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顶点小说网 > 神隐 > 第四八六章马嵬兵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小说网] https://www.x23wx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一直待在原地不动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我始终没有看清密道深处的情形。

    我和夏轻盈说话时,一直都在注意密道深处的动静,我把自己能用出来眼功,从头到尾全都试了一遍,可我看到的却是一片迷茫的黑暗。

    就像是我在石门上看到的那副浮雕,从眼睛里出来的人,只能看到自己的来去,看不清自己的去向。

    我抽出长刀提在手里向夏轻盈说道:“我走前面,你替我压阵。”

    夏轻盈拔出盘郢小心翼翼护卫在我身后时,我却忽然感到强烈的危机在我身边骤然而起,我只是稍稍转动了一下眼珠,就看见一道飞来门凭空出现在了我的身躯一侧。

    犹如涟漪般的黑影在墙面上向四周扩散之间,我隐隐约约的看见黑影中心浮现出一道人影。

    叶寻?

    从身形上看,那个人就是叶寻。

    我仅仅与门中的叶寻对视了一下,后者的头颅就滚落在了地上。

    “叶寻!”我提刀就想冲进门,却被夏轻盈一剑给挡了回来:“别过去,那是幻象!”

    “不可能!我的洞若观火……”我话没说完,就见门中那具无头尸体一步步的从门里走了出来。

    我忍不住向后倒退了几步之间,门中尸体忽然暴起一刀直奔我胸前而来。

    我明明看见刀光临近,整个人却像是失去了反应的能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刀光逼近,连想要躲开的意识都提不起来。

    夏轻盈翻身一剑从我身边刺出,将剑身横在了我的胸前,无头尸体的长刀与盘郢在我胸口的地方碰撞一处,金戈撞击的火星从我眼前迸起的瞬间,刚刚还在狂野突进的刀光却在我面前崩飞而起,在空中连转了数圈才掉落在了地上。

    夏轻盈却在这时抬手一剑劈向了飞来门左侧,暴涨三尺的剑芒狠狠击在墙上,碎石纷飞,飞来门也在四下崩飞的石块当中消失不见。

    等我再去低头看时,落在地上的长刀却变成一支两指左右粗细的长箭。

    “假的!”我猛然抬头之下,墙上的飞来门已经消失不见,只留在一座摆放着机弩暗朵。

    那座修在墙里暗朵最多也不过嵌入墙壁一米多深,用三脚架支起来的机弩,就那么明晃晃的摆在那里,没做丝毫掩饰,按照弩箭的长度,我从通道中走过来就应该看见探出墙壁的箭尖,可我非但没有看清墙上的弩箭,就连自己差点死了弩箭之下。

    夏轻盈低声道:“刚才那座飞来门怎么像是狐族的秘法?”

    我猛然回头道:“什么意思?”

    夏轻盈解释道:“幻术也是狐族秘法之一。狐族一共有三大秘法幻术,伪装,控心。刚才,你看到的飞来门就是狐族的幻术。”

    夏轻盈说话之间将手电照向了暗朵附近的墙壁,那上面果然出现一片像是青藤一样花纹:“狐族善于使用密文施展幻术,当你看见这些花纹时就已经陷入了幻觉。”

    “狐族?”我眯起眼睛看向了远处时,夏轻盈开口说道:“这样吧!我走前面,你跟着我!”

    夏轻盈也不管我是否同意提剑越过我身前,快步向前走去,手中剑气不断迸发,连续打在通道两侧墙上,被她剑气崩碎的石块像是暴雨一样漫天飞落之间,我不动声色接住了其中一块碎石,那上面清清楚楚画着青藤花纹。

    夏轻盈一直没有回头却像是知道我在做些什么:“你是不是,在想我为什么能轻易破解狐族的幻术?”

    “是!”我跟夏轻盈相处的时间不长,可我却看得出来,夏轻盈心里缺乏一种被人信任的安全感。

    这样说吧!夏轻盈希望有人相信她,可她在被人误解的时候却不愿意去做任何解释。哪怕那种误解是生死关头也一样如此。否则,她也不会在叶寻与她一再质疑的时候,一直保持着沉默。

    我伸手去接石块的动作,引起了她的误解。

    或许,我应该告诉她,自己只是好奇而已。可是话到嘴边我就说出了自己真实的想法。在我看来,有的时候实话实说也是一种信任。

    “谢谢你跟我说实话!”夏轻盈边走边说道:“你说,妖精如果做出了什么任性的事情,是不是也会被人包容,被人原谅?”

    我微微摇头道:“我不太明白!”

    夏轻盈轻声道:“比如说,有只狐狸欺骗了某个人的感情,那个人知道自己上当之后,会不会原谅那只狐狸。”

    我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应该分狐狸欺骗的人是谁吧?就像是纣王与苏妲己,纣王即使在临死前的一刻,不也没有喊出妖女乱国之类的话吗?在这一点上纣王还有君王的担当。至少他比李隆基强出了很多。”

    “纣王!”夏轻盈道:“世上未必会再有一个纣王了。”

    直到这时,我才发现夏轻盈哪里不对,我轻轻按住了刀柄道:“夏轻盈,你怎么了?”

    夏轻盈的声音微沉道:“你相信夏轻盈能带你走出去?如果,她带你走的是一条死路呢?”

    “你说什么?”我话音刚落,就觉得四周景物随之一变,整座隧道就像是被人摊开纸箱,在一瞬之间向四面八方轰然敞开。

    我就像是落进一座旷阔无垠却又风云变幻的空间当中,天地万物犹如流光掠影在我身边飞旋转动,仅仅片刻之后,我就像是站在一座残败驿站当中。

    驿站门外万军窜动,无数甲士手持长矛压向摇摇欲坠的大门,而我身边除了夏轻盈之外,只有个人陪在左右。

    “这是怎么回事儿?”我下意识的问出一句话时,一个宦官模样的人快步走了进来,跪在我的面前嚎啕大哭道:“陛下……陈玄礼杀了国舅,把他的人头挑在长矛上逼宫啊!他们说……说是国舅爷谋反……”

    陈玄礼?

    这是马嵬坡,我正在经历马嵬坡兵变?

    这是狐族幻境!

    这个念头刚刚从我脑海中一闪而过,我的脑海当中就像是被人强行压入了一段记忆。

    我是王欢,我身边的人是夏轻盈?

    我是李隆基,我身边的人是杨玉环?

    短短几秒之间,李隆基的记忆就向我脑中狂涌而来。

    年轻时的卧薪尝胆,登基后的励精图治……与杨玉环(夏轻盈)之间的种种恩爱,一时之间纷纭叠沓浮现在了我的眼前。

    李隆基半生经历在我眼前一一浮现之后,我觉得自己和李隆基几乎融为了一体,我虽然还有自己的思维,但是考虑的问题却已经站在李隆基立场上。

    江山,大唐;

    美人,恩爱。

    一切的一切都在脑中不断飞转之间,门外却传来一阵战鼓声响,跪在我面前高力士哭喊道:“陛下,他们这是要……”

    “慌什么!”我绕开高力士大步走向门外。

    站在门外的武将显然没想到我会走出驿站,微微一怔之下还是跪了下去:“臣,陈玄礼拜见陛下。”

    我看向陈玄礼道:“你还知道自己是臣么?你想做什么?”

    陈玄礼沉声道:“杨国忠谋反被诛,杨贵妃不应该再侍奉陛下,愿陛下能够割爱,把杨贵妃处死。”

    我深深看了陈玄礼一眼道:“这件事由我自行处置。”甩袖走回进入驿站,看向了坐在远处瑟瑟发抖的夏轻盈。

    这是狐族的幻境!

    狐族又在逼我选择。

    是选择大唐江山,还是选择红颜知己?

    是选择我能重回长安,还是选择葬身马嵬坡?

    不对,其实,狐族让我选择就是谁生谁死。

    我相信这座幻境,就像是当年我平天海遭遇的黄金面具一样,只要意识消亡,外面的身躯也一样会随之死亡,甚至死得惨不忍睹。

    我面临的选择看似简单,实际上却无比艰难,因为我意识当中还有李隆基的情绪在内,他虽然没有意识,却可以用感情去影响我决断。

    夏轻盈由始至终一句话都没说过,她就像是当年的杨玉环一样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了李隆基。交给了他最相信的男人。

    我正在沉默之间,忽然有人走了进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应该是京兆司录参军韦谔。

    韦谔几步走到跟前跪在地上说道:“陛下,现在众怒难犯,形势十分危急,安危在片刻之间,希望陛下赶快作出决断!希望陛下以社稷为重啊!”

    韦谔说话之间不断跪地叩头,不到一会儿就血流满面。

    我沉声说道:“你们说,杨贵妃居住在戒备森严的宫中,不与外人交结,怎么能知道杨国忠谋反呢?”

    高力士悲声道:“杨贵妃确实是没有罪,但将士们已经杀了杨国忠,如果贵妃娘娘还在陛下的左右侍奉,他们怎么能够安心?希望陛下好好地考虑一下,将士安宁陛下就会安全。”

    “呵呵……”我冷声笑道:“没想到,我还有靠出卖女人活命的一天。”

    “请陛下以社稷为重!”高力士跪倒在地。

    “请陛下以社稷为重!”韦谔再次叩首狂呼。

    “请陛下诛杀叛逆!”三军将士齐声高呼,声可震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