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顶点小说网 > 不朽道魂 > 第35章 前路已断的少年
    《不朽道魂》来源:https://www.x23wxw.com
  念羽白本来还在嘀咕着什么,突然听到这一句,顿时噤声,老老实实地站在玉凌后面。

  玉凌这会儿也没了生气的情绪,只是偶尔看见念羽白无辜的表情,就感到一阵深深的无力。果然交友需谨慎啊,自己第一个朋友就是这样的德行……偏偏不知为何,自己还生不起气来。

  玉凌暂时将这些杂七杂八的思绪抛到脑后,大概扫了一遍前方的书院弟子,发现方子衿并没有在其中,倒是梦轻云正肃然冷漠地站在众弟子中央,隐隐有众星拱月的瞩目感。不过这也不奇怪,梦轻云本就是书院院长的孙女,年仅十四就有了养气巅峰的实力,虽然迟迟不得突破,但依旧是天之骄女。

  和梦轻云并肩站在一起的是一个身着蓝衣的俊朗青年,也是刚刚说话的那位。他似乎是考核的最高负责人,周围的书院弟子都敬畏地站在他身侧。玉凌隐隐感应了一下,发现这人肯定是个通玄境以上的高手,但具体如何尚未可知。

  周围站着的书院弟子也个个实力不俗,最弱都是养气后期,神色或冷傲,或平静。身为书院的天才子弟,他们自然有资格骄傲。

  “好了,既然人已经到齐了,那考核就正式开始了。”为首的蓝衣青年淡淡地扫过众人,声音平静地道:“现在开始年龄和灵力测验,不符合条件者趁早离开。”

  没有人离开。众人早就知道书院测验的最低标准,所以此刻站在这里的都是能通过第一关的,浑水摸鱼者往年虽然有,但现在早都学乖了。

  几十名书院弟子上前开始逐一的排查,众人中凡是合格的都自行走到旁边排成新的队列。由于招收标准早已公布,所以这第一关已经成了走过场。但是众人还是很关注这个过程,想知道这一届中最天才的是谁。

  “瞧,那个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小美女就是柳熙月,虽然她只有十一岁,但已经晋入了养气境,恐怕是我们之中年龄最小的了。”

  “影家两兄弟也不错啊,都是刚刚十二岁踏入养气境。话说双胞胎还真不好区分,我到现在还分不清他们的脸,幸亏这两人没穿一样的衣服。”

  “那边那个表情酷酷的是谁?好像谁都欠了他一块上品神玉一样!”

  “白痴,那是旬雾州白家的白沐寒!这位可是圣魂师,天然克制我们,咱们别去招惹。”

  “看那边,那个言碎月也在诶?听说他和白沐寒一直很不对付,这次一同来书院,说不得日后有好戏看。”

  “咦?十四岁养气巅峰?这可毫不逊色于梦轻云师姐了!这个少年是谁,我怎么从未见过?”

  玉凌前面的两个少年一直在窃窃私语,其中一个少年突然惊讶地提高了声量。玉凌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一位俊美少年正噙着温文尔雅的微笑,把白皙的手从测验晶石上拿下。

  晶石上正亮着耀目的白光,养气巅峰的气息波动毋庸置疑,透明的晶体表面还浮现出了“十四”两个字。这是书院专门制作的测验工具,用魂力来探测参与考核者的年纪大小及灵力强度。据说这些测验晶石是由一位化灵境的巅峰强者制作的,除非实力高过他才有可能避开探查。

  但有这等实力的,谁还会来开这种无聊的玩笑?

  玉凌看着远处的俊美少年,隐隐感觉在哪里见过对方,但任凭他仔细回忆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只好将疑虑暂时压下,同时得知了那位少年的姓名:徐澈。

  正当他若有所思的时候,前面的少年又咋呼了一声,下一刻全场都有些骚动。玉凌微微皱眉,再次抬头看向引起骚乱的源头——一位看上去朴实憨厚的十四岁少年。

  此人也是养气巅峰的实力,年龄也完全合格,只是……为什么气氛怪怪的?

  “三师兄,这,这要怎么处理?”给少年检测的书院弟子深深皱起眉头,神色中既有震惊又有惋惜,但还是迟疑地看向了始终淡然的蓝衣青年。

  三师兄也瞧出了不对,快步走了过来,伸手扣住了朴实少年的手腕,脸上神色第一次有了波澜,良久叹了口气道:“你是哪个州的?家里人是谁?”

  朴实少年发现自己变成了所有人目光的焦点,不禁有些不安地低下头,怯怯地道:“我,我是凡荒州的,没有……没有家人……”

  “你的功诀是谁交给你的?”三师兄的目光变得分外凌厉。朴实少年被气息压迫得有些不安,喏喏道:“一个……老爷爷,只是,他早就走了,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三师兄见他的难受模样,再次轻叹一声,收敛好了威压,沉声道:“你修炼这个功诀的时候难道就没感到不舒服吗?”朴实少年懵懂地点点头道:“有啊,每一次都感觉气脉撕裂了一样疼,突破境界的时候身体也很难受……难道不对吗?”

  “果然是《裂天诀》,只是不知道是谁的手笔……这门功诀若是没人长期指点,并配合专门药物修炼,就会伤了身体根基……”三师兄惋惜地看着面前的少年:“本来是个好苗子……可惜可惜……”

  少年的脸色瞬间煞白,因为他已经预感到了什么:“伤了根基?是不是我以后再也没法突破到通玄境了?”三师兄神色有些不忍,但还是叹道:“是这样……除非,你能获得一株元灵神草,但这种东西……唉,你还是弃了这门功法吧,不然再修炼下去,你恐怕活不过十年了。”

  “元灵神草……”朴实少年默然,虽然他出身平凡,但这种灵药还是听说过。但就算是高高在上的化尊强者都未必有这种救命灵草,他又怎么可能得到一株?

  “我不知道传授你功诀的人是什么想法,但是事实就是这样,你……走吧。”三师兄神色恢复淡然,只是眼眸深处有着怜悯。

  纵然这个少年天资过人惊才绝艳,但是书院是不可能培养一个没有前途的天才的。

  一旁的众人也不禁默然,看着那个朴实憨厚的少年沉默地走出了广场,身影渐渐消失在视野中。他的表情有不甘,有迷惘,有失落,但却没有绝望。即便如此,这样一个前路断绝的少年又有什么未来可言呢?世界上天才那么多,又有哪个大人物会为他消耗一株元灵神草?

  念羽白眼中掠过莫名的情绪,突然拍了拍玉凌的肩膀,小声道:“他叫什么名字?”玉凌也不认识那个少年,于是道:“我帮你问问。”

  问了旁边三四个人后,玉凌才回头对念羽白道:“他叫许明渊,倒是可惜了。”念羽白却是微微一笑,似有深意地道:“前路已断却不绝望……我倒是很看好他。”

  玉凌仔细看了念羽白一眼,沉吟道:“虽然这个少年道心分外坚定,但他已经没有未来了。”念羽白却神秘地笑笑道:“一株元灵神草而已……这世上什么都有可能。”

  “是么?”玉凌若有所思地看着念羽白,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从未看透过这个朋友。正当他思索的时候,测验又继续进行了下去,转眼就轮到了他前面的那位少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