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顶点小说网 > 家有王妃初长成 > 第七百五十一章离我远点,那是不可能的

第七百五十一章离我远点,那是不可能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小说网] https://www.x23wx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淑妃气呼呼的进了景秀宫,看到修元霜就哭上了,“姐姐给评评理,皇后也太不象话了。”

    修元霜吓了一跳,忙问:“出了什么事,皇后怎么了?”

    淑妃把一直捂在脸上的手放下来,“姐姐您看,我脸都被她打肿了。”

    修元霜仔细一瞧,果然,淑妃的脸上微微有些红肿,她有些不信,“这是皇后打的?”

    淑妃点头,哭哭啼啼把事情说了个大概。修元霜叹了口气,“这事你也有错。贾桐是什么人?皇上身边的老人,他对身边几个老人总是另眼相待的,别说你一个二品妃,就是我爹见了他,也得客客气气的,你倒好,竟然打了他。”

    淑妃拿着手帕擦眼睛,仍是愤愤的,“他直勾勾的盯着我瞧,跟个登徒浪子似的,不该打么。”

    修元霜笑了笑,“他可不是什么登徒浪子,人家有个厉害的媳妇儿,惧内着呢,哪敢起花花肠子,许是你弄错了吧。”

    淑妃嘟着嘴,“那我不管,他看了就该打,要是在宫外,我告诉我爹和兄长,眼珠子都得挖了他的,还有那个皇后,”她恨声道:“我长这么大,头一次挨打,这口气我咽不下去。”

    “可她是皇后,你能怎么办呢?”修元霜其实有点意外,她对余大双的印象又有了一个新高度。这个小宫女不但想当皇后,还很高调。

    淑妃看了她一眼,“其实我是替姐姐不值,姐姐的能力有目共睹,皇上也信任姐姐,可皇后被放出来了,后宫的大权肯定要回到她手上,姐姐做了这么多,到头来什么都没有得到。”

    修元霜淡淡的道:“本宫为皇上分忧,不求回报。皇后是后宫之首,自然是要统领后宫的,这无可厚非。”

    “皇后哪比得上姐姐,说话奇奇怪怪的,在我看来,端庄典雅全跟她挨不上边。”

    修元霜在心里冷笑,一个低等宫女,自然是没什么端庄典雅的。

    “不过想想有些奇怪,”淑妃说,“皇后替贾桐出头,可贾桐好象还不怎么领情的样子,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

    修元霜微皱了眉头,确实有点奇怪,不过她更好奇的是大婚之夜,帝后之间倒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皇上要禁皇后的足?而事后,皇上和他身边的人对这事都讳莫如深,一点风声都没露出来。她觉得只要解开了这个谜团,或许很多问题就能迎刃而解了。

    “本宫记得你有个表哥在侍卫处当值,你找他打听打听,大婚之夜倒底发生了什么?”

    淑妃想了想,“我表哥在近卫里,不过大婚之夜他有没有当值就不知道了,我找他问问。不过姐姐,您打听这个做什么?”

    “皇上对皇后的好,整个后宫里恐怕只有本宫最清楚,所以皇上能禁皇后的足,一定是皇后犯了天大的错误,而皇上隐瞒下来了,皇上英明神武,只是一碰到皇后,就会感情用事,是非不辩,本宫有些担心,毕竟如今的皇后是南原的舞阳公主,事关两国,有些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淑妃有些感慨,“姐姐一心为皇上着想,这份忠心无人可及,可惜皇上眼里只有皇后,总不领姐姐这份好意。”

    修元霜苦笑,“咱们是皇上的臣妾,为臣者,自然要忠心。”

    淑妃想了一下,眼睛一亮,“妹妹倒有个主意,咱们把事情打听出来,若真是皇后犯了什么大错,咱们便趁机把事情宣扬出去,让太后老佛爷来定皇后的罪。只要把老佛爷牵扯到里头来,皇上便是有心袒护,总该有些无奈的吧。”

    修元霜没说话,秋纹在边上暗笑,这就是主子的高明,她什么都没说,却能借淑妃的嘴把她的打算说出来,日后便是清算起来,主意是淑妃出的,与她无关。

    皇帝下了朝便去西华宫,昨晚他整个人都是混乱的,没皮没脸先把要紧的事办了,这会子心里有后怕,怕白千帆生他的气,但怕也要到她跟前去,看不到她,他心里慌。

    一边疾走,一边吩咐郝平贯,“朕今日在西华宫用膳。”

    郝平贯:“……是,奴才这就吩咐下去。”

    “叫绮红做,她知道千帆喜欢吃什么。”

    郝平贯:“……”皇上果然是中了邪,把千面人当成娘娘了,这可怎么办,怎么办啊……

    “去皇觉寺的事办好了么,朕明日就启程。”

    “已经通知了庙里,明日封山。”

    “嗯,朕要替菩萨塑金身,着内务府去办。”

    郝平贯吃了一惊,皇觉寺里供奉的是一座八丈高的大菩萨,那得要多少金子啊……

    小心翼翼的说道,“皇上,上回内务府的霍大人交了账目来的,库里的金子只怕不够啊。”

    “无妨,慢慢修吧,朕会让人把金子送来的。”

    郝平贯不知道皇帝从哪里弄金子,但他不敢多问。天天跟在皇帝身边,事无巨细没他不知道的,可皇上冷不丁一开口,就能给他一个意外。

    白千帆也刚回来,她到内务府去走了一趟,杨备元死了,他的两个亲信也不见了,在宫里,没有人愿意多管闲事,怕惹火上身,都禀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所以她什么都没查到。

    正托着腮苦恼,瞧见熟悉的身影进来,立刻身子一扭,不想理他。

    皇帝一腔热情的进来,结果看到个后脑勺,他脚步微微一顿,朝一旁站着的如珠摆摆手,示意她退下,放轻了步子过去,弯腰把头伸到白千帆面前,“怎么,不愿意看到我?”

    白千帆把脸扭到另一边,皇帝嬉皮笑脸的跟过去,趁机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白千帆拿手抹脸,愤声道:“你是皇帝么,怎么这样没皮没脸的。”

    皇帝呀了一声,“谁惹你生气了,早上走的时侯还好好的,这会子怎么来气性了,是怪我昨晚没伺侯好你么?”

    他一提昨晚,白千帆的脸蓦地一红,伸手推了他一把,“离我远点。”

    皇帝顺势握住她的手,将她往怀里一带,收紧手臂低头笑,“那是不可能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