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顶点小说网 > 婚从天降:总裁请走开夏冬百里翰 > 第688章 G城第一豪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小说网] https://www.x23wx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叶儿一时想溺死在江昭这样的目光里,柔软得像清晨烫着金边的绒绒曦光,想大庭广众下扑进他的怀里,又想到家训——要端庄矜持,忍了忍,呶着小嘴说,“这么乖,有没有奖励啊?”

    江昭俯首在叶儿脖颈处,哑哑一声,“有。”

    到了G城,来接他们的是裴家派出的车子,黑色霸气的保姆车,从外面看不到车里一丝动静,司机很有涵养的替几人拉开车门,为了表达对秦荣方的尊重,裴家派了长子裴先文接机,出事的是他的儿子裴锦程。

    都知道秦荣方此行的目的,裴先文的态度有些冷然,只对秦荣方还算恭敬。

    江昭在飞机上大致跟叶儿描述过裴家,祖上清朝就有人朝中做官,最盛的时候粮田万顷,当铺千家,富甲一方,后来国家衰落之时,裴家由于祖制严明,根基复而不腐,反倒在乱世中越来越旺,直到国内运动,斗地-主时才明面上真正衰落。

    但裴家的人一向有经商的头脑,在国内运动初期就一直转移财产到国外,虽然后来被充公很多,但也并不影响土地私有制之后他们的慢慢崛起。裴家当时祖宅宠大,但损毁并不严重,土地私有制之后,裴老爷子把那片祖宅买了回来,翻新重建。

    江昭说,如果下次回江州,带她去大哥江睿的雪园看看,那座是温家外公留下来的宅子,面积很大,多种风格的别墅按照家里人的喜好建的,但雪园不同裴家的祖宅,裴家是很古的中式建筑。

    叶儿的意识里,祖宅应该就像秦家那样的古式院子,秦家那种古色古香的院子,一看就有钱得不得了,总觉得有很深的文化底蕴,好象样样都是文物。

    可是当她到了裴家祖宅外的时候,还是狠狠的冲击了一把。

    相比于裴家,秦家的门面太低调了。

    高大巍峨的屋面,门楣上挂着门匾,字迹猛劲飞威“裴宅”。

    朱漆大门像电视里古代的宫门,门中铜虎拉环, 门口两尊石狮凶芒毕露,赫然生威。

    青石的阶,层层向上,几梯之后门台上有一尺来高的厚宽门槛。这门面都比秦家的要大得多。

    叶儿怔了一下,感觉这不是要进大宅门,这是要进王府或者皇宫吗?

    朱漆的厚实大门“吱呀”拉开,四十来岁的中年人,点头颌首,动作缓慢,这样并不显殷勤,只是点到为止的礼貌,不卑不亢。

    叶儿跨过门槛,中年人跟裴先文说,“先生,老爷子说在沁园等客人。”

    裴先文说,“备些点心和夜茶,我将人领过去。”

    中年人退开,“这就去。”

    叶儿知道秦家的规矩多,但看着裴家的下人跟主人说话的方式,突然又觉得进了另一个秦家,混身都感觉被绑着,极不自在,江昭似乎并没有什么不适应,拉了拉叶儿的手,低声问,“知道为什么外公要将非语的亲事联给裴家吗?”

    叶儿不敢说太大声,便伸着脖子靠在江昭的耳边,窝着手,小声说,“ 好有钱啊。”。

    江昭摇头,“外公疼爱非语,就算是商业联姻必须要找门当户对的亲事,也不会因为钱牺牲非语,秦家不缺钱。”

    “那是?”叶儿不解。

    江昭嘴角浅浅抿笑,“裴家家教严明,子女恪守家训,外公觉得这样人家教育出来的孩子,知廉耻,懂礼数,敬长辈,护幼小,不荒淫,不乱交,他害怕把非语嫁给了纨绔不化的公子哥。”

    “原来如此。”一看就知道规矩多,规矩多的,能不严明吗? 但是外公一番苦心,非语这么小,能理解吗?

    绕过曲径通幽的小路,回廊,殿堂,叶儿觉得的确是皇宫,如果这房子不是青砖绿瓦,换上红墙金瓦的话,一定是故宫。

    沁园绕走了将近二十分钟,才到,还好一路园艺在灯光下千变万化,花香扑鼻,泉水叮咚作响并不显寂寞,否则若一个人走这么久的夜路,一定怕鬼。

    跨进沁园的圆形门拱,过了花阶,进了正堂,主位上一老年人站起来,穿着打扮跟秦荣方极其相似,但体型稍胖,头发虽也是同秦荣方一样雪白,但是剪得极短,头顶上像覆了一层浅白的雪末。

    此人正是裴家老爷子裴立,朝着刚进门的秦荣言双手合十,手掌上还圈着一串佛珠,双眸噙笑,“辛苦了辛苦了。”

    秦荣方也在进门看到裴立那一刻双拳抱着,亦是双眸含笑,分外亲熟,“老伙计啊,又见面了。”

    秦荣方松开抱着的双手,两老人四手相握,裴立拉着秦荣方坐在他旁边那一位主座上,“老秦啊,大老远的,先坐。”复又走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

    秦荣方道,“我都怕叨扰到你。”

    “哪里的话,我倒是老得不中用了,正好你来,我们聊聊养生。”

    两人哈哈大笑,江昭叶儿和申凯均规矩的站在正堂,等待老人落话。

    裴立一看,将手里的佛珠子拨弄着,扬手指了指客位,“ 快坐快坐。”

    “谢裴爷爷。”

    三人恭敬落座,便不再说话。

    裴立睨了一眼申凯,眸子缩了一下,又看向江昭和叶儿,转而凝着秦荣方,故作嗔怪,“这是带着孙子,孙儿媳妇来向我炫耀呢?”

    秦荣方白了裴立一眼,“炫耀个什么劲,当时请你到海城喝喜酒,你又带着一家子不在国内,特地叫他们过来给你奉杯茶。”

    这时候下人端着茶碗和茶壶过来。

    江昭拉着叶儿站起来,走到裴立跟前,“裴爷爷,这是我内子云叶儿,第一次带她过来见您,不懂事的地方,爷爷多担待。”说完领着叶儿给裴立鞠了一躬。

    叶儿眼尖,看到佣人把茶碗放下,便从佣人手中接过茶壶,学着在秦家一样,把水给主座上的两个茶碗满上,然后把茶壶递还给佣人,第一杯茶,先端 给了裴立,浅浅含笑,“裴爷爷,您喝茶。”

    “好好好,哈哈。”裴立接过叶儿手中茶碗,掀着茶盖吹气,叶儿又把秦荣方的茶递上,“外公,喝茶。”

    裴立看着叶儿,对秦荣方笑道,“还说不是来炫耀的,这不是来跟我这个没孙媳妇的人炫耀的才怪,看你这个得瑟样。”

    秦荣方道,“没事没事,孙媳妇你肯定就快有了。”

    申凯知道此时不能上去说什么,否则破坏气氛,但又有些尴尬,直到江昭转身过来对他使了个眼神,才复又坐定,继续等待。

    “老伙计,我这次来,你也知道。”秦荣方只淡淡啜了一口,便放下茶碗。

    裴立脸上的笑容终是崩不住,阴了下来,“老秦,今天不谈别的事,孙子孙媳妇过来,我们说点高兴的事。”

    秦荣方给申凯使了个眼色,申凯站起来,走在正堂中,给裴立鞠了一躬,“ 裴爷爷,我妹妹不懂惹了祸,原本我爷爷说亲自过来登门认错,可是突然发病不能前来,我父亲也在国外,刚刚才收到消息,正在赶过来,现在家里只有我这个兄长最大,望请裴爷爷原谅。”

    申凯便再鞠了一躬,很深。

    裴立手上的佛珠子拨得越发的快起来,看到申凯的眼神,越来越锋利,叶儿被这个的气氛弄得紧张,偷偷的拭了拭额上的汗。

    “这件事,我觉得还是秉公处理得好。” 裴立说这话,咬牙切齿。

    申凯背脊一震,直起身看着裴立,殷切诚恳,“ 裴爷爷,申家教育无方,非常愧疚,这事情申璇该罚,但她年纪还小,还有很多可以改过的机会,既然这个错是她造成的,以后不管锦程如何,都该由她来照顾,申家愿意送上千亿嫁妆,让申璇嫁给锦程……”

    “混账!”裴立一掌拍在案上,茶碗在案面上颤响一阵,“千亿??我孙子就值千亿?!我分文不要,就要秉公处理!”

    秦荣方这时候站起来,拉住裴立,对着申凯,叶儿和江昭说,“ 你们几个到院子里去,我和你们裴爷爷说会子话,不要打扰我们。”

    江昭便拉着申凯出门,叶儿紧跟其后。

    申凯到了外面花园,吐了口长气,望了望天上的月亮,江昭拍了拍申凯的肩,“先平静一会。”

    申凯揉揉额角,唇有些抖,“我知道,我知道。”一想到秉公处理几个字,申凯的背脊就发寒,不敢去想那个结果,申璇还那么小,如果进了监狱?

    秦荣方见几个晚辈出了门,拉着裴立坐下,虔诚道,“老伙计,你别跟我凶,容我多说几句,你不舒坦,这事犯到谁头上都不可能舒坦,但是你想想若是那丫头嫁了锦程,由她来照管锦程,不是更能罚她吗?而且以后也可以想个办法让那丫头人工受孕,给锦程生个孩子,这换了其他门当户对的千金,怕是没人愿意……”

    裴立不可置信的看着秦荣方,眸中坚定的光,一时有些动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