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顶点小说网 > 家有王妃初长成 > 第八百二十四章大姑娘调戏爷儿们

第八百二十四章大姑娘调戏爷儿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小说网] https://www.x23wx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白长简越是怕什么,我越是给他来什么,我已经越来越无法忍受和他的距离感,心里那团火烧得我都不象个姑娘了,我想如果我是个采花大盗,老早就把他给采了。

    他不愿意跟我吃饭,是怕我醉酒,我偏喝醉了去找他,七分糊涂三分清醒的状态最好,红着一张脸,跑到他的院子去,他在书房跟人说事情,见我踉踉跄跄的进来,立刻如临大敌,站起来往墙上退,那个听事的奴才大概没见过他这副样子,杵在那里看傻了,而我步步逼近,眼睛直直的盯着他。

    他终于回过神来,喝斥奴才,“还不赶紧下去!”

    奴才慌忙跑了出去,还把门给关上了,我在心里给那奴才记了一功,准备事成之后赏他一袋金瓜子。

    白长简正了正脸色,抖了抖袖子,很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郡主,你又喝酒了?”

    “对啊,你不陪我吃饭,我就喝酒了。”

    白长简哭笑不得,“难道我陪郡主吃饭,郡主就不喝酒了吗?”

    “当然啊,你管着我,我就不喝,”我笑呵呵的靠近他,“我听你的话嘛。”

    他皱着眉头与我拉开距离,“郡主,你倒底想干什么?”

    我还能干什么呢,厚着脸皮做了这么多,还不够明显吗,府里的奴才们都看出来了,他这个当事人还在装糊涂。

    “白长简,”我叫他的名字,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都拧起了疙瘩。

    “没大没小,叫将军,或者兄长。”

    “下属叫你将军,妹子叫你兄长,我既不是你下属,也不是你妹子,为何不能叫名字?”

    他大概不想与我一般见识,所以没说话。

    “白长简,你真的看不上……”

    “郡主,”他突然打断我,“你醉了,回去歇着吧。”

    “为什么不让我说完,”我紧盯着他,眼睛里差点要流出泪来,“你在怕什么?”

    “我没有怕什么,”他很冷静的看着他,“我只是不想郡主失了分寸。”

    什么分寸?我冷笑,无非又是老生常谈,他是兄长,我是妹子,我喜欢他是有悖常伦的。或许在他心里,还是瞧不上我这个土包子郡主。

    我本来想按小螺说的,先厚着脸皮纠缠一段,暂时不挑明,结果刚才一时冲动喝了酒,脑子不受控制,就成了这种僵持的局面。

    我还是有点羞耻感的,不想再闹下去,白长简一直都只是在暗示我,如果有一天他很直白的拒绝,大概我脸皮再厚也没用了。

    我转身要走,身体不平衡,被桌子撞了一下,痛得我哎哟一声,他忙扶住我,“撞到哪里了,我看看?”

    我最讨厌他的就是这一点,如果真的对我没感觉,又何必管我死活,他知不知道这样子会要我的命的。

    我一咬牙,又不要脸了,靠在他怀里,“将军送我回去。”

    他犹豫了一下,说,“好。”把我整个人都抱了起来,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门打开的时侯,外头站了几个人,见我们出来,刚刚还杵着不动的他们,立刻扫地的扫地,擦柱子的擦柱子,浇花的浇花……我看到小螺也混在他们中间,蹲在地上拔着小草。

    我把头靠回白长简怀里,无声的笑了。我记得那时侯天还没有完全黑,朦朦胧胧的,四周很安静,有微风拂过我的脸庞,带来淡淡的花香。

    我半睁着眼,看着他英俊的脸庞,黑亮的眼睛,里边似乎浮着幽幽的光,让人无法看进去。我把目光移到他的下巴上,轮廓的弧线真漂亮,我忍不住用手轻轻划了一下,他一震,惊讶的垂眼看我。

    我呵呵笑,再呵呵笑,反正我醉了,做了什么不知道。

    他没板着脸,居然也笑了,把我往上紧了紧,用嗔怪的语气说,“小醉猫。”

    哎哟我去,我太喜欢他用这样的表情和语气跟我说话了,有点宠溺又有点无奈的样子,我心狂跳,好想勾下他的脖子亲他的嘴巴。

    我伸出手,慢慢攀上他的肩,他看了我一眼没吭声,我觉得他这是默许,反正边上没人,就算被他当场扔在地上,我也认了。

    于是我的手继续往上攀,一点一点触到他的脖子,他明显僵了一下,终于不能坐视不理,把我的手拉下来,“别闹。”

    我听话,不闹了,乖乖闭上眼睛,任他把我抱回去。

    白长简并不是第一次把我送回房间,所以还算熟练,把我放在床上,拉上被子盖住,我闭着眼睛叫他,“将军。”

    他应了一声,等我说下文,但我没有吭声,过了一会儿,我半睁着眼又叫了他一声,声音比刚才还要低。

    他俯下腰,凑到我面前想听下面的话,说时迟那时快,我一把勾住他的脖子,在他嘴唇上碰了一下,因为太慌张,撞得有点重,牙齿在里头磕到了,有甜腥味漫出来。

    他呆在那里,象是定住了,而我极快的松开他,转身朝着墙壁,仅管是借酒发疯,也感觉太疯狂了一点,我倒底是个姑娘啊,不要脸到这种程度,已经过了我的底线,我爹娘要是知道,说不定会从坟里钻出来痛打我一顿。从来只有爷儿们调戏姑娘,哪有大姑娘调戏爷儿们的?

    白长简回过神来,风一样冲了出去,我扭头看他风驰电掣般的背影,心里一阵落寞。

    第二天早上我装作若无其事出门去,结果白长简远远看到我就避开了,就跟看到鬼了似的。我知道这回可能混不过去了,我冒犯了他,他大概更加瞧不起我了,说不定心里在嘲笑我:瞧这个穷酸,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凭她也敢肖想我,不撒泼尿照照自个什么样?

    我知道自己长得不怎么样,细眉细眼的不够漂亮,身材倒是苗条,可该大的地方也不大,气质也不行,便是当了郡主,举手投足跟从前没什么两样,除了在皇帝面前稍稍拘着,别人面前我都是我行我素惯了的,背地里,府中也有奴才叫我四不象郡主。

    我有点懊恼昨晚太冲动了,心想如果白长简从此视我为蛇鼠,处处避着,那我呆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了,还是抓紧小麻朵胡同的房子修缮,早点搬走,眼不见心不烦的好。天天面对他,我真不知道哪天又会干出禽兽的事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