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顶点小说网 > 我能魔改黑科技 > 第二章 拍卖会
    《我能魔改黑科技》来源:https://www.x23wxw.com
  苏晨在网上的收获甚微,这个世界在中世纪的时候历史就发生了偏差,世界渐渐一统,以独立大区来划分统治界限,在此之上则是联邦政府,其他的方面,文化、科技和苏晨曾经生活过的世界几乎没有什么偏差。

  而和那个重生者所记录大灾变有关的内容往上几乎没有,似乎在其爆发之前根本没有任何端倪。

  唯一让苏晨有些在意的是,在他搜索奇闻的时候,倒是注意到,最近世界上有不少人都声称有自己超能。

  什么非洲大区小伙一夜变成喷火娃、俄联大区壮汉鬃毛旺盛魁梧如熊……距离最近的一个就发生在苏晨所在的远辽市。

  一个六十七岁老人徒手挡住了撞向他的SUV。

  只是,这些新闻大都是单独存在的,且几乎没有后续报道,叙述方式、页面布局也和卖壮阳药的网页广告差不多,影响并不大。

  苏晨也不能确认什么,他便翻找手机,希望从备忘录、通讯录、微信上找到可用的东西。

  但……

  这手机也是新换的。

  除了一身衣服,这重生者几乎把手边所有东西都换的差不多了。

  苏晨头疼地“回想”起来,这重生者今天在公司群里一顿胡言乱语还打电话跟领导讨论工资开的少,一顿疯狂操作后跑去抵押房车贷了一百多万,贷款什么的办法、女朋友骂完,扭头买了一台新手机就给原来用了三四年的破烂手机连着手机卡一起丢海里了。

  这操作着实是让人眼花缭乱。

  然后,这重生者就被苏晨给坐死了。

  码的。

  苏晨心中暗骂,实则慌的要死。他倒是有心报警寻求一下联邦警察的帮助,但他没法证明什么大灾难,一个报警下去,要么被当成胡言乱语,要么被关起来接受调查,这玩意儿,一调查好几天,大灾难来了整不好他还被困在看守所呢。

  夜深人静。苏晨坐在总统套房里,觉得自己或许是有史以来最懵比的穿越者。

  苏晨只能尽可能准备。

  第二天,苏晨早早出门,去购买物资、刀具。更厉害的东西,他倒是想买,但他没有渠道。

  联邦体系下,华夏大区对枪械一类的武器仍有严格的管控和限制,就连一把真正强劲的手弩想要搞到也很难。

  钱数有限。苏晨不敢太过挥霍,只买了大概半个月的药物、食物和饮用水,堆在总统套房里,等到夜幕降临,他才按照那张黑色的请柬上的信息,前往了远东大厦十七楼的欢宴厅。

  拍卖会的时间是八点整。

  苏晨七点半就来了。

  虽然从那重生者种种癫狂和享受的样子来看,一百万似乎绰绰有余,但兜里揣着一百万的卡,苏晨还是有些紧张,尤其是来到十七楼,看着连服务人员穿的鞋都比自己一身衣服要贵的时候,苏晨还真有些慌:要是这点不够买回阿诺瓦尔之环怎么办?

  那可是他目前能接触到的,唯一和大灾变直接相关的东西了。

  苏晨走向欢宴厅。

  迎宾小姐便一脸笑容地为他进行登记,目光在苏晨的身上微微一扫,似乎对这样一身没一件衣服超过两百块的男士出现在这里略感惊讶,但她没有说什么,只是保持着礼节性的完美微笑,将苏晨引入其中,在指定的位置落座。

  这拍卖会的规格不算太高,来的人也不多,几百平的欢宴厅里,哪怕到了八点的时候,也只零零星星的来了二十几个人,远远没有坐满,但从衣着、状态便能看出,这些人大都是些成功人士、城市精英或老板。

  苏晨的存在便略显奇怪。不过,像是什么有人主动上来找茬的桥段倒是没有发生,只是其他大都互相认识,三三两两而坐,只有苏晨一个人坐在角落,更有些显眼。

  八点整,拍卖会开始了。

  这拍卖会的规格不高,基本都是现代知名画家画作、特殊工艺品之类的东西,最开始的几个东西的叫价都不高,前面三件,最贵的一幅画也才一百二十万,被一个笑吟吟的年轻老板买走了。

  尽管如此,苏晨也是捏了一把汗,心中发突。

  第三件就一百多万了吗?!

  而这时,第四件卖品被展示出来。

  “我们的第四件展品是一件手环。它的名字是阿诺瓦尔之环,据说来自于某个中世纪贵族之家的私藏艺术品,它是青铜打造的,但因为我们没能准确确认它的来历,所以起拍价是三十万联邦币。”伴随着司仪甜美的声音,苏晨的眼睛渐渐亮起。

  他的目标终于出现了。不过,其他人却大都是兴趣缺缺的神情,一方面,是因为这东西是一个没能考证的艺术品,是真是假有待商榷;另一方面,则是这个阿诺瓦尔之环本身造型十分拉胯,不但看着很新,其样式、花纹也很丑。

  不少人甚至都纷纷摇头,没有竞价的意思,感觉这东西物不配价,谁买谁坑。

  苏晨见此倒是相当惊喜,就打算出手。

  但还没等他出手。边儿上却有人抢先一步。

  “六十万。”

  苏晨扭头看去,正是那个笑吟吟的年轻老板,他似乎很喜欢那个阿诺瓦尔之环。

  苏晨虽明白这是一口抬价的策略,但也忍不住有点吐血。

  人家喊三十万起拍,你转眼就给翻一倍,你倒是讨价还价一下啊!

  这就是豪气吗?

  苏晨等待大概几秒钟,才举牌。

  “这位先生,七十万……”

  因为之前提到的原因,苏晨坐的位置被迫地十分孤僻,而他这样一个与现场格格不入的人又是第一次举牌,不由得吸引来不少目光。

  很多人眼里都有些狐疑:这东西明显不怎么样,这个看起来就不像是很有钱样子的竞拍者怎么会选择出手这个?

  其实此前也有人怀疑苏晨是那种穿着地摊货的真土豪,但从前面的三件东西就不难看出,这个竞拍者是真的囊中羞涩,八成是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请柬来看个热闹的。

  或许是一个普通人,天真的觉得自己能与众不同的拍到好东西吧。

  不少人微微摇头,有几个人低声议论道。

  “陈老板一向喜欢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但那年轻人……看着就不是很有家底的样子,这么凑热闹,怕不是要把自己都赔进去……”

  “没看见都没人举牌的么,那东西根本不值多少钱的……”

  而这时,那个笑吟吟的年轻老板再次举牌。阿诺瓦尔之环的价格一下子飞到了八十万。

  苏晨的嘴角抽了抽。

  不过,从样子来看,那老板似乎并不知道这东西和大灾变有关,只是单纯喜欢这件东西,随便花点钱来买而已。

  见此情形,隔着苏晨两排远,甚至有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悄悄地说道:“那东西不值钱的……”

  她显然是担心这个看起来不那么富裕的年轻人莫名其妙地赔钱。

  八十万对普通人绝不是小数目。

  当然,她不知道的是。这岂止不是小数目,这是苏晨借高利贷的钱来竞拍的。

  网贷、高利贷、黑贷全用上了,就连套路贷那重生者都一脚踏了进去,这才能在短时间弄到这么多钱。

  苏晨领会好意,冲她礼貌点头,但却没一点要收手的样子,且,他这一次直接爆出了一百万的价格,直接抬了二十万!

  没办法,他手里的钱只有这些了,一点点叫价不如直接抬高二十万,看看能不能劝退别人!

  “这位先生,一百万!”

  刚刚规劝苏晨的年轻女人见此,面色有些僵硬,叹息一声,默默收回目光,心里显然也觉得苏晨傻的没救了,而且还不听劝。

  那边的年轻老板这会儿终于有些意外,他扭头看了苏晨一眼,坐在他身边女伴这时低头和他说了些什么,似乎也觉得再往上加钱的话,一百多万买这么个东西太不值了。年轻的老板纯是因为喜好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也没到真的有钱没地方花的地步,略一犹豫,终于是缓缓摇头,不再竞价。

  苏晨心中一喜,旋即又紧张地看了一圈,生怕有哪个土豪爆出一个一百一十万来,那他就真的傻眼了。

  好在,没有哪个冤大头愿意花一百多万来买这种东西,唯一审美失常觉得这东西不错的年轻老板也放弃了,阿诺瓦尔之环最终一百万落槌成功,落入了苏晨的手中。

  不少人对此都是微微皱眉,觉得那个年轻人当了一个冤大头,买了一件垃圾。但没人会说什么,只在心中暗暗腹诽两句,当个笑话。

  在别人有些怪异的目光中,苏晨第一时间就站起身,通过工作人员找到主管,表示自己要立刻付款,提前带走阿诺瓦尔之环。

  这种要求并不少见,主管很快就答应了,很快,那个手环就放在一个高档的收纳盒里拿了过来。

  苏晨这边结完账,办了简单的手续,便匆匆离场。

  后面的东西,他买不起,也没兴趣。

  一百万拿下阿诺瓦尔之环,还富余几万块,苏晨的心中微定,打了一辆车返回自己居中的天景国际酒店。

  虽然那重生者做了不少混蛋事儿,但他活下去的想法是真的,苏晨觉得,那个重生者选择天景国际酒店二十三楼的总统套房应该不止是为了享受,必有其他的深意。

  在出租车里,苏晨抓着手里九十万买来的手环,心脏还在微跳,忽然想到:要是大灾变没来可怎么办?

  这个念头在他的脑海中一闪即逝。但他很快就将之抛之脑后。

  既已开始准备,东西也已拍下,便不要瞻前顾后。

  苏晨回到自己的总统房,钱已多的没处花的情况下,他叫了一顿真正的总统套房之总统套餐,一口气刷出去两万多,这回是彻底没钱了。

  美餐一顿,苏晨才打开手里的收纳盒。

  那一枚青铜手环就静静放在海绵垫之中。

  手环很干净,但本身色泽斑驳,上面刻画着看起来不成体系的文字,简直像是某个学徒工的习作。

  苏晨默默凝视片刻,伸出手来,抓住了它。

  入手冰凉,没有任何感觉,也没有任何变化。

  苏晨的心中微微一沉。

  不能真是坑吧?

  苏晨将手环戴上手腕想试试是不是生物感应的,却仍无变化。

  这时,他想到一个原始的办法——滴血认主。

  想到就做,苏晨当即小心翼翼地划破手指,真的往上面滴了一滴血。

  然而,仍毫无变化,他不信邪的捏着手指头挤下第二滴、第三滴血……

  伴随着血液渐多,渐渐的,变化产生了。

  ……

  ……

  新书期间,还希望大家能多多收藏、投票、投资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