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顶点小说网 > 网游之一梦百年 > 第570章 战——独唱:故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小说网] https://www.x23wx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再说回周侗,五百年前的周侗还很年轻,虽然看透了朝廷的虚伪,但始终难以摆脱君君臣臣的固化思维,燕林天、南定方同样如此。他们偏执的认为朝廷的投降是赵构暗中授意,蔡京方能作为,因此将国耻大辱全都归咎于赵构,并发檄文口诛笔伐,引起朝野轰动,民众声讨。

    赵构一时间被搞得焦头烂额,坐立难安。为了安抚民心,坐稳皇位,他先派韩世忠剿灭了南方明教余孽,又暗派刺客暗杀周侗三人,但周侗显然出手更快,竟联合朝内太监总管日月神教教主东方神龙发动了宫廷政变,一夜之间清理了童贯、杨戬等奸佞余党(时蔡京已去世),并逼迫赵构禅位于太子。当时局面赵构不得不从,正要写禅诏之时,其座下宠臣秦桧及时联系上了韩世忠、张俊、刘光世等朝廷大将,领兵杀入了皇宫,导致周侗政变失败。

    当时周侗以赵构性命相威胁,迫使韩世忠答应赦免四人之罪,这才安然离去,但赵构显然不可能就此作罢,堂堂一国之主,怎能任由江湖草莽威逼退位?皇家颜面何存?

    于是赵构暗中清算,灭了南定方满门,并盯上了日月神教、五毒教。但周侗、燕林天更不是易与之辈,挚友的惨死让他们失去了理智,竟一夜之间屠戮了赵构满门,并恐吓赵构以至于阳衰,失去了生育能力。

    许多年后,尽管燕林天幡然悔悟,封印了毒王剑,但赵构也没再敢找周侗、燕林天的麻烦,自吞苦果。临逝之际,他只能将皇位传于养子赵?Y,使得皇权重归于太祖一脉。但赵?Y的即位是有条件的,这个条件也是之后五百年五毒教、金匠门、日月神教遭受打压的原因。

    赵?Y即位的条件为:“从?Y始,终宋亡,必趁三教势微之时,彻底剿除!不然我太宗一脉必当化为尸魔厉鬼,生生世世作乱不息!”

    赵?Y答应了,成为了南宋之主。他一生兢兢业业,励精图治,不仅派人收复了长安,还颁布了各种中兴法令,在其执政后期,南宋民安物阜,俨然太平盛世!但他也暗中做了许多勾当,日月神教教主东方雨被赶下黑木崖便是授于他意。

    再之后,时局发生了变化,太宗一脉势力重新抬头,赵?Y的子子孙孙为了巩固皇权,对于当年赵?Y答应的条件全都秉承了一个态度:既无情打压,又留有一线生机。及至赵扩登上皇位时,这个条件已然成为一纸空文,这一点从他暗中拉拢燕云飞便可知一二。

    ……

    严云星听罢,目瞪口呆,讶然无语。

    他完全没想到他的师父周侗、教内先祖燕林天年轻时竟比他还要疯狂,他仅仅是名义上的“清君侧”,而周侗、燕林天所作所为显然比他更为高级:发动政变!

    我的乖乖!怪不得当年在海岛上师父不详细说明,怕我身受其害,原来仇家竟是每朝皇帝,当然得小心翼翼!

    严云星内心正自翻江倒海之时,赵无极再次露出了“友好”的笑容,继续说道:“明人不说暗话,咱们没必要藏着掖着,你也知道我虽是襄王府太宗子嗣,实则太祖一脉,所以我和你之间的仇恨仅限于先祖当年答应的条件,甚至根本就不存在,咱俩在郑沥第一次见面时我就说过,今日同样不改初心,你我联手,共享天下,如何?”

    严云星当然知道赵无极的真正身份,但这根本不足以成为双方联手的条件,他笑着回应道:“可我还是要拒绝,这与你我的身份无关,这么说吧,你我之间的关系甚至还可以再进一步,但你我之间的仇恨已然成为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就算我可以答应,二十余年来受我驱使为战牺牲的兄弟们也不可能答应,千一送、金先修、金关衣、千喻成、完心、向灵空、林至秋、姚霜,甚至是晨星、暗星、虹光道人、阿尔萨斯等等,不得在黄泉下指着我的鼻子破口大骂?我良心亦何安?”

    赵无极听此一言,厉声道:“亏你还是试炼者,简直迂腐不堪!自古以来,一将功成万骨枯,要想争天下,心中岂能常怀儿女私情?我既能抛却先祖之约束,你如何不能放下个人的恩怨?”

    他说到此处,直接招呼谢竹言,谢竹言即冲着北谷口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不多时,赵继恩、欧阳长歌押着两男一女快步前来,行至赵无极身侧时,停下了脚步,等其发号施令。

    “喏……战死的已不可挽回,但活着的我尽可以释放于你,这便是我的诚意!”

    严云星也不管赵无极说什么,只是看着那两男一女,倍感悲凉。

    他最为熟悉的,当然是驻守流星谷的暗星,此时的他怒意滔天,目眦欲裂,只是苦于双手双脚被缚,不然定当拼死一搏,为死去的十一军团兄弟们报仇!

    “盟主,事到如今还和他废什么话,你我兄弟联手,拼尽全力,就算是死也定能拉他们一起下地狱!”暗星咬牙恨恨道。

    “你且放心,定能如你所愿!”严云星心中无比感动,却又万分苦涩。兄弟们到死还在为他拼命,他怎能又怎可能降于赵无极?

    赵无极听严云星此一言,瞬间沉下了脸,心中暗作打算。

    而火儿已在远处看到了她最为熟悉的那个人,却是很早就潜入北军中的文若言。火儿急忙与紫衣快步前来,但看此时的他昏昏沉沉,竟认不出人来,不免悲从中来,黯然落泪。

    最后那一位跪倒在地的中年妇人,形容枯槁,花容失色。她极其复杂的眼神注视着赵无极,似有说不尽的情话,也有道不完的冤仇。

    她,正是公孙菲烟。

    “赵无极,你的心……好狠!”

    赵无极没有言语,甚至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只盯着严云星,十分冷漠的问道:“你考虑如何?”

    严云星惨然一笑,看着公孙菲烟缓缓说道:“且不说我严云星平生最恨为人棋子,最恨不得自由,只看你对待她的态度,我便可以猜到我的结局,想让我给你当牛做马,从始至终你都在痴心妄想!”

    “可惜!”赵无极只道一句,一挥手,赵继恩、欧阳长歌、谢竹言三剑同时落下,血染长空!

    “若言!”火儿凄厉尖叫,挚友已忠魂永逝。

    严云星紧闭双眼,虽沉默不言,但躁动的血纹掩饰不住他内心积压许久无处释放的怒火与狂乱。

    如果说暗星、文若言的英勇就义还有人心疼,那一抹娇艳凄冷的花朵却好似虚幻缥缈的海市蜃楼,明明就在赵无极的眼前香消玉殒,却换不来他的半分怜悯和内心的动摇。

    赵无极如此痛下狠手,也让严云星明白了文若言、公孙蜃楼的叛变早在他的预料之中。

    对于赵无极能看透文若言,严云星并不奇怪,因为他知道就是赵无极故意泄露出怜花海、血刀老祖、清净道人等人的住址,从而借文若言之手传信于他们,召集他们去往了孤雁山。由此可见文若言的心是好的,只是被赵无极利用了而已,严云星十分相信文若言传递给他的情报,也是因为他知道赵无极不可能那么快揭露文若言,是故情报必定为真!

    但他能看透公孙菲烟,确实没有想到。至于原因,严云星不愿再做过多的猜测,因为没有任何意义。他宁愿相信赵无极只是单纯的不爽公孙家,先借军令杀死公孙蜃楼,又安上一个莫须有的叛变罪名,除去公孙菲烟,也不愿相信是公孙菲烟心系爱人,自己向赵无极和盘托出。

    佳人已逝,是痴是傻,是对是错,无须再追究。

    ……

    “轰隆隆……”

    万马奔腾。

    北军四路大军终于姗姗来迟,众军主、厢主于谷外四周安排了无数弓箭手,这才纷至沓来。

    “严毒妖,你是想刺杀赵大人么?”秦仁一见场面如此,第一个出言奚落严云星,余者哄然大笑。

    “刺杀?他想着殿帅从未出手,必是一位文弱书生,却不知殿帅身兼《白马秘术》、《云落大法》两门顶级功法,对付他绰绰有余……”安必信虽是与众将说明,目光却从未离开严云星身上,极尽嘲讽之意。

    刺杀?严云星也跟着秦仁一群人哈哈大笑,眼泪都流出来了。

    刺杀,双方实力不均等,弱势方为之,但谁能肯定他就是弱势方呢?万一刺杀变成屠杀呢!

    但此时,不足为外人道,但笑无妨。

    林傲天、枫林晚、庄蝶舞等一众江湖群雄倒是沉默无语,虽说严云星是他们一生之敌,但此时毒妖落幕,无极崛起,不免兔死狐悲,物伤其类。尤其苏冰云,更觉难过万分,心如刀绞。

    赵无极听手下众将无情嘲笑严云星,颇为不快。他视严云星为真正的对手,给予其足够的尊重,便大喝一声,堵住了众人的嘴,随之与严云星道:“既然不降,临死前,你还有何话说?”

    严云星抹了抹眼角泪水,环顾四周,吸了吸鼻子说道:“我要说的还多着呢,之前都是你给我讲故事,现在我也给你讲一个小故事吧。”

    “哦?说来听听。”赵无极道。余者也纷纷侧耳倾听毒妖遗言。

    严云星按捺住心头愈加狂暴的血腥气息,整理了一番思绪,说道:“你的故事几近完美,但你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你出兵的原因。如你所说,你既为太祖一脉,赵昀皇弟,在其膝下无子的情况下,必将继承大统,但你为何如此着急,故意泄露那一首打油诗诬陷我教,强势逼迫我出兵从而领兵镇压?还是为了提升你在朝中的地位以及民间威望,从而快速得到皇位!”

    “无稽之谈!”赵无极冷喝一声。北军众将也皆言“荒谬”,皇位迟早都是襄王的,何至于那般着急?再说了,那一首打油诗怎可能是襄王自污所作?

    “鬼谷李存孝,九天神龙甲;驻穴十三墓,奇星五行中。乱象生无极,镇魔死将军;焚墓生机灭,伏尸百万兵。”严云星自顾自的吟诵了一遍,又转头对紫衣火儿道:“我都不知道我有这么好的文采呢……”紫衣、火儿皆娇笑不语。

    “你的故事讲完了吗?”赵无极已有些不耐烦,又冷冷地问了一句,正待命手下一齐围攻时,严云星却道:“你急什么呢?故事才刚刚开始呢……”

    “哼!”赵无极冷哼一声,竟也不去阻拦,任由严云星“胡编乱造,信口开河”。

    严云星顿了顿,继续道:“故事开始于四十四年前,你们都知道的十三墓夺宝,时至今日,不少真相已大白于天下,但也有许多秘辛随着上代英雄迟暮而长埋于黄土,我要说的,却是我教教主燕云飞的故事……”

    那时凝露园群雄初会之时,燕云飞闲来无事,到花园中游玩,本想偷偷一睹襄王妃展凝的绝世美颜,却不想反被独守空闺的展凝看中。燕云飞何等样人物?虽说身患不治之症,面黄体弱,但那也是世人称道的“病中俏郎君”,而展凝常年辗转于两个中年油腻肥胖男赵扩、赵拓兄弟之间,此时一见别样风姿的燕云飞,如何不春心荡漾?

    一是为了报复的快感,二者确实倾心,展凝也便留下燕云飞,尽享鱼水之欢,一夜春风度。

    再后来群雄下墓,身为凤护法的展凝跟随赵扩走了盗洞这一条路,并在燕云飞几次身陷险境时出手相救。之后到金星乱象位,两人于某处乱象宫见面,合力毁坏了易尸傀的铁俑大军,并杀死饱受儡符折磨的安敬儒,再之后,不足为外人道……

    严云星说到此处,死死地盯着赵无极,话锋一转,朗声道:“所以,你所作‘乱象生无极’此一句中,‘乱象’并非世人所以为的真相‘赵扩’,而是深藏于真相之下的另一重真相‘燕云飞’!所以你方才与我说‘我们之间的关系甚至还可以再进一步’,当然可以了,你是燕云飞之子、常教主的师弟、花教主的师叔、我的师叔祖,我们的关系当然亲近!”

    “一派胡言!”

    “妖言惑众!”

    谢竹言、汪是非等?阳门弟子纷纷拔剑相向,那愤怒的眼神似乎要将严云星生吞活剥!

    只是赵无极的沉默,终究还是让其他人产生了怀疑,而严云星之后如连珠炮弹一般密集的话语更是让在场所有人都受到了深深地震撼!

    “怕你们听不懂我讲的故事,我就再说更详细些,你们眼中所谓襄王府王爷、赵昀同父异母的兄弟,他根本就不姓赵!”

    “他的母亲姓展名凝,他的生身父亲姓燕名云飞,他应该姓燕而不是赵!”

    “所以,他的姓名根本不是赵无极,而是……”

    “燕无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