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顶点小说网 > 从秀才开始的山贼生活 > 第五十章 纵论局势
  午饭很丰盛,足足有六道菜,荤素搭配,外加一道鱼汤。

  吃饭之前,秦时对于小团儿的战斗能力还是保持怀疑态度的,直到亲眼看见她用堪称凶残的进食方式亲口了结四碗白米饭和所有的剩菜,然后委委屈屈地看着张茯苓嘟囔道:“今日公子和叶姑娘来了,团儿勉强吃个八分饱。”

  这么能吃的人应该得到秦时的尊重,所以,秦时决定以后再也不随便就揉乱团儿的小团团了……

  饭后,秦时向张茯苓问起吴家的近况,叶思楠和小团儿对视一眼,一同下楼听书了,秦时还以为叶思楠不喜欢这些勾心斗角的心计,便不再强求。

  张茯苓沉吟一番,放下茶杯道:“公子,妾身这几日在吴家周边撒下不少暗哨,可奇怪的是,据暗哨传回来的消息,除了吴中承在外行商于不日前回安县,府里为此设宴热闹了半日之外,吴家阖府甚为平静,甚至连吴家父子也极少外出。”

  秦时闻言闭目沉思,良久,才睁开眼睛道:“吴中承不愧是白手起家的枭雄人物,能打下这么大一片基业,不是吴康那种毛头小子能比的,茯苓姑娘,依我看来,你的暗哨怕是都已经暴露了。”

  “怎会如此!”张茯苓一惊,随后又摇头道:“不对啊公子,若是暗哨被发现了,那吴中承岂能任由他们盯着自己?”

  秦时摇头道:“这便是吴中承的老辣之处,他知晓暗哨所在,却仍旧不动声色的维持平静,明面上不做任何反应,为的就是给我们一个他暂时还会隐忍不发的假象,若我所料不错的话,那老匹夫背地里已经落下不少棋子了。”

  张茯苓闻言脸色有些难看,她自诩聪慧,若若真如秦时所预料到的那般,她岂不是方一出手就被人如此戏耍,而且还懵然不知。

  “那……那些暗哨需要撤回来么?”

  “为什么要撤?”

  张茯苓一愣,分析道:“若依公子所言,不是都暴露了么?继续藏下去,也并无情报可赚,要是吴家明里一套背后一套,反而还容易受到误导,被钻了空子。”

  秦时笑道:“所以啊,你看,你不是预料到这种情况了么?为何还会担心接下来的事情受到误导?”

  “可……”张茯苓蹙着秀眉,“可事实就是如此,真当到了做事节骨眼上,怎么会不通盘考虑,纵使吴家释放出来的假情报,也要……”

  说到这里,张茯苓也说不下去了,似是察觉到了自己的错误,但又不知具体是哪里出现了问题,神情有些懊恼。

  不过,好在秦时替她接了下去。

  “所以说,既然你已经知道他表面上一副奉公守法的模样必然是装出来的,这岂不就是一个最有价值的情报?

  咱们只不过稍微看吴家几眼,这群人就迫不及待的缩在角落里,丝毫不敢露出凶相,最大的可能便是另有目的,并且所图甚大。

  若不然的话,以吴家目前的实力,绝对是要和我们死磕到底的。

  另外,若不看着,咱们退一尺,吴家进一丈,如今他们肯小心藏着,说不定也有咱们的功劳嘛,若是都撤回来那可就彻底瞎了。”

  张茯苓恍然点头:“公子是说,这些暗哨只做威慑和监视之用,并不用作实质探测消息的用途?”

  “茯苓姑娘果然聪慧。”秦时赞叹一声。

  得了夸奖,张茯苓目光感激,笑容绽放:“多谢公子劝慰妾身,妾身知道自己要学的还有很多。”

  秦时微微一笑,谈起正事的时候,张茯苓少了些妩媚,多了些干练。

  张茯苓在安县砥砺已久,以往和吴家并无冲突,她也多多少少听闻吴中承的手段,那时心里还不甚在意,如今直面吴家吃了亏,这才了解吴中承的可怕手段,当下叹道:“果真还是实力相差太大,连个暗哨都起不了真正的作用……”

  话语一顿,张茯苓目光微凝,有些莫名地突然道:“公子,娘亲说,若是需要的话,她可再去吴府……”

  “不可。”张茯苓话没说完,便被秦时打断,“苏伯母纵然轻功上成,但吴中承可不是吃素的,上次苏伯母建功一来是仰仗轻功之便,二来吴康那厮没有防备,这才能得手。

  可自上次周管家之事后,吴中承这老狐狸必定有了后手,说不定已设下重重埋伏,只待我们入套。此举可一绝不可二。

  茯苓姑娘,不仅劝不得,若是苏伯母想要独自一人前往吴府,你一定要阻止她,万不可涉险。”

  张茯苓偷偷瞥了秦时一眼,悄悄松了口气,似是放下了什么重担,随即皱眉点头道:“妾身知道了,只是,如今我们连消息都探听不到,如何能破局?”

  秦时对于张茯苓方才的变化似无所觉,喝完最后一口茶,搁下茶杯站起身,往县衙的方向虚点一指,笑道:“我们是不知道,可有人必定知道。”

  张茯苓一愣,随后迟疑道:“公子是说……县尊?可……可与官府合作,以我们的山贼出身,不是与虎谋皮吗?”

  张茯苓的顾虑很正常,两个山寨上一辈话事人与安县官府合作最后就是落得个鸟尽弓藏的下场,此时秦时再提出这种想法,焉知不会重蹈覆辙?

  秦时点头道:“官与贼自古以来便是天然对立,尽管落凤山与黑风寨是从良的贼,但至少这其中的矛盾有了缓冲的余地,此事可左亦可右,这要看为官者如何去做了。

  十七年前那位县令赵儒不知是出于何种心思,往左走了一步,离间分化了两位伯父十七年,啧啧,不得不说,这读书人玩弄起心眼儿来,倒是阴损的很……”

  张茯苓听得一愣,目光古怪的看着秦时,张口欲言。

  秦时以为她有了什么建议,笑着鼓励道:“茯苓姑娘可是有什么想法?没关系,大胆地说出来,咱们一起参详参详。”

  “公子可是秀才老爷,正经的读书人呢……”

  秦时神色一僵,努力维持脸上的笑容:“呵呵……读书人的队伍里,怀有大抱负和和崇高理想的青年俊杰还是有不少的。”

  张茯苓柔媚一笑,歪头调侃道:“公子便是如此吗?”

  秦时悠然一叹,看着张茯苓语重心长道:“等会儿我编一套指数概念的习题,你拿回去晚上睡不着的时候看看……”

  张茯苓果断道歉:“公子,是妾身唐突了。”

  知错就改就是好孩子,秦时很欣慰,在房间内慢慢踱起了步子,心情愉悦地进行方才的话题。

  “虎叔和张寨主二人之所以着了那赵儒的道,不单是因为两位伯父出身江湖,不了解官场的尔虞我诈,被多年合作积累的交情所蒙蔽,这才失了防备之心。

  最重要的,还是当时两个寨子落户不久,于内不能自给,于外锋芒不显,可谓是要钱没钱,要人没人,内外交困之下,赵儒根本不怕得罪我们。

  说到底,还是当时两个寨子的实力太弱,又顶了个山贼的出身,这才招致遗祸,可以说,若是两个寨子实力不济,就算没有赵儒,将来还有李儒、周儒来算计咱们。

  可如今不同,如今咱们山寨以从良日久,不仅钱粮补缺,日前更是与安县第一豪商吴家对阵而不落下风,声名愈盛。

  况且事实证明,咱们黑风寨与落凤山已经与普通百姓一般无二,咱们以前是山贼,呵呵,这话说出去别人也权当是个饭后谈资罢了,如此一来,县尊大人为何还要算计咱们?

  反观吴家,却是烈火烹油,已有累卵之危。于商一途,吴家为了扩张自家财势,肆意兼并,妄图垄断市场,不少小商贾早已敢怒不敢言。

  于民,吴家扰乱市场,囤积居奇,哄抬物价,口碑声誉一跌再跌,市井平民深受其害。

  于官方面就更不得了了,吴家若是仅仅只前两项也就罢了,如今身为一介商贾,却肆意收揽泼皮闲帮,其势之大,连官府都要给三分颜面。

  呵,咱们这位县尊大人武官出身,脾性极大,焉能受他辖制?简直就是作死。

  上次公堂之争,这位县尊大人在许多细节上有意无意的偏帮我们,这便说明了许多问题。

  时也势也命也,世情便是如此,安县之中寥寥几个阶层全被吴家得罪完了,若吴家只有表面上这点实力,他还能蹦跶到哪里去?

  咱们这位县尊大人不是蠢人,我估摸着他早已看清了形势,如今已是磨刀霍霍,跃跃欲试了……”

  说到此处,慢慢踱步的秦时豁然转身看着张茯苓,露出一个令人如沐春风的笑容,缓缓道:“茯苓姑娘,若是此时咱们将吴家这头肥猪牵到县尊大人刀口之下,你说,咱们这位县尊大人,他宰是不宰呢?”

  县尊大人宰不宰吴家不知道,但张茯苓却已经醉了,醉到快要忍不住将秦时这位白白嫩嫩脸厚心黑的小猪仔给“宰”了,她妩媚动人的眸中异彩连连,心驰神往。

  不愧是我相中的男人……

  没有了那沉重的压力,张茯苓又开始作了起来,迎着秦时询问的目光,她扭着身子不依道:“妾身不太擅长这些阴谋诡计啦,倒是公子,明明有了法子,却偏偏喜欢作弄妾身,惯会使些吊人胃口的手段,弄得妾身不上不下,好生难捱呢……”

  张茯苓身材本就丰腴,此时她媚眼如丝地微微俯身,领口处便隐约露出一抹诱人的沟壑,婉若游龙间,某些特点便在秦时面前晃呀晃,晃呀晃……

  这女人,果然是凶名显赫之辈!

  秦时只看了两眼,便转过身闪身朝门口走去,出了门外,方才有声音传来:“楼下听书去。”

  张茯苓眨了眨眼睛,蓦然笑了,这有贼心没贼胆的坏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x23wxw.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