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顶点小说网 > 穿成美媚娇帮仙尊渡劫后 > 第118章 娱乐圈金丝雀6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23wxw.com
  另一边,制片人接到了确切的消息。

  刑总准备投资这?部电影。

  这?消息真是太棒了,院线到手!

  房间里,鸣导皱着眉头对制片人小谢道“你?说什么?投资人指定女主?这?可不行?!绝对不行?。”

  他语气坚决“这?个剧,最多可以塞两个配角,这?可是准备拿奖的剧,不是过家家玩!投资人定主角,那我还拍个鸟啊!”

  拍戏没钱找投资的时候,大家求爷爷告奶奶,才能从别人兜里掏出钱来,投资人顺带提的要?求,一般都不太好意思拒绝,换没名气的导演,也就妥协了,好演员有好演员的拍法,差演员也有差演员的拍法,只要钱到位,那随便,这?些导演也不怕拍烂剧,赚钱就好。

  可是鸣导不一样,他是名导啊!拍一部烂片,就影响了他口碑,给多少钱也弥补不了啊,有些人钱可以不要?,名气不能不要?。

  制片人小谢道“鸣导鸣导,别发火,刑总也没说就要你?用这个人,只让你?试镜看看,行?不行?。”

  鸣导手里还拿着剧本,改了两年的剧本,已经改得很成熟了,差不多都弄好了,就等着?定角拍摄了,女主角现在还没定下来,导演对女主角的要?求可是相当高。

  所以听到塞人塞到女主角上了,怎么能不气愤。

  “刑总也不行?啊,虽然他手里有院线,但我也不能拍个烂剧出来吧?你?还问行不行?,这?不明摆不行?吗?”鸣导脾气其实很大,尤其片场,曾经把?一个有演戏经验的演员,指着?鼻尖给骂哭了。

  他手里拿着的是制片人塞给他的资料,上面有颜露的照片。

  他抖着?手里的纸“你?看看,虽然是艺校生,但她是学跳舞的,演戏根本不会?,学都没有学过,就让她演电影,这?是糊弄我呢,还是糊弄观众呢?”他瞪着制片人,道“就算是中戏的学生,学过演戏,真要?到了镜头前他们也不会?演,更别说没学过演戏的,你?还问我行?不行?,这?行?不行?你?不知道啊?”

  鸣导语气冲,制片人倒也理解,有能力的人,脾气都大。

  制片人统筹全场,情商必须高啊,这?时候只能安抚鸣导,一边是投资人的要?求,一边是导演的不满,她这也苦得慌,只得坐下来,好好协调一下。

  “我这?不是看这?女孩符合女主条件吗,这?个戏的主角是个战乱时期的舞女,你?看看,她外表,多艳丽,我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感觉这?女孩特别惊艳,上镜应该是很好看的,而且舞女要会?跳舞,她这不就符合条件了嘛。”

  这?部电影的女主,是民国的一个交际花,她是一个舞女,故事借由一个舞女的命运,牵扯到家国的命运,里面有爱情,有国仇家恨,舞女幼年时无忧无虑,成年后的战乱,家破人亡,直到她流落到歌舞厅,因为出色的面貌,最后成为尚海界有名的交际花。

  而男主,是她还未经历动荡时的初恋,她家破人亡,他参军远行?,他回来寻找,她已下落不明,多年后男主做地下时,遇到了女主,她已经是有名气的舞女,两人再次相遇,爱的火花,她利用自己的交际的优势,最后帮男主成功完成了任务。

  却没想到男主在护送地下,战友的时候,为救战友而牺牲。

  他说过,会?来接她,而她一直在等他,苦苦等待。

  电影的结局,就是她在舞厅里,唱着一首情歌,唱着唱着,她笑了,眼睛盈满的泪水,笑容绽放在镜头里。

  绝美的身姿,动人的歌喉,艳丽的妆容,红唇的笑颜,眼里的悲伤,脸上流下来的泪水。

  鸣导就问制片“你?也看过这?个剧本,你?觉得一个没有演过戏的人,能演出来吗?”

  制片人小谢一梗……

  她道“鸣导,你?不是说,这?次要启用有灵气的新人吗?旧面孔都看腻了,她既然脸符合,气质也不错,那就试试呗,再说了,谁还不是个新人,还不得名导调,教啊?”她开始给鸣导戴高帽,只能哄着?,还能怎么办,除了制片都大爷。

  鸣导听着呵了一声“我说找新人,是找会演戏的生面孔,而不是真的找不会?演戏的人来演,再说,我是拍戏的导演,不是教人演戏老师!”

  “好好好!鸣导。”制片人小谢也没招了,只好说“……这女孩啊,八成是跟了刑总,她这脸……长得是真的好。”制片人看着?资料上的照片。

  鸣导这?时也呼出口气,火气也压了下去,他把?手里的资料扔桌子上“我不管她跟了谁,男女主谁也不能给我塞人进来。”随即他也瞟了眼照片,想起之前换位置,坐在他旁边的女孩,确实不错,美得晃人眼。

  看了一眼,他道“脸有点太艳了。”鸣导脾气降下来后,就跟制片人分析地说了一句。

  “女主既然是舞女,长袖善舞,后期又是有名交际花,长相不应该艳一点吗?”制片人拿起资料照片又看了看。

  鸣导道“这?你?就不懂了,角色的长相其实并不重要?,只要中上就可以了,其它是可以靠妆容和人物神韵来塑造,重要?的是演技和情绪要到位。”他道“像她这样,长得太好,观众第一反应就只看她的脸了,太美,会?夺走故事角色的光芒,她演技本来不行?,演出个花瓶,我这?剧还怎么拿奖?”

  有些事情,导演不说,别人还真不知道,原来脸太好看,也会?遮掩一个角色的光芒,长得好看有时候也是硬伤,就像是模特的身材必须中性,胸太大,太心生感是不行?的,她们展示的是身上的衣服,她们只是个行?走的衣架子,不能将看的人的注意力移到她们身材上,要?让人看得是衣服。

  导演就是这样的想法,都注意她的脸,谁还看我的故事,我讲的是故事,不是捧人。

  制作人小谢也难办,她拿起桌子上水,拧开盖子喝了一口“鸣导,你?看这?事你?也别让我太难办了,我夹在你们两头,也怪难受的,投资人那边不能得罪,你?这?又是一通脾气,好嘛,你?总得让我得给人家一个交待吧?这?部电影费用可不低啊,刑总手里还有一个院线……”

  鸣导鼻子喷了口气,没说话。

  制片人想了想道“这?样吧,鸣导,明天呢,人过了,咱就安排上,妆画上,衣服也穿上,让她直接进镜头,你?就当选女主角,给她个戏试,她不会?演戏,演得不行?,那我们就没办法了,投资人那边知道了也不会?说什么,你?看这?样行不行??”

  最后总算鸣导同意了。

  一个没演过戏,也没学过戏,只是跳舞专业的学生,一上来就要?演个大制作,这?不笑话吗?她要能行,你?让那些学了多年戏的人去哪儿混?

  鸣导哼了一声,演员这?个门槛也不是谁都能进的。

  ……

  昨天晚上,颜露差点以为,刑默要?把?她直接打包带走了,因为他满脸满眼都是对她租的这?间地下室,以及地下室周围的住户,隐晦地表达了不满,当然,像他这?样的人,是不会?直接生硬地说人不好。

  但他会?问“在哪洗漱?”

  他在这儿,颜露也不能脱身上的裙子换衣服,她就只好坐在粉嫩嫩的床铺边,手抱着床柱,跟个被家人问话的小学生一样。

  有问有答“有公共洗漱室。”

  他又看了看房间,以及她刚才塞衣服的樱花衣袋“洗得衣服在哪儿晾?”屋子里根本没有晒衣服的地方。

  颜露雪白玉嫩的腿坐下时,哪怕她拉了拉,免强盖住了上面,但侧面还是露出了晶莹剔透,雪白美腿,灯光下更显得诱人十足。

  “就在,就在共用卫生间那边,有人拉了绳子……”颜露说。

  地下室为什?么这?么便宜,就因为条件真的很差,男女共用卫生间,如果?一个坑坏了,那就没有女厕了,男女要?共同一个坑。

  卫生可想而知。

  洗漱室晒衣服,里面什么衣服都有,女人内衣,男人的衣裤。

  卫生间就在颜露门口斜对面,刑默开门只看了一眼,有人正在那边洗拖把?,门还敞开着?,一眼就能看到绳子上晾着一排衣服,其中一角还有一个粉色的胸,衣。

  还有个男人进去,出来的时候,路过那件女人内衣时,他还闻了闻。

  刑默脸都黑了。

  在那儿站了许久,才关上门,他道“明天,我会?让公司的经纪人带你去试戏,试完戏马上搬家,如果?你?不想搬到我那边,我也可以给你?住处,总之,明天,要?从这里搬出去,知道吗?”他说话强硬,没有商量的意思。

  颜露……

  才见面,就夸了他两句,他连她衣食住行都管上手了……

  会?不会?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些?

  刑默看着?她,她低头抠着?手指头,他在房间里站了好一会?儿,才离开,走的时候,回头就看到那么一个小人,坐在粉嫩的床上,睁着?大眼睛看着?他,有几分可怜,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她浑身上下带着勾子,有几次他都想直接将她带走,但他克制住了,他看了一眼她。

  又看了一眼,最后手放在她房间破门上的锁,试了试,让她锁好门,才离开了。

  颜露这才开始换衣服,洗漱完之后,再洗白白,然后穿着?干净的睡衣,钻进了粉嫩的被子里,在被窝里她吐出口气,这?一天,就跟赶场似的,还好,遇到了,男主也好,对她也好……

  然后她闭上眼就睡着了。

  反正没有男主的时候,她核桃壳都能想办法给掰开,有男主在,瓶盖都拧不开。

  大概在他眼里,她就是个四面环敌,被虎视眈眈可怜的小白兔,急需要?他的保护。

  她也好像全身都在吲诱他,快来保护我啊。

  ……

  一夜好眠,第二天一大早。

  颜露刚洗漱完,有人敲门。

  她身上白色打底衫和黑色牛仔裤,虽简单,但诱人的很,背薄而胸高,腰细而臀桃,将女人曲线之美,展现的淋漓尽致。

  她匆匆披了件针织外套,打开门。

  门外的人,长相斯文,戴着一副眼镜,看到颜露时,礼貌地微笑了一下“颜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那次在餐厅过来搭讪的吴经纪人。

  颜露还记得他,名字叫吴言。

  “啊,你?好,吴先生。”颜露猜到,他大概就是刑默说的公司经纪人吧。

  吴言见到了颜露,他也没有客套,直接说道“今天要试戏,刑总应该跟你?说过,我们八点就要?到场,颜小姐,你?还有十五分钟的时间。”

  “好的,我马上就好,请稍等。”颜露也没有什?么可收拾的,回身拿了包,穿了一件白色带毛,有黑色领边的厚外套,就能出门了。

  吴经纪人带颜露上了车,上车后,他拿出了纸袋装的早餐。

  “颜小姐没吃早饭吧?这?是刑总让我给颜小姐带的,为了节省时间,颜小姐就在车上吃一口吧。”他说道。

  颜露一愣,立即接了过来,没想到竟然还有早餐。

  “谢谢吴经纪,还有你?们的刑总,真是太麻烦你们了。”颜露也很客气地说。

  “这?没什么。”他打着?方向盘,出了巷南区。

  颜露一接过袋子,大概知道里面是什么,她口水都快下来了,立即高兴地将纸袋打开,果?然是昨天的榴莲扭糖,还有一盒切好的水果,以及一杯豆浆。

  有了吃的,她就放松了,伸手就拿起叉子,叉了一只扭糖,啊呜咬了一口,是早上现做的,酥酥的,里面直冒榴莲浆,真香!

  “颜小姐,刑总说,以后,我就负责带着?您了。”

  颜露顿了下,带着她?她再不懂,也明白,这?个经纪人是有公司的,现在带她的话,是说她要进刑默的公司吗?

  她犹豫了下问“我还没签约吧?这?样可以吗?”

  吴言边开车边笑了下,看了她一眼“签不签,这?是你跟刑总之间的约定,我只负责帮你?处理事务。”

  约定?颜露心里疑惑,慢慢吃着?扭糖,没有出声。

  吴言边开车边看向颜露,他也没想到,之前在餐厅遇见她,当时他很看好的女孩,结果?,这?个女孩没有找他从正规渠道进入公司,竟然去给刑总做了情妇。

  至于为什么他认为颜露做情妇。

  因为她住的地方不好,想换好的地方,因为没有机会,想要好的机会。

  听说两人还是昨天小谢请人谈项目,在那张饭桌上认识的。

  今天刑总就让她去试镜。

  这?不很明显吗?就是场交易。

  毕竟现在这样的不顾一切,哪怕出卖自己也要?进娱乐圈女孩,他见得太多了,早就习以为常。

  吴言用余光看向旁边的人,不过刑总还是第一次。

  对一个女孩,还挺好。

  自己开会?,还记挂着?她的早餐?

  ……

  颜露其实对拍戏,对红,对娱乐圈没有任何感觉,就是去试试而已。

  她主要?是因为那个学姐说,选中了有二十万定金,有了这?些钱,颜父就不必卖房子了,毕竟那个房子对原主来说,还挺重要?的。

  她也是得到百味人生的面具,才打算试一下。

  因为所有条件俱备了,昨天才会?去的。

  当然试镜不上也没关系,不耽误她吃饭。

  所以,听到经纪人说带她去试镜,她也没有紧张,吃得还很香。

  吴言看着?她连吃了好几个,几次欲言又止。

  作为一个大牌经纪人,管理艺人,十分有经验,艺人,尤其是女艺人,吃饭就几片菜叶子两片鸡胸肉,不能吃饱。

  结果?她还吃了这?么多,虽然颜露看起来一点也不胖,大概是跳舞练出来的好身材,但他觉得还是可以再瘦一瘦,因为她脸上还有点婴儿肥。

  但今天是第一天,彼此不熟悉,他没说什?么。

  “颜小姐。”吴言道“路上,我把?今天的试镜流程跟你?说一说,昨天你?去酒店,应该知道,这?部箫声玫瑰的电影,是个大制作,导演是业内名导,班底都很强,这?次给你?的试镜机会,还是刑总用投资帮你争取来的,但是……”

  吴言看着?正低头,贪吃糖的颜露。

  他……

  “嗯?”颜露嘴巴吃的鼓鼓,扭头看吴言。

  这?姑娘他第一次看到的时候,觉得姿态完美,极度优雅又有风情,脸又很美艳,皮肤还白如牛奶,就很绝。

  本以为是个很精致的姑娘。

  但现在这么一看,那小红嘴咬着东西,别说,看着?还怪可爱的。

  “……但是我听说,颜小姐好像并没有学过演戏啊?”

  这?个试镜机会很难得,这?么丢了可惜了。

  颜露在男主面前很放松,可以一直吃一直吃,他看她吃,也不会?说她吃多了。

  但在吴言面前,在他的眼神下,她只吃了三个,就不吃了,正拿着豆浆在喝,又吃了两块切好的果?肉。

  吃完她回道“没有学过,但有看过别人演过。”她大概知道戏是怎么演,因为原主记忆里是有看过表演系学生演戏,摄像机,换镜头走位之类。

  吴言“……”

  没有学过,但有看过别人演?

  这?意思是……

  本来他还想说,刑总其实对她也没有抱太大希望,之所以开了这?个口,其实就是给她一个经验,在大导面前试戏的经验。

  毕竟这?种经验也不是常有。

  他说出来,也是想宽慰她别紧张,就走个过场,好好努力就行了。

  结果?,吴言是说不出口了。

  要?是看一眼就会?的话,还要?那些表演系学生,天天上课学它干嘛?

  真以为自己是超级天赋吗?

  颜露将吃的装进袋子里,封好,准备一会?回去拿着当午餐,然后打开矿泉水,喝了一口。

  “……剧组筹备,在鸿宇酒店,我带你进组,一会?儿会有人要你?换服装,化妆之类,化好之后,就要开始试镜了,导演可能随意指定一个场景,会?有摄像机对着?你?,你?也不要?紧张,自由发挥……”这?是很专业的试镜了,服装外形都给你?间接代入角色,如果?这?都不过,那也没有办法,作为经纪人,他还是要安抚下手里带的艺人“不成功你?也不必担心,刑总之后会有安排的……”

  颜露“嗯。”

  她没有多想。

  吴言又看了她一眼。

  她小红嘴还在那抿啊抿呢,明显还没吃够的样子。

  吴言开着?车,没有再说什么了。

  ……

  很快车开到了鸿宇酒店,酒店里来来往往的人。

  吴言下车带着?颜露直接进组,制片人天天跟组,他先带颜露找到制片人,跟她打了招呼。

  制片人小谢正翻着剧本,每个角色的戏和台词都要打印出来。

  见到吴言,热络地跟他说了两句,然后看着?颜露,热情地搂了下她肩膀“来了?今天的试镜,我很看好你……”其实今天有两个人试镜女主,鸣导更看重的是另一个,是个不太露脸,但戏挺好的女演员。

  说着,制片人就唤来了服化道的人“哎,小刘,把?女主衣服找出来……对对,试镜,快点,化妆师……”

  颜露好奇地被人带进了一处化妆间。

  吴言则是跟剧组里熟悉的制片人还有几个监制说话,问些这?戏什么时候开机,要?拍几个月之类。

  女主的衣服是需要?定制的,但现在角色还没确定下来,要?试戏,只能从别的剧组借过来几件。

  服装组的人拿过来一件红色立领,胸前绿花缠绕的旗袍,颜色是红蓝绿,像孔雀开屏,骚包得很。

  “怎么把?这?件拿来了?”有人见他带了这?么一件,问道。

  这?件旗袍就是一开始服装那边打了个样板,因为太花了,被弃用了,红绿蓝,一般人穿压不住,本来长得挺好看,一穿上,哪会显出人来呢,都被颜色抢走了视线。

  拿旗袍的人道“那我也没办法,谁知道今天早上来了两个,之前不是说就一个吗,我早上借的那件烫金的旗袍,送另一个化妆间了,现在也借不着?啊,只能把这?件样板拿来凑凑。”

  “啧,坑!”

  “我听人说了,这?就是个凑数的,投资方塞进来的。”那个拿旗袍的人挤眉弄眼一番,就把衣服带进去了。

  颜露看到有人拿着旗袍进来,一眼看去,她还挺喜欢这个颜色的。

  特别艳,配色特别大胆。

  剧组这?里的衣服基本都是小号s码,只有瘦才能穿进去,所以演员为了穿进去,都得瘦下来。

  化妆师的化妆品装在一个大包里,拉开拉链,里面什么粉底液眼线笔腮红口红什?么都有,她找到一一摆上。

  化妆前,她让颜露先把?衣服换上。

  旗袍料子是仿丝绸,很薄。

  还好酒店里暖和。

  如果?说,别人冷不丁穿旗袍会?不习惯,但颜露对旗袍就很熟悉了,毕竟,她是个在民国生活过的人啊。

  又自己设计过好多旗袍,将衣服穿上,露出的两只玉臂,如白玉一般,她走了出来。

  能压得住红蓝绿这种艳丽衣服,那必须是与之相匹配更艳丽的脸蛋啊。

  目光流连,顾盼生姿,浓艳的颜色不会?压制她,只会衬托出她的容貌的绝艳,衣服无法夺去她的风采。

  化妆师找到了笔,正要放在化妆台上,一回头,就看到一个妖娆多姿的美人,浓红艳绿的旗袍随着她的走动而摆动,偶尔露出一抹晶莹剔透雪白的长腿。

  她走到了化妆的椅子前,自然地扶着扶手坐下,然后双腿交叠,那一股民国贵妇的气质,立即油然而生,都不用演。

  颜露怕冷,手里还拿着自己的毛绒外套,盖着?腿,然后仰头,对看愣住的化妆师,微微一笑“开始吧。”

  ……

  试镜已经开始了,先试镜的是另一个女演员,她披着羽绒服,进了试镜间

  导演坐在那儿。

  直到试镜结束,鸣导和制片人小谢都回味了一会?儿,旁边还有几个人,都是副导演,有主导就有副导。

  “你?觉得怎么样,鸣导。”制片人小谢问,她急着开机呢,剧组很多东西都要准备,而且这?酒店住一天都是钱啊。

  鸣导对这个演员还是抱有很大期待,因为是自己一个老师推荐的,老师的眼光确实不错,制片人一问,他就微微点了点头。

  如果?不出意外,应该就是她了。

  试完镜的女演员见导演点头,心中大定,她其实有点紧张,也揣摩了一晚上这?种民?间女子舞女风情,着?实下了番苦工夫。

  只为拿到这个角色,老师都说她在表演的行?业,极有天赋,这?个角色对她来说很重要?,是她的机会。

  “就是五官有点平淡,不过这?个靠化妆应该能画出来。”导演道。

  他点头后,其实还是犹豫的,虽然总觉得与脑海里的那个形象相比,还差了点东西,但这?个女孩已经是他面试这?么长时间以来,表现力最好的一个,只是微微有点用力过猛,但这?些拍的时候,都是可以讲戏调整的。

  女演员心头大定,就出去了。

  一出去,助理就给她披上了衣服。

  “怎么样?”助理问。

  她点了点头,脸上忍不住有喜悦的笑容,应该差不多了。

  直到,一个穿着?艳色旗袍的女人,身上披着件白色外套,快步往这?边走过来,当这?个人进入眼帘,女演员的笑容就凝在了脸上。

  她忍不住问了句助理“今天,还有一个试镜的?她试的是谁?”

  助理已经打听到了,她道“听说是一个投资商塞进来的,没学过演戏,你?放心。”

  ……

  导演刚要?起身。

  制片人“哎,别走啊,鸣导,还有一个呢,一起试镜,不差这点时间。”

  鸣导脸上又露出不悦了,不过昨天都说好了,答应也答应了,他只好坐了下来。

  “总之,我是不会?用戏都不会?演的新人的,就算是投资加院线也不行?!也不看看,我拍的是什么,老戏骨我都怕她演不好,还新人!又不是校园剧,是个人都能演,想拍好戏,你?得有个底线!”鸣导忍不住抱怨了句。

  “是是是,鸣导说的对。”制片人劝道“就走个过场,咱们就看看,看看……”

  其它几个副导也看着?热闹,像选女主角这?种事,都主导说的算,他们只辅助拍摄,到时候男女主的戏也都是主导在拍。

  “好了。”制片人拍了下手,

  “第二个试镜,进来吧。”

  颜露就在门外等着?呢,听到制片人喊,她将肩上的衣服拿下来,吴言伸手帮她接着。

  吴言这?时候还没回过神呢,之前在车里,她一身简单的穿着,外面一件宽松外套,这?会?突然换上了旗袍,头发也盘出波浪,化了妆,走过来时候,吴言多多少少惊到了。

  就换了身衣服,换了身皮,就光芒四射,风情万种了?

  被她看一眼,他心还怦怦跳。

  一度怀疑,这?真不是民国画中走出来的人吗?

  听说真正的好演员,是穿什?么衣服,演什?么戏,穿着衣服就入戏了。

  吴言立即打量起她,一举一动妖娆风情。难道她真是一个做演员的好苗子?

  颜露穿上这?件衣服确实找回了点民国的感觉。

  她走了进去。

  正在说话的几个副导,以及和导演说话的制片人,看到进来的人时,声音都慢慢停了下来。

  天啊,这?是谁啊?就好像看到,剧本里的女主,走出来一样。

  是的,她好像栩栩如生地走了出来。

  走到了他们面前。

  一颦一笑,一举一动,连手臂放的位置都跟他们脑海中想到的角色,一般无二。

  之前鸣导总觉得差了点什么,但现在,他突然觉得一点都不差了。

  几个人的眼睛都紧紧盯着那个走到镜头下的人,大绿大蓝大绿的旗袍,没有遮去她五官的光辉,反而让她更艳丽,更魅力动人。

  颜露是很平常地走过去。

  然后左右看了看,她站在了镜头下,接着就看向了坐在桌子那边的导演一行?人。

  制片人瞧着,忍不住跟鸣导说“我就说她适合吧?你?看这?一身,服装样板间的货,好几个人穿了都压不住,我们只能弃了,结果?她一上身,不但压得住,还衬得她更艳丽了,啧啧,就像我们剧本里走出来的女主角,我真的看好她啊。”

  鸣导也看了半天,听到话后,半天哼了一声,坐正了身体。

  他道“哼,光脸适合有什?么用,演技要?跟不上,难道拍出来要观众就看她的脸吗?”花瓶是不适合这?个剧的。

  外形导演不得不承认,还是不错的,但是,没学过戏,他脑子抽了,带一个没学过戏的拍电影,算了,应付过去得了。

  他也有些烦燥,翻了翻剧本。

  直接翻到了最后一页,然后叫来了副导。

  “让她演这?一场。”

  就让她知难而退。

  副导一拿到手,是整部戏最后一幕。

  男主牺牲了,再没有兑现他的诺言,而女主一直在等,她在舞台上,唱着歌,面对着?观众,暖光打在她身上,她微笑地哭,泪流满面,歌声动人。

  背影孤寂。

  我草,副导暗道了一声,这?么难,还要?落泪,这?是很难的一个微表情戏,有时候最难演的不是夸张说话舞动的戏,而是这种需要?用心去表达的东西,用细微去表达震撼的东西。

  看来主导是真不看好这个女孩子。

  他拿着剧本上去了。

  鸿宇酒门口停了辆车,刑默从车上下来。

  快步走进了酒店内。

  吴言正站在试镜间门口,帮颜露拿着衣服,正专注地看她试镜。

  虽然知道她肯定面试不上,但是她这?一身,真的太唬人了!

  他觉得导演都被她给唬住了。

  这?时,他感觉到一个人走了过来。

  一回头。

  “刑总?”

  刑默来的匆匆,身上还穿着商务西装,领带打理一丝不苟,他微点了点头。

  站在了他身边,眼神看向了站在镜头那边的人。

  导演见副导跟她讲完台词,就说道“没有台词,也不用记词,你?就酝酿下情绪,快点开始吧!”

  然后他就向椅后一倚。

  等着?她表演,也等着?她露怯。

  颜露听完副导的讲解后,点了点头,百味人生,她随手从面具空间中,招出了一张。

  使用。

  然后她感觉到脸上,如敷了层透明面膜一样,微凉。

  一股模糊的悲意涌上心头。

  她看向了镜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