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顶点小说网 > 北宋不南渡 > 第一百三十六章 鬼胎
    那日十月十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x23wx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谢陛下!”

  张俊见到赵榛很爽快的就接受了,脸上的喜色连赵榛都看的一清二楚。

  张俊的小心思,赵榛隐约能感觉出来,但也不过是挖空了心思般的讨好自己,就算是油滑了一些,也让人很难生出反感。

  或许这就是为何,原本的历史中,他是赵构最为宠幸的武将的原因。

  张俊献女,实在是早有预谋。

  在赵榛接见完张俊,返回宫中没过多久,宦官就将张俊送来的女孩带来了进来。

  即使没有赵榛的吩咐,宫里那些主事的太监也比较懂事儿,验身,沐浴之后……送到赵榛的寝宫之中。

  这个过程,赵榛真的是被迫……接受。

  这个时间段,以往的赵榛早就上床睡觉了,但张俊那小子多事,搞到这么晚,还不得不强打起精神应付。

  女孩儿就这么送到自己面前,赵榛总不能晾着人家吧。

  尤其是看到她那轿弱的身板,似乎碰一碰就会哭出来的那种。

  天已经黑了,昏黄的光线之下,仍然能看到她那白净的小脸。

  低垂着脑袋,似乎是对于陌生环境的惶恐不安,那整个身体都在瑟瑟发抖。

  当赵榛观察,并且不说话的时候,安静中还能听到微弱的心跳声。

  长的还是很标致,一点也不像张俊那张窝瓜脸,哦,记得好像是义女,那没事了。

  “你叫什么。”

  “张……张念君。”女孩儿小心翼翼的答道,不敢多做一个动作,也不敢多数一个字,谨小慎微的样子,生怕做错了什么事情。

  “你是张俊的义女?”

  “嗯。”

  “知道这是哪里么?”

  “皇宫。”

  “知道我是谁么?”

  “陛下……”女孩儿仍然低着头,看起来算不上多么聪明,但也绝不是傻子。

  “那你知道你为什么在这里么?”

  “义父……送妾来的。”

  “为什么送你过来?”

  “听……听义父说……让臣妾入宫伺候陛下……”

  和这个张念君聊天,还是有些费劲的,就好像是个机器人一样,没有太大感觉。

  感觉?感觉的意思是,既然答应张俊收她为妃,那就起码擦出点火花,没有爱情的婚姻,实在可怕。

  但是,这并非那么容易的事情。

  认识的时间太短,加上小姑娘的性格或许木讷,让赵榛很难有那种谈恋爱的感觉。

  赵榛走到张念君面前,后者那有些凌乱的呼吸声,和那急促的心跳声足以见得小姑娘越发紧张。

  一股淡然的香味扑面而来,是身体上的,还是沐浴时候用了什么香料,赵榛不得而知。

  但感觉很舒服,似乎身体内的某种物质因为这股香味开始在分泌。

  夜深人静,宦官在门外侍候,这里便只有赵榛和张念君,即将要发生什么,大家似乎都已经心照不宣。

  赵榛有些意动,但内心却有些挣扎,难以继续下去。

  没有感情的肉欲,并不是赵榛所希望的,仅仅是刚见面,赵榛并不能这么快爱上她,没有爱,又如何去下手?

  况且张念君看起来也只有初中三年纪左右的年纪,也让拥有现代价值观的赵榛难以下手。

  感性上来说,赵榛真的下不了手啊。

  但是赵榛现在是皇帝,更多的是以理性来思考,他背负的是整个国家的命运。

  他的个人得失,在国家大义面前不值一提。

  刚刚经历过靖康之难的大宋,赵家就只剩他一根独苗。

  而皇家子女的数量和国家的稳定息息相关,赵榛也只能被迫……去做某些事情。

  为了国家和人民,为了大宋的和平和安定,赵榛不得不牺牲小我,完成大我……

  痛并快乐着……把张念君抱上床……zzzz

  皇帝哪里是自由的,有时候真的身不由己……啊……啊……

  ……

  赵榛在开封被迫造人的同时。

  战争依然在持续。

  岳飞的战报还没有传来。

  张俊带着人马已经向绛州进发。

  把张念君送进宫,确实是张俊的心愿,尤其在赵榛还没有一个妃子的情况下,张念君成了皇帝的第一个女人,生下一子半女的可能性也很大。

  当然,之后能不能诞下龙子,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张俊现在已经把精力放在了如何阻挡金军上面。

  对于能不能挡下金人几天,张俊并没有完十足的把握,这次出征对于他来说,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第一,在陛下面前,表现出视死如归,忠君报国的样子,刷一刷好感度,即使力有不逮,没能成功的拖延住敌军,得不到功劳,也会有苦劳,是不是?

  第二,就是找到把张念君送进宫里的理由,若是等到金人退去,选妃的时候送过去,不但有着落选的可能,并且选进去了,在茫茫人海的佳丽中恐怕也很难得到赵榛的垂青。

  所以这次出征,是张俊不得不做的事情,是张俊稳定今后地位的必要举措。

  张俊是有赌的成分,但张俊并不介意赌,能够走到如今的位置,他不知道赌过多少次了,运气……应该还有。

  出征,对张俊来说,作秀的成分大于实际的意义,那么既然是作秀,就不在乎所谓的兵法韬略如何如何了。

  兵法说,稳扎稳打,以逸待劳方为上策,但张俊不在乎,也不需要在乎,毫不犹豫的把步兵当马君用,强行军前往绛州。

  另一方面。

  范宗尹作为使者,骑的快马,直接渡河向着寻找西路军所在。

  已经先一步在平阳府找到了金军的营地。

  漫山遍野的营帐,绵延数里,已经足以见的金人这一次南征的规模有多么庞大。

  一个个身材挺拔的巡逻兵,让范宗尹看着心惊胆战。

  这些金人,前几个月他已经见过了,当时毫不犹豫的投降,最后成了伪楚的官员。

  现在看到金兵,又想起了当初被金人支配的恐惧。

  “金人好生厉害啊,这仗怎么可能打的赢?求和才是出路!”范宗尹自言自语着,在其他人的指引下前往金军的指挥总帐。

  汉人将领为下,女真将领为上,无论上下,每一个都看起来如此杀气腾腾。

  范宗尹和他们对上一眼,就感觉心惊胆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