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顶点小说网 > 大刁民 > 第一千九百九十二章 合作愉快

第一千九百九十二章 合作愉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小说网] https://www.x23wx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下间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个道理很多人都懂,但面临诱惑时,哪怕知道面包有毒,仍然会有人趋之若鹜地将毒药吃下去。travelfj

    在朱瑾瑜面对圣教外事厅红衣主教特雷莎抛出的橄榄枝犹豫不决时,李云道的面前也坐着一位自称墨伯温的儒雅青年。

    如果不是红妆会所的小陆子带路,李云道永远都不知道在贵妇缭绕灯红酒绿的会所里还有这么一处檀香缭绕的僻静茶室,西湖龙井的茶香与那紫檀香气相映成趣。

    墨伯温看上去不到三十岁,一身与外面钢筋水泥的现代社会格格不入的汉服打扮,但坐在这茶香四溢的茶室内,却倒是相得益彰。

    悬停在玻璃杯中的龙井叶一颗一颗往下沉的时候,除了自我介绍外便与李云道聊着些中华茶文化的墨伯温终于切入主题:“李先生,我们想与你合作!”

    李云道轻轻吹了吹那杯中的茶,目光只是看着那绿莹青润的茶叶,淡淡道:“不知道墨先生所指的我们是指哪些人?”

    墨伯温微微一笑,说实话,他长得并不出众,但气质却是万里挑一,尤其是一身宽大汉服,便的确像是量身定制的。他放下茶杯,很认真地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李云道:“都说李先生通古博今,不知您可知‘兼爱非攻,天志明鬼’?”

    闻言,李云道轻嗅茶香的动作微微一滞,虽然这一滞只是一刹那间的动作,却还是被那墨伯温准确地捕捉到了。

    “看来李先生的确知道我墨家,那么不知先生可知墨家矩子?”墨伯温又试探性地问道,他的确很想知道,这位在外界传闻曾“读书破万卷”的才子究竟知道多少关于自己这个组织的秘密。

    李云道倒也不再作伪,笑着点点头:“我的确在几本古籍里看到过关于墨家矩子的记载,但从官方的各种史料来看,曾经在历史上很神秘的墨家组织早就已经分崩离析,不知墨先生你所说的墨家矩子是不是就是我以为的孟胜、田襄子和腹?这些人物?”

    墨伯温眼中闪过一丝喜悦道:“看来李先生的的确确是阅尽天下奇书!不错,我所说的墨家矩子正是你述的这些墨派首领。”

    李云道似笑非笑地看着墨伯温道:“那么,墨先生就是现在的墨派首领?”

    墨伯温腼腆地笑了笑,摇头道:“鄙人这点功力,当个辅佐首领的军师还差不多,当首领是要具备很多普通人所不具备的特质的。”

    李云道笑着问道:“比如呢?”

    墨伯温挺起胸膛道:“我派首领,首先便要敢杀人,其次便是要会杀人,最后才是会用人。”

    李云道微微咋舌:“你们是杀手组织?”

    墨伯温愣了一下,苦笑摇头道:“我说的这个杀人,是一个很笼统的概念,并不是指真的要杀死别人。当然,你也说对了一半,如果我们合作,墨派会给您一切可能的服务,这些服务,也许

    要大大超出你的预料!”

    李云道再次微笑问道:“比如呢?”

    墨伯温抬手在空中轻轻做了一个劈砍的动作:“比如说,你想除些某些人,又不方便动用你即将入主的二部力量,这个时候你就可以把这种事情交给我们,我们的服务,不会有任何后顾之忧。”

    李云道笑了起来:“说到底,还是个杀手组织啊!”

    墨伯温眼中闪过一丝愠怒,但面对李云道,他还是生生将升腾的火气压了下来,和颜悦色道:“李先生,也许你还不太清楚,我们已经跟很多人达成了合作,这里面包括了你时常在新闻中看到的商界大人物,我们还跟国外很多政要名流也保持着合作,应该说如果你跟我们合作,是只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李云道想了想,问道:“你们想怎么合作?”

    墨伯温表情微微放松了些,笑着道:“有很多种合作形式,但介于你的特殊身份,首领特意吩咐,只要李先生你肯合作,那么我们可以答应你任何条件!”

    李云道轻抿了口茶,故作诧异道:“任何条件?什么都可以?”

    墨伯温挺胸自信点头:“眼下这世上还鲜有我墨派做不到的事情。”

    “哦?”李云道想了想,“这样啊……那你们帮我把国外那个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的圣教,从上到下全部干掉,如何?”

    墨伯温微微皱眉:“李先生莫不是在消遣我墨伯温?”

    李云道轻笑道:“不是说任何条件吗?”

    墨伯温终于有些微愠:“李先生,我是怀着极大的诚意来跟你谈合作的,这般刁难,又岂是谈合作的态度?”

    李云道也不恼,笑着劝慰道:“诶,墨先生,不要这么大的火气嘛,我也只是随口说说,你们的组织那么厉害,应该知道,我现在为了那个什么圣教,很头疼啊!”

    墨伯温低头不语,过得片刻,都抬头道:“圣教其实当年也是我派中人分裂出海后形成的一个分支。”

    李云道张了张嘴:“啊?原来是这样啊,那如今那个分支可还听命于你们的墨派首领?”

    墨伯温叹息摇头道:“当年离开的本就是被逐出墨派的大叛徒,那人也是当时黑派首领最信任的手下,只是随着当时汉帝追杀和墨派不断四分五裂,那人最终也背叛逃离,最后到流亡到地中海,带领一帮手下在那些野蛮人当中成立了圣教,实际上,也就只是将我墨派的天志明鬼之说发扬光大了而已。”

    李云道叹息一声道:“那贵派还真是害人不浅啊,那圣教如今荼毒天下,势力布遍全球,从政商到平民,几乎这个星球上有人的地方,便有他们的存在。当年贵派首教就应该一刀解决了那叛徒,以省得我现在这般头疼了!”

    墨伯温自得一笑道:“李先生,先莫急,虽然我们无法帮你彻底铲除圣教党羽,但在关键时刻助你一臂

    之力倒也是我们职责所在,毕竟当年我派先祖没有铲除的叛徒余孽,我们也有责任和义务清理。”话说到这个份上,墨伯温觉得有些事情应该已经是板上钉钉了,便举起手中的茶杯,欣喜而笑道,“李先生,那我们就以茶代酒,共饮此杯?”

    不想,李云道却摇了摇头道:“这个……墨先生,贵派现在有多少人?”

    墨伯温微微皱眉,放下手中的茶杯,沉声道:“这是我派核心机密,请恕墨某难以透露。”

    李云道又问:“当下,你们的矩子是谁?”

    墨伯温却笑了起来道:“李先生,你莫不是担心我墨伯温是江湖骗子?”

    李云道微笑摇头:“这个我倒不担心,因为没有哪个江湖骗子在骗了我以后,还能完好地活在这个世上。你来之前应该已经对我做过一番了解的吧,在江北,那些涉黑人员给我起了一个不雅的绰号,叫什么‘李阎王’,说实话,我自个儿觉得这个什么绰号真心不咋的,但有一点他们倒是说对了,我这人嫉恶如仇啊,对于看不惯的事情,自然是要管一管的,尤其是祸害老百姓的那些人和事儿,我想忍也忍不住。”

    墨伯温看着对面微笑跟自己说话的青年,但一股寒意却从后背脊处缓缓窜上脑门,他突然觉得自己跟眼前这个青年谈判似乎有点儿与虎谋皮的味道,但想到某些事情,却又不得不狠下心来:“李先生,你放心,这一次我们墨派将拿出最大的诚意与你合作!”

    李云道见胃口吊得差不多了,再吊下去,怕是对方就要拍案离席了,眼下也不再多为难对方,直接切入最重要的主题:“我们的合作当中,需要我做什么?”

    墨伯温内心一阵激动,谈到这个份上,对方对自己的戒心应该已经基础放下了,接下来无非是一些条件上的让步而已。强行按捺下内心的激动,墨伯温看着李云道的双眼,一字一顿道:“帮我们从圣教手上拿一样东西。”

    李云道好奇道:“什么东西?”

    墨伯温似乎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解释道:“墨派历代首领的信物矩子令。”

    李云道诧异道:“你们的矩子令当初被叛徒偷走了?”

    墨伯温一脸惭愧道:“实不相瞒,矩子令并非当年叛徒所盗窃,而是百多年前,落入清狗手中,后又被八国联军带了出去,最后辗转入了圣教手中。因为圣教是叛徒所创,所以应该识得那矩子信物。已经一百多年了,匀派中人一直在致力于此事,牺牲了很多派中高手,最后还是徒劳无获。而纵观整个华夏,如今与圣教历次交手而不落下风的,只有李先生你一人。所以,我们并不需要你的特权,只要那样东西。”

    李云道想都没想,便取起手中的茶杯:“行,只有机会,我一定想办法把东西弄到手!”

    墨伯温欣喜若狂,拿起茶杯的手都有些微微颤抖:“那,我们合作愉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