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顶点小说网 > 踏星 > 第两千五百三十二章 执念
  此刻,藏山卡片内是另一番景象。

  并不像止兵说的,江小道可以获胜,此刻他自己都不觉得自己能胜。

  “玄七,你卑鄙”,头顶,一座大山压下,他艰难的以双手抵住,然后又一座大山压下,一座接着一座,将他不断压入地底。

  陆隐惊奇看着,这就是卡内世界?跟三千大世界一样啊,不过这张卡自带功能,他随手一招,一座大山莫名出现,压向江小道,这就是卡片自带的功能,怪不得叫藏山。

  他对遗失族的卡片越发感兴趣,不知道其他卡有什么功能?

  “玄七,有本事光明正大打一场”,江小道怒吼,看陆隐目光就跟要吞了他一样。

  陆隐嘴角弯起,“不好意思,我们差距太大,公平对决我可不是对手”。

  江小道吐血,他现在就跟从垃圾堆里走出来的一样,尤其嘴角含血,看起来要多狼狈有多狼狈,“你别装,就算让你使用藏山卡也不能将我压制成这样,你绝对不是表面实力”。

  陆隐淡笑,“谢谢夸张”。

  江小道气急攻心,再次吐血,“玄七,你放开我”。

  “放开你我就输定了”,陆隐道。

  江小道双目赤红,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你卑鄙,太卑鄙了,我不会放过你的,待我成就圣位,肯定找你报仇”。

  陆隐摇头,“想的太遥远了,而且等你成就圣位,我在虚神时空混的也不会差”。

  江小道想起陆隐在虚神文明一道上的天赋,相当憋屈,这家伙只要不死,日后成就应该不下于他,混账,道爷居然这么憋屈的被镇压,就算跟木沐打也没这么憋屈过,面对少清风更没这么憋屈过。

  “玄七,你到底想怎么样?”,江小道大吼。

  陆隐再次招手,又一座山压下,江小道哀嚎,再次咳血。

  “我知道你不想输,太丢人了”。

  江小道咬牙,“废话”。

  陆隐无奈,“可你得给我一个输的理由,不然为什么让你赢?”。

  江小道眼珠一转,“你能让我赢?”。

  “理由”,陆隐道。

  江小道呼吸急促,他最看重的不是胜负,而是面子,作为江圣之子,决不能被这家伙打败,毕竟差距太大了,虽然有偷袭的成分,但败了就是败了,丢他的脸不说,更会丢江圣的脸,“字帖归你”。

  “不够,我赢了本就有字帖”,陆隐道。

  江小道咬牙,“我再给你资源,庞大的资源”。

  “虚神时空会给我”,陆隐道。

  江小道又说了几样,却都被陆隐否定,“那你到底想要什么?”。

  陆隐一步来到江小道身前,距离不过数米,这个距离对于江小道而言都不算距离,如果不是大山压着,他自信一招足以秒了此人。

  “我也很苦恼,到底应该要什么,不如你给我个建议?”,陆隐反问。

  江小道张嘴要说什么,却被大山压制,再次咳血,“我,我怎么知道你要什么?”。

  陆隐道,“这样吧,反正我要去大道场,必须学会四个文明的力量,借

  此机会提前尝试,你就帮我修炼轮回时空的力量,让我在最短的时间里入门”。

  江小道惊讶,“就这样?”。

  “不然呢?”,陆隐目光一闪,“是不是太简单了?”。

  江小道急忙道,“不,我的意思是,就这样”。

  外界,所有人都望着藏山卡消失的方位,等待着战斗结果,很快,藏山卡出现,两道人影自虚无而出,一人狼狈倒退,面色苍白,另一人宛如绝世高手一般凌空虚度,气势非凡。

  狼狈倒退的人是陆隐,而江小道则脚踩虚空,昂首。

  这一幕谁都看得出来谁胜谁负。

  江小道强压下要咳出的血,使得脸色更红,不自然的红,“玄七,你还不错,能在我天河之下坚持那么久,将来成就非凡”。

  陆隐赞叹,“不愧是江圣之子,未来的江圣,天河战技玄奥莫测,博大精深,在下认输了”。

  “哈哈哈哈,不用自谦,以你的能力足以胜过少清风之流,虽然比我是差了一些,但,努力吧,将来的你不可限量”。

  “多谢江兄夸赞,还是江兄心怀广博,不愧是准圣”。

  “客气了,哈哈哈哈,你才是天赋奇才”。

  “还要江兄提点”。

  …

  听着两人互相吹捧,周围人迷茫,这是怎么回事?明明刚刚打生打死,这会这么友好?

  “小道哥哥,你们?”,小莲茫然。

  江小道挥手,“我与玄七兄弟不打不相识,之前的小小误会不提也罢,对了,突然来了灵感,玄七兄弟,等会再找你”。

  陆隐道,“我等你,江兄”。

  江小道转身,脸色涨红的离去,他喉咙里的血快压不住了,赶紧走。

  在江小道离开后,陆隐赞叹,“果然是圣人之后,就是有气度,佩服”,说完,他看向小莲与止啸,露出笑意,“此次比试耽误大家时间了,抱歉”。

  止啸奇怪,以他对江小道的了解会那么容易罢休?卡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小莲惊奇,“玄七哥哥,你们在里面发生了什么?小道哥哥可不是那么容易友好的人”。

  陆隐笑道,“毕竟是圣人之后,气度还是有的”。

  不久后,众人散去。

  陆隐看向释乌杖方向追了过去。

  “这位朋友,能不能聊聊?”,陆隐道。

  释乌杖回身,看向陆隐,“我们见过”。

  陆隐点头,“在崖镇”。

  释乌杖摇头,“不是”。

  陆隐道,“我们在崖镇见过,之后就碰到了江小道”。

  释乌杖看着陆隐目光,“你的眼神跟我一个故人很像”。

  “是嘛,说明我们有缘”,陆隐笑道,他看向释乌杖抬起的干枯左臂,神色奇异,“你这是?”。

  释乌杖道,“执念所化,不必在意,你找我就因为这个?”。

  陆隐道,“其实我想请教关于卡片谋局的方式,整个遗失道院入门的人太少,上次在崖镇,你说你入门了,估计在这里时间不短,所以想请教”。

  释乌杖永远一副平静的样子,他外表看上去比其他人大得多,像个半百老头,在这遗失道院很突兀,也没人找他说话,陆隐找到他还是让他挺意外的。

  他为人不善言辞,只能尽量将自己了解的告诉陆隐,丝毫没有隐藏,也没有问陆隐为什么不找其他人。

  人这种生物很奇妙,有的人因为心中的执念或者信仰而改变性格,释乌杖就是典型,不过相比在地球的时候,他变了。

  在地球,他是因为信仰才高举左臂,而如今,他说是因为执念,这差别就大了。

  两人找了个地方交谈,无人打扰。

  陆隐将村子从虚神道院牵引到遗失道院引起的轰动也被虚向阴压下。

  他们并未出现,总不能每次出现都夸陆隐,虚向阴自己都觉得不对。

  止兵很想出来夸一夸,却被虚向阴拦住了,不仅担心夸多了让陆隐骄傲,更怕止兵忍不住抢人。

  一连数天,陆隐就与释乌杖待在一起,中途有人找过他,却没找到。

  “你的卡片是什么?”,陆隐好奇。

  释乌杖抬手,卡片出现,是时令卡,三星时令卡,绝对不算好,却也不算太坏,在遗失道院能入门就不错了。

  “布置过了吗?”,陆隐问道。

  释乌杖道,“可以进去看看”。

  “多谢”,除非对敌,否则一般人不会邀请别人进入卡内参观,毕竟里面关乎持卡人的布局,释乌杖能让陆隐进去看,最主要还是他性格如此,只要不是敌人,跟他提出想参观卡片几乎都不会拒绝。

  陆隐被卡片拖拽了进去,入眼是一片湖泊,一望无垠的湖泊,很平静,如死水一般,里面也没有任何生物。

  他本以为这里会布置一些适合释乌杖自己的杀伐手段,但看了看,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片湖泊。

  以释乌杖的能力不可能瞒得住他,这里真就只有一片湖泊。

  释乌杖进来了,“遗失族文明的力量很奇特,却不适合我,这里唯一的用途就是给我一个安静的地方,可以静静思考人生”。

  “思考人生?”,陆隐怪异,说的很有高度。

  释乌杖目光平静,“人的一生很奇妙,从出生到死亡,经历过的,看过的,得到的都好像被安排好一样,我想看别人的人生,我想知道所有人的人生”。

  “你会疯的”,陆隐下意识道。

  释乌杖不解,“为什么?”。

  陆隐想到了疯院长,“反正看得多了就会疯”。

  释乌杖沉思,“有趣的言论”。

  陆隐笑了笑,“每个人都不一样,或许你不会”。

  释乌杖再次看向陆隐,“疯,也是一种人生”。

  陆隐从没有这么考虑过问题,这个话题有些沉重了。

  “你是不是见过疯的人?”,释乌杖道。

  陆隐道,“太多了,随便一颗星球就能找到疯人院”。

  “我是说,疯了之后达到自己想要境界的人”,释乌杖道。

  陆隐刚要说话,眼角,湖泊反射光芒,他脱口而出,“上善若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x23wxw.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