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顶点小说网 > 我真的只是村长 > 390 狗腿子,加油!(月票3650加更)(4/8)

390 狗腿子,加油!(月票3650加更)(4/8)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23wxw.com
  “……跟着小学学习莫得用,直接按照原来的私塾来……”

  刘春来回来的时候,就听到院子里刘八爷的声音。

  “八叔,咱们队里的还好,比较近,这其他队的人,来去的时间也不短,一天本来就累……”

  “是啊,一天累的要死,哪里还有心思学习?各队都办个夜校比较合适……”

  这争论不小啊。

  “读书的不管,会认字读书的也不管……春来之前不是说,学历不同学徒阶段给的钱就不同?咱们也这么来,考试不合格的,就降工资……”刘八爷一脸霸气地说道。

  听得外面的刘春来冷汗直冒。

  老头考虑的是整个刘家的未来发展,却不知道这种的推行难度。

  真这样搞下去,那还得了?

  目前刘家没有几个高学历的人才,他们又不希望重要位置被外人占据。

  或许,自己之前琢磨的事情也可以推行了。

  夜校!

  管理跟营销课,这是目前必须着手的。

  最缺的就是管理人手。

  财务这块,有叶玲跟乡财政所的几个人帮着带人,要好很多。

  可管理跟营销,这绝对是不能少的。

  这年头的企业,发展可以很快,这是建立在有充足的资金跟丰富的人才储备上的。

  资金有了。

  人才呢?

  没有。

  别说没有,甚至连招牌都没地方。

  连中专生那都是国家分配,他们这样的乡镇企业,虽然可以野蛮生长,光靠着一开始的市场机会,玩不了几年。

  “春来,你来得正好,你说说,这事情怎么搞……”

  见到刘春来进来,刘载德就开口了。

  他们争论不休,是因为谁都没法说服别人。

  刘春来不同。

  出去一次带回来上百万的现金,别说以前欠的债,就连以后很多年都不会欠债。

  加上队里各项工程开工,也已经能看到很多雏形了。

  得巴结啊。

  “这事情你们看着弄,反正以后各个厂里,字都不认识的肯定不行。那就只能去窑厂、建筑队、养猪场或是种地啥的……”刘春来可不想管这些事情。

  只需要给机会。

  刘家的这帮高辈子们顿时就开始不满,想要开口声讨刘春来。

  毕竟,他是刘家的旗手。

  应该先解决刘家的人面临的问题,再去解决其他人……

  “八祖祖,窑厂那边,工资制度有问题啊。现在没问题,因为大家都没有工作,没机会挣钱,时间久了,反正干不干,干得多还是少都是一样的钱……”

  刘春来把这问题给说了出来。

  刘八爷看着他,解释着:“目前制衣厂跟家具厂都是这样啊。外面来的人,工资按照基本工资加计件;咱们自己的人,由于大部分都处于学徒状态,给那么高,最后反而会让他们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他不希望刘春来这大好的形势最终因为自家人心中不满消失。

  “春来,你的出发点是好的,钱多了,人心就会慢慢变了……”刘八爷叹了口气,“人心一旦变了呢,做事情就难以齐心了……”

  其他几人顿时不吭声了。

  也不看刘八爷。

  刘春来凌晨才回来呢。

  自然不知道又有了什么事情。

  “窑厂是我点的人。另外,以后各个厂子,我琢磨了一下,招工的时候,举行考试……”

  刘八爷并没点明什么事。

  刘春来其实也猜到了。

  估摸着是这些人都想先把家里的人塞进厂里,甚至利用自己的影响力让自己家的孩子成为头儿。

  “你们先商量,我去制衣厂那边看看。”

  等刘八爷在这里收拾这些人,刘春来辈分低,即使是旗手,也得尊重老辈子。

  吵起来,不太好看。

  见他明白,刘八爷老怀大慰。

  “春来兄弟,你回来了?”刘春来刚出来,穿着洗得干净,甚至没有一丝褶皱衬衣的田明发就从一侧蹿了出来,满脸笑容地看着刘春来。

  额头上满是汗水。

  身上的白衬衣也湿透了,贴在没有二两肉的身上。

  可即使这样,他也没解开领口的扣子。

  刘春来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早上我在盯着提灌站水渠的整理,遇到福旺叔,他说你回来了,我这就赶紧来了。”田明发满脸堆笑,“咱们这去哪里?”

  十足狗腿子模样。

  刘春来把手中的麻布袋丢给他。

  “你来得正好,我懒得扛,这里面是三十万,一会儿得去大队部那边交给财务室……”

  “三十……”田明发以为听错了。

  看着麻袋,愣在那里。

  刘春来懒得理他,直接就走了。

  从这里到制衣厂没有啥问题,毕竟只有百十来米的距离。

  可从他们这里到大队部,那就要命了……

  扛着几十斤重的钞票爬山,刘老板没那兴趣。

  刘九娃带着人去公社取蛇皮袋里装的一百多万,刘千山得留在八爷屋里守着刘春来的钱……

  没人可用啊!

  田明发不是要给自己当狗腿子么?

  不用白不用。

  看着刘春来走远,田明发看着那麻袋,心脏剧烈跳动了起来。

  他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多钱。

  “田明发,你是外姓!无数人盯着呢!要是丢了春来兄弟的人,这狗腿子都当不成!刘千山也想当狗腿子,你必须努力,把刘家的人都压下去……田明发,加油!”

  小声嘀咕,给自己打气后,也顾不得麻袋上的灰尘要把他这唯一一件白衬衣给弄脏,也不再说他自己是没卵*子的男人,如同大力水手吃了菠菜,浑身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

  两只手一提,直接就把这麻袋丢到了肩上。

  扛着就往已经转弯上提坎的刘春来小跑着追去了。

  “这狗曰的,也不嫌麻袋上脏了……”刚到制衣厂外面,就看到杨翠花跟田丽以及据说是县长夫人的叶玲几人站在公房边上的广柑数下跟刘春来打招呼。

  杨翠花看着他扛着包,不由骂了出来。

  “给春来叔办事呢!他不是说了,自己穿得撑展(工整),是不给春来叔丢人嘛。”田丽也是笑着看着田明发。

  “这两口子就像变了个人一样。也是不错了。”谢高全看着田明发,倒没笑他。

  刘春来听到他们的议论,不由也是多看了田明发几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