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顶点小说网 > 宠妃的演技大赏 > 第62章 贡品
  第六十二章贡品

  油灯燃尽时,天色还未大亮,屋内一片灰青,空气中泛着一股潮湿,仿佛酝酿着一场大雨。

  萧聿从梦中醒来,闭眼揉了下胸口,连忙去看枕畔的人。

  只见秦婈鬓角布满细密的汗珠,手放在小腹上,低声呢喃了一声,哥哥。

  萧聿眉宇一蹙。

  她的眼神不对。

  他伸手摁住她的肩膀道“阿菱,你看着我。”

  她的眼神空洞无光,整个人似乎还沉浸在梦中,萧聿道“阿菱,醒醒。”

  秦婈就跟没听见一般,极轻地念了一声“疼。”

  随后便阖上了眼睛。

  萧聿看着她的动作,背脊都跟着僵住,难不成她也梦见从前的事了

  萧聿伸手去碰她。

  额心烫手,身子却抖的厉害。

  他替她盖上被褥,回头朝外面道“来人”

  门外的盛公公打了个激灵,立马转过身,推门而入,躬身道“奴才在。”

  萧聿道“传太医。”

  盛公公看了一眼倒在皇上怀里的秦婕妤,跟着面露惊慌,“奴才这就去叫宁院正过来。”

  半晌,宁院匆匆赶来,他将药箱放到地上,正了正已经歪斜的乌纱帽,道“臣拜见”

  “免礼了。”萧聿看着他道“过来诊脉。”

  宁院正上前数步,将帕子放在秦婈的手腕上,心里不由道了一句这秦婕妤还真是多愁多病身,又是中毒,又是晕倒,也不知是第几回了。

  但别说,这娇弱的身子啊,向来就容易笼络帝心。

  “这怎么回事”萧聿道。

  “婕妤面红体热,再参考脉象,像是急火攻心所致。”宁院正补充解释道“这急火大多指肝火心火。”

  “何时能醒过来”

  宁院正道“急火导致的昏迷,通常来说不出一日便能醒来,臣先开一幅退热的方子,待热退了,再开两幅去火的方子慢调”

  宁院正后来的话,萧聿似乎都听不进去了,他的目光落在秦婈的小腹上,陷入一段冗长的沉默。

  梦里,她的肚子都一直在疼。

  萧聿散朝后便回了景仁宫,守了秦婈一个上午,用过药,身子也退了热,就是一直没有醒来的迹象。

  午时过后,盛公公躬身来报,“陛下,这是咸福宫的绿知姑姑呈上来的。”

  这位绿知姑姑,是皇帝派道咸福宫的,其目的,就是监视薛妃,每日薛妃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有无将四月的事与外人说,事无巨细。

  可萧聿现在哪有心思管咸福宫的事,他挥了挥手道“你看着就行。”

  盛公公又道“昨儿薛大人给薛妃来了信,薛妃看过后,饮了不少桃花酿,说了些话,陛下还是看看吧。”

  萧聿接过。

  “这事,竟是我冤枉了秦婕妤。”

  “此事巧合重重,疑点重重,可我从未有构陷嫔妃的想法,只是好意啊。”

  “我知道我这性子不得陛下喜欢,可我也学着在收敛,自打李妃三年前与我哭诉,说一直以来她才是活靶子,才是命苦的那个,我、我怎么说上这些了,喝糊涂了”

  萧聿一眼便看到了最后一句。

  萧聿抬眸看着盛公公道“三年前,什么时候”

  盛公公躬身道“奴才问过了咸福宫女史清月,她说李妃是在延熙元年八月初的时候来同薛妃哭诉的,在这之后,咸福宫与长春宫,确实再没生过事端。”

  这话的重点,显然不在咸福宫与长春宫情谊上,而是在时间上。

  延熙元年,八月,那便是皇后诞下皇子的前一阵。

  那时苏家叛国,皇后处境艰难,苏淮安又在薛家手上,李妃在这时候向薛澜怡服软,是何居心,不言而喻。

  从李苑的角度看,只要薛澜怡受了这层挑拨,被嫉妒冲昏了头,朝薛襄阳要两片苏淮安的指甲,神不知鬼不觉地送到坤宁宫去,大皇子能不能生下来还两说。恁时她的手,依旧是干净的。

  后宫没有谁是真的傻子,薛澜怡若是真醉了,也说不出这番话来,她这是借着李苑表忠心呢。

  萧聿嗤笑一声,起身,道“摆驾长春宫。”

  落辇声响起,长春宫的宫女太监跪了一地,齐声道“奴才见过陛下。”

  李妃连忙走出来,福礼道“陛下万安。”

  萧聿大步流星地迈入殿内,眉目冷肃,挥手屏退了众人。

  皇上迟迟不叫起,李苑自然是不敢起身,她心里惴惴不安,不知皇上今日是因何而来。

  萧聿靠在椅上,看着李苑,想着梦中的一切。

  萧聿道“李氏,昔日皇后待你如何”

  李苑心里不由咯噔一声。

  李苑道“皇后仁德,待臣妾一向是关怀备至。”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只称她为皇后。

  “朕才审过咸福宫的女史。”萧聿沉声道“你居心叵测多年,朕倒是小瞧你了。”

  李苑“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臣妾愚笨,还望陛下明示。”

  萧聿凝眸看向她,“四年前,朕是如何与你说的”

  话音甫落,李苑太阳穴不由“嗡”地一声,抬眸去看他。

  四年前。

  她娘曾同她说,这天下身处高位的男人都一样,他们手握重权,擅长攫取,随心所欲地享用着各式各样的美貌与肉体。

  他父王也是如此,饶是她的母亲温柔顺从,姿色倾城,可他怀里的花骨朵,永远也开不完。

  她以为男人的恩宠不过是在夜里,又或是在赏赐里,所以她对进京一事,可谓是古井无波,直到她遇上了大周天子。

  她永远忘不了他第一次进长春宫,朝自己走来的样子。

  高大挺拔,姿容清隽,那是她从未见过的气度。

  她满心喜悦,等着伺候他,成为他的女人。

  万没想到,日日夜夜的期盼、梳妆打扮,等来的竟是一道圣旨,和一句长春宫的事不许道与旁人。

  拿到圣旨时,她整个人仿佛都傻掉了,屈辱,不解,委屈,什么都有,可他的眼里,半分、半分愧疚都没有。

  在此之后,薛妃对她冷嘲热讽,太后对她明褒暗贬,她被那份虚无的宠爱,推成了众矢之的。

  而她换来的,只是帝王流水般的赏赐。

  死都带不走的赏赐罢了。

  “陛下臣妾绝非是居心叵测之辈。”李苑的泪水翻滚而下,“四年前,薛妃处处看不惯臣妾,整日刁难臣妾,陛下也是看见的,臣妾只是因为委屈,才不小心说了那事。”

  “委屈”萧聿看着她,厉声道“高丽岁贡几何,你最是清楚,朕念及小邦贫瘠,人口稀少,助你们发展农业,又免除两年岁贡,已是优待万分,你有何脸面与朕谈委屈”

  男人的眸光很冷,似乎是在问她,你是比数百名高丽美人值钱,还是比千两金器值钱,还是比百匹生绫色罗值钱

  李妃跌坐在地,步摇来回摇晃。

  美人垂泪,泫然欲泣,她哀声道“薛妃屡屡刁难臣妾,只因她是薛家女,陛下便能轻拿轻放,臣妾在陛下眼里算什么,贡品吗”

  萧聿道“你若是端的清,朕不会亏待你,也不会有今日。”

  “可臣妾做什么了”李苑自认,她做的那些,早就随着苏菱的死烟消云散了,再不会有人知晓了。

  “你心里清楚。”

  萧聿对盛公公道“李氏心术不正,有违妇德,故褫夺妃位,从即日起搬离长春宫,赐砌淑苑。”

  李苑怔在原地,似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就因为一句抱怨,就要被褫夺妃位

  看着皇帝转身的背影,李苑呼吸一滞。

  如果不曾见过浩浩皇恩,兴许她也不会那样不甘心。

  紫禁城的样子她在画卷中见过无数次,高丽的藏书用“彤庭玉砌,壁斓华廊”来形容,可真当她置身于此,亲眼感受到了其壮丽辉煌,才知那样的形容不为过。

  初到大周时,柳妃和薛妃尚未入宫,她只知道当今陛下有位十分宠爱的皇后。

  听闻皇后是镇国公之女,皇帝的发妻,肚子里还有他第一个孩子。

  真是把天下的好命,都占全了。她想。

  那位高贵的皇后待人很好,不太约束她,她可以带着侍女在御花园里闲逛。

  她曾在一个春夜邂逅了帝后,身边的宫女一直与她说,“娘娘别过去,那是陛下和皇后娘娘。”

  记得那天晚上下了很大一场雨,夜风寒凉,皇帝身上的大氅落在那个女人身上,他揽着她的肩膀,倾身耳语。

  距离很远,她听不见他们在说些甚,只觉得袍角都沾满了笑。

  这是她第一次知道,原来帝王的恩宠还能是这样的。

  连他手中的伞,都会向着她倾斜,湿了半臂都浑然不知。

  李妃哭着哭着就笑了。

  看呐,他为人君时,和为人夫时,是完全不同的。

  苏家叛国,他都舍不得废她后位。

  李妃倏然起身朝他的背影喊道“先后并非因我而死,便是连太医都清楚,那是她自己不想活了。”

  萧聿步伐一顿。

  盛公公低声道“陛下,还留人吗”

  “不留。”
    《宠妃的演技大赏》来源:https://www.x23wxw.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