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顶点小说网 > 在修真界称女帝 > 第77章 第 77 章
    云晓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x23wx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等一下。”

  “嗯?”

  陆景昱从柳韫发间取下一片槐花花瓣,白色的花瓣落在发间,柳韫摸着自己的发髻,看着陆景昱手中花瓣,接了过来。

  “今日怎么有闲心湖中泛舟?”

  “高兴,不可以吗?”

  陆景昱摇着桨橹,小舟在湖中荡漾,柳韫躺在舟中,天蓝色的襦裙随意的铺散着,高耸的发髻上斜插着凤钗,躺着的时候凤钗轻摇。

  “什么事?”

  柳韫眨眨眼,狡黠的轻笑一声,“你猜!”

  “这么高兴,事情应该不算小,近来南方浠水闹水灾,前些日子还愁眉苦脸的,难道是水灾的事了结了?”

  陆景昱猜测着,柳韫看着天上的浮云,用手遮着阳光,橘色的阳光透过手指间的缝隙,摇摇头。

  “是国事还是家事?”

  “帝王何来家事?”

  陆景昱戳了一下柳韫的额头,轻笑,“你到时适应的快,说吧,到底什么事?”

  “不猜呢?”

  “臣下愚笨,猜不出来,王上就不要为难臣下了。”

  柳韫轻笑一声,起身靠在舟头,用手拘了一捧水,在湖水随意的玩弄,

  “是北荒。”

  “北荒?”

  “北荒臣服了。”

  陆景昱惊讶的顿了一下,看着柳韫,眼神在阳光的隐射下,闪着万千星辰,陆景昱也笑了。

  “晚上有时间吗?”

  “干什么?”

  柳韫忽然凑到陆景昱的面前,陆景昱看着突然放大的脸,心跳漏了一拍,抿着嘴唇后退了半步,柳韫又凑近了半步,鼻息间萦绕着一股淡淡的梅香,脸又红了。

  “景昱,你脸怎么红了?”

  说着又靠近了两步,陆景昱又后退了两步,小舟本来就小,陆景昱退无可退,眼见着就要掉下去,柳韫伸手将陆景昱拉住,两人一起躺在舟中,陆景昱脸红的要滴血。

  “晚上,别忘了,我在长乐宫等你。”

  柳韫在陆景昱的耳边,像是咬着耳朵耳语,陆景昱感觉自己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死死抓住一样,目光中全是柳韫眼神中倒影着的自己的身影。

  下一刻,柳韫脚尖轻点离开的小舟,陆景昱看着柳韫离开的身影,摸了摸自己的耳垂,似乎还能感受到柳韫喷出的气息,挠的人心尖直痒痒。

  许子羲在屋顶远远的看着这一幕,心中就像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呼吸仿佛都带着痛,却死死的盯着,不愿移开目光。

  “齐王,不会喜欢你的。”

  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许子羲寻声看去,是一个青衣的姑娘,绿杉青裙,修仙者飘逸的襦裙,腰间别着一根血红色的丝带。

  “汐宛?你怎么会在这?”

  汐宛,是残剑山的宗主,残剑山对于修仙门派而言是一个特殊的存在,残剑山修剑,算不上什么大宗,然而宗门弟子都是少见修仙天才。

  出过不少仙门宗者,却无一人得善终,残剑山的宗主没有一人活到了四十岁,人人都说残剑山是被诅咒的修仙门派。

  残剑山从不参加仙门之间的争斗,却无一派敢挑战残剑山的地位,似乎所有的仙门都默认残剑山上修仙门派中独一无二的地位。

  “来找你的。”

  “找我?干什么?”

  汐宛来到许子羲身侧,坐了下来,手中拿着一根柳条,把玩着,眼神悠远,看着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宫墙。

  “你这如今算什么?齐王的男宠?”

  对于汐宛的话,许子羲没有太多的反应,目光已经落在那叶孤舟上,只是舟横碧波,已经空无一人。

  “你倒是想,只可惜齐王心里那人不是你。”

  汐宛说话专往人的痛处戳,许子羲的目光有些落寞,却还是回答了汐宛的话。

  “我……知道。她喜欢的人,是陆景昱。”

  汐宛闻言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哈哈大笑起来,引得不少宫人侧目,然而这些宫人都只敢窃窃私语。

  毕竟屋顶上那位仙长对于王上而言有些特殊的意义,而且修仙之人,普通人多少都是有些畏惧的。

  “她呀……谁都不会喜欢了!”

  许子羲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像是没听清汐宛说了什么。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是齐王救了你没错吧?”

  许子羲颔首。

  “你当时气息已绝,凡世的法子救不了你,要救你,就得用非凡世的法子。”

  “非凡世的法子?什么法子?”

  “死而复生,还能有什么法子,无非归墟、陆离、归魂,桑梓四条路,你觉得会是那条路?”

  许子羲愣住了,自醒来后,他就没见过柳韫,自然也不曾细想过柳韫到底是怎么救的他,现在听汐宛提起,心下一惊。

  死而复生,逆天而行,他的确没什么好求的了。

  “原来竟是这样,终究是我欠她了。”

  汐宛冷笑一声,偏着头看着许子羲,眼神中满是探究,许子羲俊雅清秀,仙风道骨,然而此刻却显得有些落寞,汐宛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心疼。

  “你真的觉得是你亏欠她吗?”

  “我欠她的一条命。”

  “也是她杀的你。”

  “……”

  许子羲无话可说,汐宛总是一针见血,许子羲苦笑一声,汐宛这人总是不给人留下任何情面。

  “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在长久的沉默后,汐宛纵算意识到自己失言,尴尬的笑了笑,她没想那么多,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更何况,在她的心底,一直有一个隐秘的心愿。

  “嗯哈!想不到残剑山宗主也有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的一天。”

  “额……子羲,你不会生气了吧?”

  许子羲不说话表示默认了,汐宛也是一阵无语,许子羲这人在其他人面前一派肃穆端方的模样,可为什么在自己面前,总是那么容易生气。

  “我道歉,行了吧?”

  汐宛偷瞄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许子羲,撇嘴,她就不明白,堂堂修真界最有前途的弟子,怎么会喜欢上修真界的叛徒,而且还喜欢的那么卑微。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许子羲心中百感交集,不知是因为柳韫不顾一切救下自己而感动,还是仅仅是因为杀了自己所以要救的责任,对于柳韫,他总有着太多的不解。

  当日万念俱灰,剑入胸膛,他是真的报了逼死的信念,若死,他不怪柳韫,有那样腌臜的出生,他的确无颜再活着了。

  如果当日必须要死一人,他希望那人是自己。师父毕竟于他有生养之恩,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师父死在自己面前。

  而柳韫,她的算计,她的无情,他已经无心再去探究,若她真的要一条人命来立威,便用他的吧。

  那时的许子羲这样想着,也这样做了。他这一世,是高傲的仙门首徒,是万中无一的修仙天才,却也因着喜欢一人,而黯然神伤。

  如今在鬼门关走过一遭,回想起自己当日的所作所为,竟觉得有几分可笑,原来万念俱灰之下,人都是会做傻事的。

  “上古卷轴中有记载,自然是看书知道的。”

  “为何我竟不知?”

  也无怪许子羲会疑惑,上古之时,那已经是很久远的事了,虽然他自幼也曾遍览古籍,可有些孤本,不是他想看就能看的。

  “你不知道很奇怪吗?”

  汐宛反问道,许子羲一时无语,他自矜自傲惯了,除了情之一字,他这一生少有挫折,便以为自己真的是天之骄子了。

  “你知道她是用的什么方法救我?”

  许子羲转移话题,他知道汐宛既然有前面的话,必然是知道些什么的,而那些是他所不知道,他需要知道,至少作为这件事的最终获益人,他有必要知道自己的救命恩人是怎么救的自己。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是归墟。”

  “归墟?什么意思?”

  “上古遗迹,归墟,有神君浮羡,飘摇浮游,途羡红尘,世人传说,浮羡神君无心无心,却通晓天地,是位有通天神通的大神。

  世间之人有求,无有不应,然而需要一样东西去交换,这样东西,也许是三魂六魄中的其一,也许是六识通感中的一识,亦有可能是国运家脉,神君要的东西千奇百怪。

  然而有一个规矩不会变,神君,她喜欢听故事,每一个见到神君的人都必须要将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必须能打动神君才可以。

  子羲,你猜齐王的那个故事会是什么样的?”

  许子羲沉默着摇摇头,他不知道柳韫会讲述一个怎样的故事,他发现其实他从未了解过柳韫,正如现在他不知道那个故事是关于他的,还是关于另一个男人的。

  然而浮羡却看着眼前的水晶球,眯着眼睛,感受着水晶球中的爱恨纠葛,这是中州齐国君主的故事,一个多情人和一个薄情人的故事。

  故事开始与一次斩妖的行动中,年轻的修真者在除妖的过程中偶然救下了一个姑娘,那些姑娘喜欢着红衣,红衣魅惑,然而那双眼睛却清凉的很。

  年轻的修仙者对那个红衣想姑娘动了情,一见倾心,那已不是他第一次下山除妖,也不是他第一次就修行的同门,却是第一次因为姑娘的目光而心悸。

  年轻的修仙者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感情,第一次面对喜欢的姑娘,所能做到竟然是跟着那姑娘,和他同行。

  他找着笨拙的借口,红衣的姑娘分明看出了他的心思,却恍若未觉的邀他同行,一路上,修仙者的目光一直落在喜欢的姑娘身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