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顶点小说网 > 她是男主白月光(快穿) > 第130章 第一百三十章
  以云顿住,一动不动。

  一触及离,云洲玉脸上一抹薄红,他猛地推开以云,没再说什么,逃也?似的朝结界外走。

  “等一下!”以云想拽住他的手,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使出几张符咒,团团围住她?。

  面板弹出:“警告,警告。”

  以云走了两步,跌在地上,其实,云洲玉不预备符咒,她?也?无法再战斗,只能拖着这具身体,靠在墙上。

  她?长长出一口气,为阻止身体强制性休眠,几乎切掉所有?程序,只保留最初的系统,所以也?没办法和外面的云洲玉取得联系。

  她?转动眼珠子,盯着外头。

  好像打起来了,巨兽速度一快,会有?轰隆隆的巨响,洞穴里,簌簌掉着尘。

  以云抬手拂开肩膀的尘埃,随后,她?好像终于反应过来了,将手放在自己唇上。

  老实说,现在应该担心云洲玉能否安全?回来,但以云不对劲,脑中总是在回放,刚刚云洲玉突然凑近的脸,纤长的睫毛,温暖而又柔软的嘴唇……

  他们接吻了。

  ……对吧,按人的标准来说,嘴对嘴就是接吻,但是,为什么?

  不知道哪个环节出问题,事实是,在这样?几乎是绝境的情况下,这个吻并非**。

  他只是通过这个动作,传递某种东西,然后,为她?义?无反顾地回到战场,如?果不是今天?,或许会是明天?、明年。

  他原来,早就喜欢她?了。

  这是种什么样?的体验呢?

  她?本身,就像一个在遵循规律行走的钟表,云洲玉突兀地拨了下她?的表盘,让时针分针秒针骤然乱套,随意转动起来,恪守的规律消失殆尽。

  以云从没想过这一层。

  她?本来就不该有?感情的,以前的机器测试任务,她?没有?出现超越程序赋予的感情,比如?爱情,喜欢。

  她?不是人,不应该的。

  眼中有?些茫然,她?一只手抱着膝盖,埋头闭眼。

  不知道过了多久,骤然,一阵血腥味传到洞里,以云猛地抬头,洞口,少年踉跄地冲进来,他喘息着,扶着墙壁走来。

  以云抬头,却看他闭着一只眼,只睁开黑色

  一边的眼睛,赤金眼瞳好像受伤了,紧紧闭着,不知道伤势如?何,那一半的脸颊都是鲜红血渍。

  不难想象,他在外头经历一场怎么样?的恶战。

  他倒不觉得疼一样?,喘息着笑起来:“我回来了。”

  “我把?,手臂带回来了。”

  他蹲坐下,手臂被他用外套抱起来保护着,他珍重地打开外套,露出那只手臂。

  以云目光轻轻闪动。

  云洲玉抬起肩膀抹去自己颊边的血液,音色又干又哑,问她?:“怎么装回去?以云、以云?”

  以云这才回过神,侧了侧身,让手臂和自己衔接上。

  有?一瞬间的沉默,周遭只剩下云洲玉浅浅的喘息声。

  材料、线路重新续上需要时间,以云闻着那腥味,有?种不安的感觉,问:“你受伤了,感觉怎么样??”

  云洲玉摇摇头:“不碍事。”

  他从包裹拿出治疗术符与药草等,手脚麻利地处理自己的伤口,末了回过头,面对着以云,一动不动地盯着她?。

  他的黑眼瞳,就像一块纯然的宝石,她?雕刻什么,宝石就显示什么。

  而此时,整块漂亮无暇的宝石里,是她?。

  相比起五年前,她?也?是“长开”了,她?乌发只及肩,别在耳后,露出整张脸,面容秀雅,眼儿圆,是白净又可爱的女性。

  女性。

  她?是女性啊,以云恍惚明白,云洲玉为什么会做出那个举动,因为她?是女性,虽然不是人类,不过这副躯体,不就是女性吗?

  一个半大少年对一个女孩子有?异样?的情愫,很正常。

  这并不代?表她?必须回应他。

  他只是她?的任务。

  外头巨兽被彻底激怒,正在咆哮着,想要找到这让它?受挫的人类,好好碾压在脚下,狂奔起来,洞穴里的土块掉得更明显。

  却看云洲玉膝盖动了动,他朝以云靠近了一点点,抬起一只手,遮住掉到以云头上的尘沙。

  他微微侧过头,眼睛异常明亮。

  以云回视他。

  云洲玉的喉头滑了一下,像是斟酌什么,小?声说:“你好看。”

  以云客气地回:“你更好看。”

  这是事实,论样?貌,云洲玉的模样?肯定比她?的好,不过,云洲玉听

  完,不知道为何,轻笑几声。

  他剩下的那只眼睛乱飘,一会儿看看以云正在修复的手臂,一会儿看看她?的眼睛,一会儿又落到地上的尘沙上。

  终于,是自己忍不住,暴露本性:“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亲你?”

  以云:“……”

  她?倒是笃定:“你喜欢我。”

  被这么点明,云洲玉有?些不自在,放在腿上的手捏成拳头,本来替以云挡沙尘的手,也?僵了起来,慢慢垂落,放到她?肩膀上。

  隔着一层衣料,以云能察觉,他手心温度发烫。

  云洲玉深吸一口气,少年好像忽然放下重担,说:“是,这就是喜欢啊。”

  他弯下眼睛,牵动到伤口,是有?些疼,龇牙“嘶”一声。

  趁着这点小?动作,他又动了动膝盖,再往她?靠近一点点。

  两人的距离不是很近,却也?不远,能够让以云更清晰地看到他眼睛中的自己,说实话,她?挺想给?自己安一个“呆滞中”的标签。

  云洲玉轻声说:“我想再亲你一下。”

  以云呆滞地看着他。

  “这次我会更正式一点,”他咬住嘴唇,有?些懊恼,声音也?压得更低,“刚才我冲动了,我只是想,至少……”

  至少,他在出去结界前,获得足够的藉慰。

  别说以云混沌,其实,他也?懵懂,他一开始无法定义?自己这种情绪,只是想和她?在一起,想让她?陪着自己,后来,他想牵她?的手。

  想吻她?。

  这几年来更甚,一个脑海里的声音早就无法满足,他总想着等自己为她?造出身体,再来说这件事,直到看到她?因他受伤。

  对上那种恐怖的东西,他不缺信心,但他还是要鼓励。

  什么样?的鼓励最浅显明白?当时,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吻,如?果不是恰逢这种场景,本来,或许也?不会这么快坦白。

  但是既然坦白了,少年心中涌动起来。

  话说到一半,云洲玉想做就做,他侧过头,缓缓地低头。

  以云抬起那只完好的手臂,轻轻按住他的嘴唇,她?现在很混乱,被拨乱的表盘还没走到正确的位置,她?不知道怎么做才是对的。

  没人会教一道程序怎么谈恋爱,即使她?是至

  高级程序,那也?是一样?的。

  云洲玉以为他喜欢的是什么?

  这太荒谬了,他只会错付。

  她?的指腹按在他唇上,云洲玉本来闭上的眼睛,又睁开来,他似乎有?些困惑,还是维持那个姿势,盯着她?。

  以云一连眨了好几次眼睛,好一会儿才说:“是不是有?什么弄错了。”

  云洲玉:“嗯?”

  以云咽一口,垂下眼睛,艰难解释:“就是……喜欢这种东西,我没有?。”

  没错,她?怎么会有?“喜欢”的感觉?

  云洲玉一顿。

  暧.昧气息忽然全?部消散。

  她?都想好了,云洲玉听完这变相的拒绝,到底会有?几分伤心,哄哄就是了,不能让他再踏错。

  然而。云洲玉目带怀疑,反问:“你没有??”

  以云:“?”

  少年抓住她?的手指,紧紧一攥:“你怎么会没有?喜欢?你只是没意识到。”

  以云这一瞬,居然笑出声来。他压根就没考虑过“她?不喜欢他”,就是觉得一切都得这么理所当然。

  云洲玉不解,说:“你要是不喜欢我,为什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救我?”

  以云眨巴着眼睛:“因为我怕你死啊。”

  云洲玉皱眉,说:“我出去帮你拿手臂,我也?是怕你……不测,这说明我喜欢你,那你那么做,也?是喜欢我的。”

  “这要是别人,不值当我冒这个险。”

  以云:“……”啊这,居然有?点道理?

  她?忙驳回:“并非所有?感情都是喜欢。”

  云洲玉问:“比如??”

  以云:“父子关?系?”

  沉默。

  云洲玉一咬牙,眼尾有?些泛红,直截了当:“多年前叫你声爹,你还真?把?自己当爹,那我现在叫你别的,比如?媳……妇呢?你敢应吗?”

  以云:“不敢。”

  云洲玉拧起眉,俊美的脸上微微露出怒意。

  她?就知道,他到底是个小?赖子,看他有?些恼羞成怒,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有?些开心,能忘记现在的处境。

  她?摇摇头,嘴角噙着笑,还没说什么,云洲玉闷声,又叫了声:“媳妇。”

  以云:“咳咳咳,别玩了,你受伤了还要闹腾。”

  “我不是玩,”云洲玉

  不依不饶,又问:“媳妇?夫人?娘子?你爱听哪个?”

  以云:“我哪个都不爱!”

  云洲玉点点头:“那还是叫你以云吧,你也?不用爱哪个,爱我就好了。”

  以云:“……”

  被这么搅和,以云心里那种茫然散开,确实,作为系统和宿主谈情,根本不可能,只是,她?拿他没办法。

  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几句话制得她?无措,那就暂时这样?吧。

  她?压着唇角,无声地笑着,她?不懂,明明该苦恼的时刻,为什么会想笑。

  一口气说完这些,云洲玉的呼吸重了一点,即使洞穴光线昏暗,她?还是能看到他白玉般的面庞,染上俏粉,直到耳垂处,粉嫩得能掐出水似的。

  见以云没再反对,他皱皱鼻头,鼻子上有?一道小?小?的褶子,便是这样?,带着半是强势,半是撒娇的口吻,说:“说定了。”

  以云张张口。

  “不许反悔。”

  云洲玉按住她?的唇瓣。

  两人在彼此的眸底,都看到逐渐放大的面孔,云洲玉先?闭上眼睛,轻轻啄在她?唇上,一下,两下,没有?任何欲意,带着剖开的心,与极度的珍重。

  他微微睁开那黑曜石般的眼眸,小?声说:“以云。”

  以云也?睁眼。

  云洲玉喟叹着,呢喃道:“我的以云。”

  他又低下头。

  疯了,全?乱套了。

  外头巨兽逡巡,这方洞穴里,静谧又温暖,一刻是那么长,又那么短。

  终于,一吻毕。

  以云眼睫颤抖,睁开眼睛,云洲玉头趴在她?肩膀,少年肩膀宽阔,体温很高,能焐热本该一直冰冷的机器。

  他紧紧抱着她?,像拿到最珍贵的宝物,想藏到心尖尖。

  唉,以云想,小?孩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滴”的一声,系统提示,以云的手臂修复好。

  云洲玉握着她?的手,也?不奇怪她?到底怎么做到的,只是反复问:“怎么样?,手指能动吗?你会觉得疼吗?还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以云心防松动,一句一句地回。

  云洲玉确定完,又张手抱住她?,在她?耳边小?声说:“对不起,让你受伤了。”

  “我以后一定好好听话。”

  “我再不

  听话,你就骂我,揍我,我绝不还手。”

  以云觉得耳朵有?点痒,微微侧过头看他,忽然,两人的嘴唇又不小?心擦了一下,云洲玉一笑,眼眸亮亮的。

  以云一根手指抵着他的额头,将他推开,说:“你的眼睛真?的没事?”

  云洲玉眯着那只眼睛,说:“真?没事。”

  “那现在看看怎么出去吧。”

  身体回归,以云弥补好能量,开始解析目前的情况。

  两人相对而坐,半空中,浮现一个三维的地图模型,以云说:“我们要离开第九道,就要找到最初大鸟妖打开的结界缝隙。”

  “结界虽然已经闭合,但是只要缝隙在,我们就能靠术法,离开第九道,再次打开缝隙,缝隙会停留弹指的瞬间,我们打开后,要抓紧时机过去。”

  云洲玉问:“缝隙在哪里?”

  以云垂眼看了看,用树枝指着一个距离这里十里的地方:“在这里,离巨兽的身位很近。”

  云洲玉撑着下巴,盯地图,说:“那东西刚刚也?被我伤了一只眼睛,它?的眼睛很脆弱,我们要利用这点。”

  以云说:“如?果可以不和它?迎战,打开缝隙,直接回虚灵境就好了。”

  可是这不可能,巨兽独自在这地方这么久,好不容易进来两个人,它?不会放过他们的,而且他们已经惹怒它?。

  从方方面面来看,并不乐观。

  云洲玉说:“只能打。”

  以云的最优解计算三条路径,成功的概率分别是1%、1.01%、1.02%。

  云洲玉问百分比的符号:“这些是什么意思?”

  以云回:“我们能成功的机会。”

  云洲玉:“大概多少?”

  以云用拇指和食指,对着捏出一眯缝:“这么点吧。”

  云洲玉一笑:“那自然不用走这三条路,听我的,我们这么走。”

  他拿着树枝,画出一条直线,能最快达到缝隙,当然,也?会和巨兽迎面而上。

  以云皱起眉,云洲玉说:“我们可以做到的。”

  她?抬头,看着云洲玉,点头。

  剑走偏锋,迎难而上。

  巨兽哼哧哼哧地喘着粗气,拖着受伤的尾巴,半瞎的一只眼,和被磕坏的牙,感觉到极致的侮辱。

  它?自出生到现在,从没这么愤怒过。

  它?知道那些人躲起来了,但没关?系,它?是整片地域的主宰,只要他们出来,它?就——

  刚想到这里,那两人就出来了,一前一后地狂奔着。

  巨兽紧紧盯着他们,咆哮着朝云洲玉奔过去,它?记得另一个很难咬动,先?解决完那个损坏它?眼睛的,再解决她?。

  云洲玉和以云并不需要互动,甚至用脑子里的声音都很少,天?然的默契,充足的准备,再加上假装应战,实际上只为奔赴结界裂缝,巨兽无法猜到他们行踪,让战斗不像最开始那么劣势。

  巨兽被吸引过来,他们一左一右分开,如?果巨兽朝其中一个追去,另一人势必会攻击巨兽。

  如?此这般,来回交手近一百回合,巨兽早就被搅得失去理智,盲从情绪。

  以云踩着它?头顶的鳞片滑下去,挂在巨兽眼前,双手何必成拳,猛地打进它?硕大的眼睛!

  巨兽一晃,以云甩掉手上的黏液,也?跟着跳到地上,往后滑出十余尺的距离。

  趁着现在,云洲玉骈指一挥,他喊了声:“破!”周围布置好的惊雷符齐齐爆炸,彻底拖住巨兽的步伐,同时,也?撕裂结界缝隙。

  结界的缝隙慢慢被撑开。

  而在外头观察的一百位大术士,死死盯着地图,此时已经过去三个时辰,红点还在,并且十分灵活地移动,显然是在和第九道的妖兽周旋。

  封琨咋舌:“小?陆啊,你这弟子有?点东西。”

  陆青不敢松口气,只看着时辰,心里盼着云洲玉快点出来。

  突然,整个地图上,又出现一个红点。

  一个全?新的,贸然出现的生命点。

  所有?大术士都惊住,有?人问:“还有?哪个术士卷入第九道吗?”

  “不对,按陆青的弟子所言,被卷进去的,只有?云洲玉啊……”

  “那这个新红点是谁?”

  是谁?

  云洲玉紧紧拉着以云的手,两人躲开巨兽的爪子,朝着结界缝隙冲过去,这点缝隙,巨兽过不来,他们抓准时机过去,缝隙自然也?会弥合。

  就是现在!

  眼看着缝隙打开,云洲玉和以云几乎就要穿过缝隙。

  蓦地,缝隙被合上。

  缝隙就像被一只手,用力捏起来,以至于云

  洲玉和以云都来不及刹住脚步,往前冲出小?半里的距离,堪堪停下。

  云洲玉扬起头,额上落下几滴汗水。

  以云跟着抬头,那头本来在发狂的巨兽,却不动了。

  它?收起四肢,伏在地上,把?头搭在地上,以云盯着它?的头,近点,再拉近点,巨兽的头顶鳞片,居然缓缓浮起。

  随后,一个人影出现在巨兽脑袋上。

  他身上不着寸缕,乌发又黑又长,沿着身体的曲线遮住许多身体,他弯着腰,慢慢舒展身体时,以云看清了,他是一个看起来十五六的少年。

  和云洲玉相仿的年纪,五官也?十分精致。

  云洲玉猛地将以云往后拉,挡在他身后,他死死皱着眉头,与那个突然出现的人对视。

  “嘻嘻。”

  那个诡异的身影从巨兽脑袋里爬出来,拍拍身上的血渍,撩起头发,露出一双赤金色的眼瞳,说:“你们好啊,我是……嗯,我得想想我叫什么名字。”

  以云速算,十分惊诧,脑海里告诉云洲玉:“他应该是在第九道沉睡几十年的……”

  “闻宣子。”

  以云和诡异少年同时说出这句话。

  闻宣子拍拍脑袋,倒是兴奋:“我居然还记得!我的名字是闻宣子。”

  闻宣子,当世?大术士第一,并且占第一长达几十年,他的徒弟中,进入大术士行列的,就有?十三人,只是他一直没再出现在众人面前。

  谁都以为他在闭关?,却没想到,会在第九道看到他。

  最可怖的是,他身上的能量体,仅次于云洲玉。

  以云面色有?些苍白,也?就是说,闻宣子是反派级别的人物,同样?会对最大能量体造成巨大冲击。

  很不好对付的人。

  云洲玉轻声告诉以云:“等等趁他不注意,我会再开一次结界,到时候,你……”

  他话没说完,面前一晃,闻宣子忽然出现在两人面前,从巨兽头上到这里,甚至是云洲玉,也?不清楚他怎么过来的。

  他露出一对赤金的瞳孔,略过云洲玉,嘻嘻一笑:“你很像我同类。”

  云洲玉的呼吸一顿。

  闻宣子的重点不在他,而是看向以云,骤然,手指捏住她?的脸颊,很是惊奇:“这是什么东西?”

  以云对

  上他双眼,一惊,同样?是有?赤金眼瞳,他和云洲玉有?什么关?系吗?

  下一刻,她?测算一下,心中更是沉重,对上他,生存几率都是零。

  “啪”地一声,云洲玉扇开他的手。

  闻宣子没有?不满,语气轻佻:“这是你的灵侍?我看不是,所以它?到底是什么东西?”

  云洲玉往后退一步,闻宣子的眼神让他很不爽,他浑身的刺都竖起,现在只想把?以云藏好,别被这种人瞧了去。

  他绷紧下颌,冷冷地说:“这是我夫人。”

  闻宣子咧嘴一笑:“果然是你的东西,看起来太好玩了,要不这样?吧,我拿阿黄跟你换咯?”

  他指着身后那头巨兽,说:“阿黄,来!”

  曾给?云洲玉带来巨大麻烦,一动惊天?地的巨兽,在闻宣子的招手下,抬起头,和小?狗似的跑过来,脚步轻盈。

  闻宣子嘻嘻地说:“阿黄岁数有?点大,但是很乖的,你们太坏了,伤了阿黄的眼睛尾巴……”

  他一抬手,巨兽被打伤的眼睛和尾巴,慢慢恢复,叫巨兽舒服地“呜”了声。

  闻宣子嘴上不停:“但牙齿我治不了,牙齿是咬那个姑娘坏的吧?哎哟真?神奇,真?有?趣,我们交换吧……”

  以云心思活泛,想着若打不过,她?到闻宣子身边,让云洲玉出第九道,也?可以徐徐图之,只是不难计算出,如?果换给?闻宣子,她?也?无法生存。

  她?会死在闻宣子手里。

  哪头都是死路。

  云洲玉捏紧以云的手,以云看向他,只看他额角浮现青筋,迎着闻宣子的恐怖气息,近乎咬牙切齿,说:“不、换!”

  闻宣子动作终于停下来。

  他盯着他们:“嘻嘻,那我只能抢了。”m.w.com,请牢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x23wxw.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