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顶点小说网 > 痴恋她 > 第87章 第 87 章
    西瓜尼姑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x23wx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恋爱综艺的名?字就叫《去?恋爱吧》,官宣嘉宾名?单之后?,热度早就被炒起来了,特别劲爆的有两对,一对是庞贝和喻幸。另一对则是圈内一对恩爱的老夫老妻,不过女方几乎息影,有十年没公?开露面,而男方最近热度也有所降低,这一对低调又恩爱,路人好感?很不错,有不少观众还挺想看娱乐圈的真夫妻到底感?情有多坚定。

  储斯则和安朵朵这一对,也有不少人期待,安朵朵茶里茶气人尽皆知,虽然挨骂挨得多,却也有热度,热度上来了,就有人期待,况且储斯则颜值也还很高,很有言情小说的既视感?。

  最后?一对夫妻是陈跃飞和计萱兰。

  陈跃飞又拿了一块金牌,最近热度很高,但是因为膝盖受伤,不得不停下训练,也正在准备退役的事情,所以团队给他接了恋爱综艺。计萱兰之前?本来就是记者,出镜她早就习惯了,倒也没有别的意?见,而且她挺希望这一段工作,能够缓冲陈跃飞退役之后?的空虚与不习惯。

  节目更?劲爆的点在于,分直播场和录播场。

  有部分节目会直播,录播部分等节目拍摄完,才会公?开播放剪辑版。

  直播可没有剪辑,任何行为动作都会被上亿的观众捕捉,但凡嘉宾之间有什么虚情假意?,都逃不过观众的眼睛。

  官微底下都吵炸了,光是评论都有几十万条。

  不为别的,就催录了。

  【节目组gkd我要看直播】

  【直播日子什么时候确定啊,我要请假看直播】

  【上班摸鱼看直播】

  【催更?催更?!我要看喻幸和仙女贝的恋爱日常,用狗粮砸死我吧!】

  【陈跃飞x计萱兰这对我也挖过了,hin甜的!关注!】

  【你?们?说的都没什么意?思,我要看安朵朵怎么直男斩[doge]】

  【绿茶就绿茶,什么直男斩[doge]估计又折一个?储斯则,储斯则必糊】

  节目在大家的催促之中正式开始录制。

  节目录制先导片的那天,是从四对cp家里出发,正好撞上庞贝父亲的忌日,还是个?雨天,他们?这边气氛从一开始就是冷凝的。

  节目组工作人员都没太?敢讲话。

  庞贝和喻幸在车上,一路坐车到墓园。

  节目组的人留在了外面,没打扰逝者的安息。

  庞贝穿了一身灰色的大衣,里面是衬衫和长裤,短靴也是黑色的,脸上戴着墨镜。

  她捧着一束包扎精致的菊花,找到庞中林的墓地,摘下墨镜,把花放了上去?,喻幸把提来的瓜果栏放在旁边。

  “爸爸,我来看你?啦。”

  庞贝看着墓碑上的照片,勉强扯了个?笑容出来。

  出国的几年,庞贝都没有来看过庞中林,在她的心里,人活着时候的相处,比死后?的仪式更?重要。

  她在国外的时候,经常在想念庞中林,她记得他的生日和忌日,只要她没忘记他,父亲忌日来不来墓地都是一样的。

  但这次真的过来了,其实,她觉得还是不一样的。

  庞贝凝视着墓碑上的小照片,很快转过头,看了看喻幸,下意?识红着眼圈跟他开口:“幸运,我发现我还是想我爸爸。来这里看他,好像是要他离他近一点。毕竟,我爸的骨灰在这里。他死后?留下的东西,全在这里了。”

  喻幸用卫生纸擦了擦庞贝脸颊上悄然流下的眼泪,说:“他不是还留下了你?吗,也留下了回忆,他留下的东西比这里更?多更?好。”

  庞贝点点头,是的,爸爸给了她一半的生命,这才是爸爸留下的最有让他惦记的东西。

  庞贝有了喻幸的陪伴,心里还惦记着多多,新的小家庭,渐渐将她从原来的家庭里剥离出来,对父亲的思念还在,但思念已?经不像以前?那么折磨她。

  现在的她也不会沉浸在自责的情绪里。

  喻幸正视着庞中林,鞠一躬,很郑重地喊了一声:“爸爸。”

  庞贝牵上了他的手,喻幸紧紧地回握住她,无声地承诺着:您的嘱托我会做到,我会一直好好照顾她。

  两人略站了一会儿,就挽手离开墓地。

  淅淅沥沥下起小雨,喻幸撑开黑色大伞,打在庞贝头顶。

  在离开的路上,裴清枚和她的丈夫汪之林一起过来了。

  墓地道路窄,四人相对,两方人纷纷立住。

  裴清枚也戴了墨镜,汪之林给她打着伞,小心翼翼的,不舍得打湿她的驼绒外套和围巾。

  裴清枚手上还带着蕾丝手套,整个?人从头到脚的打扮,虽然色调沉闷,却精致依旧。

  她望着庞贝欲言又止,半晌才问:“贝贝,你?来了啊。”

  庞贝“嗯”了一声,喻幸出于礼貌喊道:“阿姨。”

  裴清枚心里不高兴,但庞贝不认她,喻幸喊她什么,也没有区别,她看着庞贝哽咽着问:“我能和你?说几句话吗?”

  庞贝转了上半身,朝庞中林的墓地看一眼,跟裴清枚说:“你?不是要和爸爸说话吗。”

  裴清枚有些急切:“我也想和你?说说话。”

  庞贝大概能猜到裴清枚要说什么,她是不喜欢听?的,但是她又非常讨厌裴清枚活在自我感?动里。

  或许人总是容易心疼死了的那一个?。

  她就是心疼她的爸爸更?多。

  喻幸把伞交给庞贝,低低一声:“去?吧。”

  喻幸从伞里出去?,汪之林要帮他打伞,他侧身躲过去?,很礼貌又冷淡地说:“不用,谢谢您。”

  汪之林微微一笑,收回伞,也示意?裴清枚过去?。

  庞贝打着伞,裴清枚跟上,钻进她的伞里,一手拿花,一手挽住她。伞下空间狭小,庞贝是躲不开的,也懒得跟裴清枚拉扯,干脆就由着她。

  走到墓地前?,裴清枚给庞中林献花,弯腰的时候,她哑声说道:“中林,对不起啊……”

  她拿帕子去?擦眼泪。

  庞贝面无表情地看着裴清枚的行为,没有一丝触动。

  裴清枚哭完了,抬头看着庞贝,庞贝个?子高,穿了点带跟的鞋子,她现在都需要仰望她了。

  庞贝见裴清枚献完花,问她:“走了?”

  裴清枚点点头,边走边走说:“今年怎么想到来看你?爸爸了?”

  庞贝单手插在大衣的口袋里,冷风吹过,衣角浮起来,像开了一朵黑色的花。

  “回来了,当然要看看我爸。你?每年都来?”

  “没有,今年才来。前?两年……不敢来的。”

  “以后?你?要来就自己来,别把你?丈夫带过来。我爸不会想看到的。”

  “好好,我以后?不带他。”

  沉默了一会儿,裴清枚赔笑开口:“贝贝呀,我看他对你?挺好的。”

  “嗯,是挺好的。至少娶我是因为爱我。”

  裴清枚就不知道怎么接话了,她低声地说:“你?爸爸去?了,我也时常后?悔。”

  庞贝冷笑,“三?分后?悔,七分庆幸吧。”

  “你?怎么能这么想我。”裴清枚又去?擦眼泪。

  “活人不好好对待,死了再惋惜。你?让我怎么想你??”庞贝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算了,别说你?怎么想了,我不想听?。你?现在也过上你?想要的生活,以后?的日子都好好过吧。”

  庞贝难得说句暖心的话。

  裴清枚泪眼婆娑地问:“你?原谅我了?”

  还去?抓庞贝的手。

  庞贝拂开裴清枚的手,说:“不是原谅。”她语气微顿,“是无所谓了。”

  喻幸就在不远处,庞贝往他那边看了一眼,在休息区的大厅廊下,他像一道黑色的影子,高高地立在那里,不言不语,沉默且坚定,是她看了一眼就想追随的方向。

  “我走了。”

  庞贝打着伞,一头扎进风雨里,投向喻幸的怀抱。

  喻幸老早就注意?到庞贝要过来了,他顶着风雨踏出廊下,只为了让她来找他的路上,少走几步。

  两人半拥着,一起去?停车场。

  汪之林眼见裴清枚淋雨,也迅速地过去?给她打伞,裴清枚看着庞贝的背影,直掉眼泪。

  汪之林还安慰她:“哭什么呀,孩子现在不是过得很好吗?”

  裴清枚欣慰地点点头,又难过的说:“可是她不愿意?理我。”

  汪之林没说什么,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说:“走吧。”

  庞贝和喻幸一起上了车。

  今天来墓地,喻幸没让司机开车,他亲自开的车。

  庞贝坐副驾驶,熟练地系上安全带。

  喻幸开着车,打开雨刷,离开停车场,前?窗玻璃外,汪之林和裴清枚也在上车。

  庞贝抱臂看着,感?慨了一句:“她运气真好。年轻的时候嫁给金钱,老了还能嫁给爱情。世?上没有后?悔药,但是老天偏偏给她了。”

  临到老了,得到爱情又开始想要亲情。

  这世?上可以有幸运的人,但是他们?得值得幸运。

  裴清枚不值得。

  庞贝忽然之间没头没脑地说:“老天如果也眷顾我,以后?让我生个?女儿。”

  喻幸笑了,握了握庞贝的手说:“这个?事你?不应该求老天。”他看着她眼睛说:“从科学的角度来讲,你?应该求我。”

  庞贝歪头看过去?:“那……你?今晚给我安排一个??”

  喻幸要开车,他直视前?方,模样看着正经,嘴上翘起一个?让人浮想联翩的笑:“好的,喻太?太?。”

  离开停车场,车辆驶出出口,要扫码给钱。

  墓园地处偏远,信号不好,很难扫出来,喻幸摇下车窗,直接给现金,他有带现金的习惯,不过没带零钱,都是一百块。

  岗亭收费的大爷接过红票子,一眼就认出了喻幸,笑呵呵说:“小伙子,又来看你?爸爸了?还是不找零了?”

  喻幸颔首:“不找了。”

  大爷给喻幸放行,还招招手让他好走。

  庞贝听?着两人的对话,视线落在他高挺的鼻梁上,“你?以前?也来看过我爸爸?”

  喻幸像是在说一件习以为常的小事:“代你?看的。”

  庞贝:“怎么,你?怕我爸不答应我俩的婚事,提前?搞好关系来了?”

  喻幸被逗笑了,“是啊。后?来你?父亲常常给我托梦。”

  庞贝:“嗯?托梦说什么?”

  喻幸:“说——很满意?我。”

  “噗嗤……”

  庞贝:“你?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

  离开墓地之后?,天气晴朗了,庞贝心情也好了很多。

  喻幸开车和庞贝一起去?了机场,坐飞机到录制地点去?,和其他嘉宾直接在“-->>

  AD4

  恋爱小屋”里见面。

  他们?俩今天因为去?探望庞中林,所以耽误了,来的最迟,小屋里,其他三?对早就到了。

  喻幸和庞贝先回他们?的小屋放置行李,最后?在陈跃飞和计萱兰的小屋里跟大家见面。

  储斯则和安朵朵是实习情侣,并不住一起,两人暂时是邻居,居住地点不适合提供给大家见面。而另一对身为圈内老前?辈,综艺做的少,也还不太?习惯将**完全暴露在公?众面前?,所以才把地点定在了感?情好,又比较年轻的陈跃飞夫妻俩屋中。

  四对cp见面,大家相互寒暄打过招呼,按照年纪大小在餐桌前?坐下。

  节目组开始直播。

  节目组的人小声提醒了一句:“老师们?,开始直播了。”

  安朵朵瞬间端起姿态,优雅地笑着。

  庞贝来之前?,节目组特地跟她交代过,希望由她带起录制期间的气氛,她是隐形的主持人。

  她和一半的人都熟,打招呼热场的事就轻松了,她主要是和汪越、陈怀临夫妻两人讲话。

  “汪老师,您的话剧我看过。”庞贝伸出手,先和女前?辈汪越说话。

  汪越戴着黑框眼镜,虽然四十多岁多了,皮肤白白净净的,人也很温柔,笑吟吟回握着庞贝的手,说:“我也看过你?的电视剧,《丝萝》演的真不错,我很喜欢。”

  庞贝谦虚地说:“谢谢。”

  安朵朵立刻插话进去?和汪越说:“汪老师,您话剧我也看过,很喜欢您的表演呢。”

  汪越好久没在大众面前?出现,也就偶尔跑跑话剧,一听?说两人都看过她的话剧,有种重回职场的感?觉,好像自我价值得到了实现,不免多问两句:“你?们?看的什么话剧?我这半年就演了一场话剧,你?们?俩不会看的是同一场话剧吧?你?们?俩也认识呀?”

  安朵朵笑容有点不自在了,她可没看话剧。

  她尬笑着捋了头发。

  节目直播时间早就公?开,今天准点直播,观众早就涌入直播间,开始踊跃发言。

  又到了观众们?最喜欢的微表情环节。

  【哈哈哈哈我猜安朵朵根本没看汪越的话剧,尴尬了】

  【估计是看着庞贝吹捧汪越,跟着瞎吹捧呗】

  【看话剧需要静心的,我感?觉庞贝也没看emmm她一看就是那种怎么说呢……很浮躁的人】

  【浮**躁,浮躁的人能演得出云萝这样的角色?】

  【云萝永远滴女神~~~】

  【看吧看吧,马上汪越就要问庞贝了,她肯定也答不出来】

  庞贝柔声开口:“我和安朵朵不认识,没有一起看话剧,应该是巧合吧。”

  汪越感?觉到了安朵朵就是商业吹捧,她感?觉庞贝也就是随口一说,她掩饰性地喝了口茶,想快点结束这一场谈话。

  她不需要别人骗她,接着却听?庞贝说:“我看了您的《生死线》,晚上八点的场。那么晚了,人很容易疲倦的,您的发挥出乎意?料的好。”

  汪越惊讶抬头,庞贝还真去?看了!

  【卧槽,仙贝还有看话剧的习惯,她抽得出空吗】

  【哈哈哈快看汪越老师的表情:我得到了真正的尊重好开心】

  【小仙贝好真诚啊[大哭]好喜欢她啊】

  汪越也喜欢庞贝,一听?说庞贝还喜欢看话剧,就在镜头前?跟庞贝旁若无人地聊了起来。

  两人倒是很投机,占据了客厅里大半话题主导权。

  其他的人跟着她们?延展开的话题来聊其他的影视作品,气氛一下子融洽了起来。

  计萱兰是记者出身,也选修了影视方面的课程,加之她的审美和表达能力都很好,虽然长着一副学生的清纯模样,可说出来的语言和表达出来的思想,都很有力量,像个?独立的有思想的成熟女性,和她聊天,汪越不觉得有代沟,也很刮目相看。

  三?个?女人越聊越合得来。

  当女人合得来的时候,男人之间也就无形之中围绕着太?太?们?形成了大家都默认的“太?太?友谊”。

  喻幸陪着陈怀临喝茶,陈跃飞因为在吃复健的药,和健身控制身材体重的储斯则一样,只喝白开水。

  安朵朵因为刚才的小尴尬不好意?思说话,便面目愉悦地凑进男人堆里,她托腮凝视着储斯则:“小则,你?今天怎么过来的?坐飞机吗?”

  储斯则:“昂。”

  安朵朵意?味深长地说:“我也是,坐‘飞机’呢。”

  【啊这,这是干嘛,当众调戏储斯则???】

  【不会吧,不会这么油腻吧】

  【不至于吧,应该是我多想了】

  【老色批不分男女望周知】

  恋爱小屋里,大家先简单熟悉过后?,就各自回家去?收拾东西。

  安朵朵蹦蹦跳跳地跟在储斯则身后?,外面好冷,她打了个?寒颤,搓着手臂,拽了拽储斯则的衣角,撒娇问:“小则,好冷啊,你?的外套能不能借我穿穿?”

  ?

  小则?

  储斯则看着跟他第一次见面的安朵朵,裹紧了外套,说:“可是,我也冷啊,姐姐。”

  安朵朵:“…………”

  当场凝固。

  【这是什么绝世?大直男哈哈哈哈神他妈我也冷】

  【卧槽姐姐哈哈哈哈哈】

  【没叫阿姨客气了,储斯则比安朵朵小八岁吧】

  【终于看到有个?男的怼安朵朵了233333】

  【根据安朵朵的尿性,这次参加的男嘉宾一个?都跑不了,陈怀临如果能跑,纯粹是因为年纪大了。坐等另外两个?男嘉宾和绿茶对手戏】

  安朵朵气结,她遇到过那么多男艺人,别说私下里大家都卖她面子。

  这可是在节目上啊,储斯则怎么这样!

  太?不给面子了。

  安朵朵生气地跺脚,“我是女生!你?的外套给我穿穿怎么了!”

  储斯则一本正经地科普:“女性体温一般比男性高,姐姐,我不要你?的外套已?经够绅士了。”

  【哈哈哈哈哈草,储斯则还想要安朵朵的外套真他妈的绝了】

  【awsl储斯则这种人要是能找到女朋友记得cue我一下】

  【笑死,安朵朵脸都绿了】

  储斯则真的冷,眼看都要到屋了,他毫不犹豫地开门?进去?,赶紧倒了杯热水暖身子。

  他顾不上收拾东西,赶紧给明佳娜发了条信息:佳娜姐姐,我被xsr了,怎么办。

  明佳娜也来了,但是她和组里的人在台里呢,陡然收到消息,脑子里满是问号,xsr?心上人?吓死人?

  【明佳娜:别发缩写,看不懂。】

  【储斯则:性、骚、扰。】

  明佳娜更?纳闷了,储斯则不是录节目吗,怎么就性|骚|扰了?

  她正在和组里人开小会,且她感?觉储斯则大概率是在开玩笑,暂时也没时间管储斯则,对话框最后?的一条消息记录,是储斯则“对手指”的表情。

  恋爱小屋,几组嘉宾带来的东西都超级多,毕竟要住好长一段日子,大家收拾起来都用了一个?多小时。

  镜头分别给到八个?人。

  汪越和陈怀临夫妻两人的屋子里,是汪越一个?人在收拾东西,陈怀临在厨房研究厨具。

  陈跃飞和计萱兰这边,陈跃飞想帮忙收拾,但是因为一直不达标,被强迫症计萱兰赶走……他无聊到在几个?房间徘徊,暴躁地在计萱兰面前?抓头发,求着她说:“老婆,给我派点活儿干,我闲不住。”

  计萱兰正在把衣服挂进衣柜,所有的衣服,她像收拾文件一样,按照颜色分门?别类,一目了然。

  她忙的时候,向来顾不上陈跃飞,头也不回地用最温柔的声音说最直接的话:“这活儿你?干了就是添乱,玩儿去?吧,么么哒。”

  陈跃飞:“……”

  可是老婆,我想干活。

  他在训练营里每天的运动量都很大,骤然闲下来,本来就不适应,笨手笨脚的什么都不好,更?感?觉到低落。

  计萱兰回头瞥一眼,陈跃飞无聊到抠门?框。

  她只好说:“去?做一百个?俯卧撑,不许偷懒,我一会儿来检查。”

  陈跃飞登时来神,“好嘞!”

  【原、原来他俩是多动症x强迫症?】

  【有一点点可爱……】

  喻幸和庞贝两人差不多快收拾好了。

  其实全程是喻幸收拾,庞贝想帮忙,但是她也是随性的人,东西随便放,回头就找不着,喻幸了解她,东西喜欢随便放,找不着又心烦,就让她去?休息。

  喻幸把衣柜整理的齐齐整整。

  庞贝在床上用手机练习配音,强化台词,但是因为困,配着配着困了,手机都没顾得上关掉,睡着了。

  喻幸收拾完,也有点累了,随意?地躺在庞贝身边,跟着一起睡。

  【喻幸好贤惠,妈的,什么霸道总裁,请叫贤惠总裁】

  【不愧叫仙贝,仙女是不用动手做家务的】

  【他们?俩就睡了?不会一直睡下去?吧???】

  直播间里,观众就看着两人睡了半个?多小时。

  【喻幸醒了没?】

  【没有。】

  【庞贝醒了没?】

  【没有。】

  【眼皮子动了。】

  【睫毛颤了!】

  【……还是没醒。】

  【快点醒醒!我不是花时间看你?们?睡觉的。】

  【……就,还挺好看啊。又是为神仙颜值舔屏的一天。】

  庞贝先睡,也就先醒。

  她肚子有点饿了,在床上伸完懒腰准备出去?看看怎么解决晚餐问题。

  她本来很轻手轻脚,但还是惊动了身边的喻幸。

  喻幸长臂下意?识揽过庞贝,迷迷糊糊地哼了一声。

  庞贝压低声音问:“抱歉,吵到你?了?”

  喻幸眼睛都没睁开,“没有。”

  “噢。”庞贝准备下床穿鞋,去?外面看看。

  喻幸拽着她不让走,说的含糊:“可是没有你?我睡不好。”

  庞贝:“醒了?”

  她低头去?看,喻幸眼皮子紧闭……还没醒呢。

  半睡半醒的状态下,他还不忘惦记她。

  【喻幸说了句梦话?】

  【淦,那是梦话吗?梦话都那么甜。】

  【呜呜呜有的人连梦都是甜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