾大少爷,没想到你也有这一天,怎么样,阶下囚的滋味不好受吧?”

    顾淮安冷笑一声,抬眸看着罗杰,眼中满是看不透的深意。

    韩启一声不发,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罗杰,生怕他做出什么危害顾淮安的事情。

    “说吧,你设这么大的局,废了这么大的力气将我们引到这里,究竟有什么目的?”顾淮安冷静地问道。

    罗杰悠悠地踱回到自己的椅子上,伸手掸了掸自己的衣服,拿出一只小手枪放在手中把玩。

    “目的?没有什么目的,就是想看看顾大帅这么狼狈的样子,怎么样?是不是很好玩?哈哈哈哈哈……”

    罗杰有些变态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房间中,封小锦闻声,眉头皱的更厉害了。

    此刻的罗杰跟发了疯似的,猖狂无比,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发出张狂的意味。

    顾淮安不为所动,据他的调查,罗杰此前家境并不富裕,后来仗着詹龄娘家人的帮助,这才渐渐站稳了脚跟,有了些名气。如今看他的样子,果真是想借詹龄找到更大的金主。

    “暴发户的快乐,本帅确实理解不了。”顾淮安冷冷反驳道。

    这一句话触碰到了罗杰的痛楚,他最恨别人提及他的家境,挖出他的老底。

    神色立即冷漠下来,罗杰脸上的表情有些狰狞,暴露出他阴狠的一面。

    “顾帅如今还有心情说别人的事情,倒不如多关心关心自己,今日你既然来了,就别想着能完完整整地出去。”

    罗杰的话有些阴狠,顾淮安实在不想与他有什么交涉,面对一个丧失理智的人,他能做的,只有视而不见。

    罗杰看顾淮安没有了交谈的**,心中不由有些不甘。

    他从小就看人脸色行事,那些小时候被欺负被打压的经历在他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因此此刻他才一再挑衅顾淮安,希望能从挑衅中得到快感。

    “顾帅难道就不想知道我打算对你们做什么吗?”罗杰开口问道。

    三人皆是不语,并不做任何回应,尤其是顾淮安,更是摆出了一副毫不在意的态度。

    愤愤地冷哼一声,罗杰自顾自地说道:“这里人烟稀少,若是我不小心将顾帅杀了,恐怕也没有人会知道。堂堂一代将军,没有马革裹尸,竟然葬身荒野。顾帅,你说这个故事动听不动听?”

    顾淮安轻飘飘地瞥了罗杰一眼,随后便将视线转开,看向身侧的封小锦与韩启。

    一再挑衅,却始终被顾淮安冷眼相待,罗杰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渐渐暴躁了起来。

    “呵,嘴够硬。既然这些你们都不关心,难道也不想知道我为何将你们弄来吗?”

    顾淮安闻言,也不答话,因为他知道,面前之人已经忍不住要露出马脚了。

    封小锦与韩启面色没有任何的变化,反倒表现出对他说出的话的不在意。

    罗杰气愤,一脚将面前的椅子踢翻在地,口中不由谩骂道:“奶奶的,你们有本事嘴硬到最后,等你们与吴齐的尸体相会的时候,我看你们还能不能保持这份淡定。”

    吴齐的名字一出,封小锦的神色立即就变了,果然,罗杰真的与吴齐的失踪脱不了干系,而且听这话,吴齐现今的状态并不安全。

    本来如死灰一般瘫倒在椅上的詹龄听到这个名字,心中猛地一震,随之而来的便是深深的愧疚,原来韩澄未婚夫的失踪,果真与自己的丈夫有关。

    顾淮安相对他们几人倒是淡定一些,他扭过头与韩启、封小锦的眼神对上,三人皆从对方的眼中看出深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