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顶点小说网 > 炮灰女的另类修仙 > 第674章 印奴3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小说网] https://www.x23wx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若是论起领土面积,蛇地都快赶上赤天领地那么大了,不过人口就少得可怜了,因为大部分山区,人们是不敢进入的。

    里面各种凶兽根本不是拿着简单的棍棒等武器的他们能够抗衡。

    单单一个岩麟蟒就令人闻之色变了,所以尽管不收取任何费用,开发莽林还是遇冷,无人响应。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林夕将五十多凤卫分散成五个小队,再加入精挑细选、修炼淬体术时间比较长的士兵们,浩浩荡荡率先开始了对莽林的征伐!

    ……

    ……

    “王……王……饶了我……饶了我吧!”

    富丽堂皇的寝殿内,烛火映照之下,身材矫健魁梧的男子裸身而起,随便抓过什么东西揩拭手和身上的血迹。

    他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刚刚还在自己身下哭泣哀告的娇弱女子,此刻正青白着一张脸,已然奄奄一息。

    他一招手,等在外面的八个洁婆立刻鱼贯而入,对于殿内血腥中夹杂着淫靡的气息恍若未闻,有人极其熟练的将床上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下半身血迹殷然的少女用床单子一裹,像抬一只死狗般抬了出去。

    剩下的洁婆则快速换上新的被褥,将手中的小瓷瓶轻轻挥舞了几下,一股淡淡的花香立刻代替了原本的气息。

    一个云鬓高堆,头戴碧玉蝴蝶簪的丽人款步而入,这女子身量并不算高,肤色略微有些发黄,却胜在体态妖娆,媚骨天成,连走路之际柳腰款摆都带着股极尽魅惑的味道。

    那男人身量极高,猿臂一舒,将那宫妆丽人一把扯进怀里,上下其手,两人拥着倒在新铺好的床榻之上。

    女人用手指轻佻描绘着男人挺拔的鼻子、性感的薄唇,似娇似嗔娇声轻笑,唇边一对梨涡隐隐:“还不餍足?成天跟发了情似的。”

    男人一把撕开她胸前的衣物,邪魅一笑:“不喜欢?”

    “妾不敢。”女人半垂着眸颤声说道,屋顶上镶嵌的铜镜里,映出这男人完美的倒三角身材正在她身上不停起伏着。

    单手捏住女人尖尖的下颌:“你有什么不敢的?本王这寝殿你都说闯便闯,嗯?”

    “这美人……一个个往宫里……宫里抬,妾不是怕王上你……忘……忘记了妾?”随着男人激烈的运动,女人的话被撞击得不成语句,断断续续的讲出来,宛若娇吟。

    男人一口咬在女人锁骨处,那里有一块略微发白的痕迹:“再怎么一个个抬,里面也总有一个位置是属于你。”

    可是我要的,是你身边那一个位置。

    入得惊澜的后宫,从开始的谨小慎微,四处逢迎到如今除了王后南栀,就属她黛结衣最受宠爱。

    自从月前她给惊澜生下第一个儿子,更是敢与成婚多年一直无出的南栀公然叫板,已然是母凭子贵了。

    可是,还不够!

    阿黛觉得曾经她引以为傲的“黛结衣”三个字,如今却成了一个十分刺耳、刺心的称谓。

    她要做王后。

    做惊澜的王后!

    做这天下最尊贵的女人!

    这边一室的旖旎,衬得王后南栀寝宫里愈发冷清。

    初嫁,她心里也是爱极了这个高大、挺拔,天神一样的男子。

    她的心里,他并不仅仅是这赤天的王,他还是她南栀的男人。

    南栀曾经和很多女人一般被他世所罕有的王者之气吸引,努力想要掌握住这个豹子一样俊美、机敏、狡黠的男人。

    可随着彼此的熟悉,察觉到他那些令人尴尬的恶习,南栀渐渐开始对这个枕边人充满了惊惧。

    他专门喜欢在女人月事的时候与人欢好,似乎对于血腥、暴力有着极度强烈的兴致。

    他行迹诡秘,几乎除了做那种事的时候之外,很多时候都是不知所踪。

    而想要成为他最爱的女人,陪伴着他一生一世的奢望,在南栀失去自己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孩子时,彻底熄灭。

    或许她已经不再喜欢惊澜,但是并不妨碍一个母亲疼爱自己即将出世的孩子。

    这个愿望,依旧没能实现,她盼了那么久的孩子,居然早产后夭折了。

    她总觉得那个已经九个月的孩子,失去得太过莫名奇妙。

    南栀开始不动声色调查,而被掩盖的真像令她生不如死,为了自己的父兄,自己的母族,她只能虚与委蛇。

    然后直至有一天,南栀无意中发现他的“秘密”,顿时惊骇得无以复加。

    从那以后南栀更加沉默寡言。

    惊澜只以为她失去了孩子,性格变得有些孤僻,哄了几次也就渐渐失了兴致,她喜欢做一个雍容大度、不争宠、不哭不闹喘着气的活死人,就由得她去好了,只要别妨碍到他。

    反正这宫里的女人多得是,各领地每年都要进献大量美丽的少女给他,个个幼嫩得如春日里第一朵绽放在枝头的娇蕊。

    令人想折下来捧在手心里轻轻怜爱……

    再狠狠揉碎的娇蕊!

    惊澜每次召宠姬妾,都在那个专门的寝殿,或者是姬妾们自己的房间。

    而他大多数时呆的那个寝殿,是不准女人进入的,能呆在里面的只有惊澜和他那两只黑豹。

    惊澜的手有一搭没一搭抚摸着黑豹顺滑的皮毛,这种手感绝对不比抚摸那些年轻女孩子们嫩滑的肌肤差。

    豹子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惊澜回过头去,门口出现一个身穿黑衣的人影。

    “王,桑地和蛇地被人统一变成了桑榆领地。那里如今已经没有印奴,新领主废除了印奴的存在。而黄金的确是有的,就在桑、蛇两地原本的界河大漓溪处。距离界河几十里的地方则发现了铜矿、铁矿和银矿。”

    “哦?”惊澜开始给另一只豹子顺毛,一下下宛若在抚摸着那些少女一般:“这么说,桑榆领主不是发财了?”

    他语气轻柔,似乎带着笑意。

    人影躬身道:“回王上,这桑榆领主不知道是不是蠢,竟然弃黄金而取铜铁,自己开采铜铁矿,却任由治下那些世家、贵族们去淘金。线报的人说,应该是个神力天生却没脑子的蠢女人。”

    只听“砰”的一声闷响,那人影跪行至惊澜面前,双手将砸破他额头自身却完好无损的砚台双手高举,任由额上鲜血在脸上滴落却不敢动手擦拭。

    “这样愚蠢的线报就不用再浪费本王的粮食了,再派人过去。”

    看了看恭敬举着砚台的属下,惊澜伸手接过,似乎心情突然很愉悦,像是自语又像是在解释:“舍黄金而就铜铁,只能说明这个女人在储备战略物资,要准备跟我们开战呢!连黄金都舍得让出去,这样气魄的女人……”

    天生神力啊,尝起来会是什么滋味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