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顶点小说网 > 行走的灵气银行 > 第十八章 小嘴叭叭的
    “你小子可以啊!”姜有财像是刚认识苏小牧一般,惊诧的将他从头看到脚,“快说说怎么回事?

    那军官可厉害了,怎么还特意跟你打招呼呢?

    你是不是有门路进城市了?”

    其他瞧热闹的镇民也围过来,七嘴八舌好奇询问。

    “我要有那能耐早就有汽车来接啦!”

    苏小牧边扛着麻袋往自己家走,边敷衍道:“今天早上我听说有人会飞就跑去看了,没想到被风卷到那个黑漆漆的洞里,后来被那群大神救了。

    我还被关起来做了调查呢,这会儿刚被放回来。那个军官之前见过一面,混了个脸熟。”

    听他这么解释,有街坊顿时明白了,“倒也是,真有关系还能就在这儿?早就跟着去城里了!”

    “早上那边摔伤好多人……”

    “我家大锤命大活着回来了,后街不是死了好几个吗,连尸首都没有!”

    “啧啧,原来你也被卷进去了啊。”

    “难怪了。还是二桂命好,跟着闺女去城市里享福喽!”

    “人跟人没法比……”

    ……

    话题又回到吴小霞母女身上,没人再关注苏小牧。

    他长出了口气,心说要知道这样就不拒绝木灵人,直接跟她走好了。

    本来还想着给自己争取点时间不那么仓促,谁知遇上这茬,幸好糊弄过去了。

    现在最重要的是猥琐发育低调做人!

    越往家走巷子里越安静。

    苏小牧刚到家门口,突然听到有人在屋里说话!

    “……你说你这些年又忙又累有什么用?

    看看跟你们年龄差不多的,人家日子过得多滋润!

    应该多生娃儿!

    就拿李彪子来说吧,前些年家里穷的揭不开锅。人家一口气生了仨闺女六个儿子!一人讨口饭不也都拉扯大了?

    现在儿子们都在工厂工作,一个月少说也有万儿八千的纯收入;仨闺女都是十三岁就嫁人,光彩礼钱收多少?

    李彪子两口子以前苦现在呢?

    手里有钱人丁兴旺,那小日子过得多美啊!

    你这儿子也养废了。

    除了读书干啥啥不行,扛麻袋的力气都没有。

    听姐一句劝,趁着年轻赶紧再生几个吧。

    家里没钱上什么学,六七岁就干活儿挣钱去,忙活前几年养大了,以后那都是钱。

    省得你没白天没黑夜这么干,连房子都买不起。

    跟孩子不在一起生活又没感情。

    再说了,读书能有啥出息啊?

    考上高中去市里读书又得花不少钱,到时候他留在城市里了,你们俩靠谁养老?

    姐这是为你好才来劝你,要换成别人我才懒得说呢!

    你媳妇儿不肯生没关系,哪个女人不会生孩子?我姨家妹子刚离婚,胸大屁股翘好生养,指定能给你生一窝小崽子!”

    自己房间里传出一个高亢的女人声音,在那情绪高昂的指点江山。

    苏小牧一听眉头皱起来,“这特么谁啊,小嘴叭叭的!

    我们家这是招谁惹谁了?

    我被扣上‘养废了’的帽子也就算了,还公然挑拨夫妻关系?

    瞧把你能的!”

    刚要踹门进去给她一顿怼,就听一个温和男音说道:“不劳费心,我们两口子感情很好。

    没有多生孩子是因为我们觉得既然把孩子带到这个世界上来,就要为他负责任。

    我们能养好一个孩子就不错了,多生只是多几个劳动力受一辈子苦。我们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世界,不愿意让孩子也受同样的苦。

    给口饭吃饿不死、小小年纪就去卖力气赚钱,那孩子跟牲口有什么区别?

    孩子是生命的延续,不是用来剥削的。

    小牧爱读书是好事,我们没能给他好的生活条件,只能尽自己力量让他有希望去改变命运。

    说多了你也不懂,我们自己的日子自己过,不用外人指指点点。”

    “你怎么这么不知好歹呢?要不是我姨家妹子看上你了,我才不跟你废话呢……”说着话屋门打开,一个矮胖孕妇被推出来,边走边嫌弃道:“都不知道她看上你哪了,穷的叮当响,可惜了一张好皮……”

    “什么玩意儿跑我们家闹幺蛾子?”

    苏小牧虽然还带着颗文明世界的心,可也不是包子,把麻袋往老爸苏渠怀里一塞,直接怼回去,“还敢挑拨人家夫妻感情。

    呵,倒也是,从小被当牲口养大,又生一堆孩子当牲口养,死了直接扔路边连埋都不埋,不配当人的玩意儿,哪懂什么感情!”

    “我说谁大晚上往别人家里钻呢,又是你李大妮,可别到处推销你妹子了,都不嫌丢人。

    她是挺能生,嫁了人三年生了俩,俩孩子俩爹没一个是她老公的。前一天刚被打回来,第二天就开始找接盘的了。”隔壁屋门打开,穿着白大褂戴口罩的诊所吴医生扛着药箱出来,指着李大妮训斥道,“你也不是个好东西!

    家里三个孩子满地爬,还一个劲只管生不管养。

    前几天我看老四发高烧让你去诊所给孩子拿点药,口口声声说没钱说孩子小病不用看。

    我眼瞅着你去买鸡腿吃!

    二十块钱的鸡腿,你自己张嘴就啃了仨,孩子看病两块钱都舍不得拿出来。

    前天老四断了气,扒光了直接就扔路边了。

    你把孩子当什么?

    还有脸跑来说,你都不配当个人!”

    “自己打扮得人模人样,孩子们都没件像样的衣服穿。”

    “那天我还说呢,自己吃的满嘴流油孩子们吃压缩粮饿的跟乌眼鸡一样,结果她说孩子们还小吃了好吃的也记不住,还不如等知道事了再对他们好点,孩子们倒听话。你们听听这是人话吗?”

    “听说她哥嫂专门生孩子卖……”

    ……

    巷口人群还没散,突然听到这边喊得响,许多人围过来瞧热闹。一看是臭了名声的李大妮,女人们顿时有了话题目标,七嘴八舌竟没有苏小牧的用武之地。

    想着要低调度过这几天,他慢慢退出舆论中心。

    “小牧,前几天咳嗽吃了药没事了吧?”吴医生戴着口罩也挡不住洪亮的嗓门,笑眯眯的眼角皱纹都堆起来了。

    苏小牧仔细想了想,自己穿越过来的前一天本体好像真的咳嗽来着。

    就是这位吴医生给开了药,苦不拉几的,效果倒是挺好。

    因此他乖巧点点头,“吃了就好了,也没再犯,谢谢医生!”

    “好了就行!”吴医生笑得更开心了,“还是小牧学习好又懂事,马上中考了千万别因为任何事影响心情,好好发挥,到时候考个镇状元给你爹娘脸上增光!”

    苏小牧腼腆低下头笑了笑。

    “是不是又贪吃凉的?确定好利索了?要不要再吃点药?”苏渠抱着麻袋关切问道。

    他忙摆手,“真的好了!你看我现在不是没咳嗽嘛。”

    “老苏回来啦?刚才光顾着瞧热闹忘了问,小牧怎么还扛着麻袋呢,原来是替你扛行李。”姜有财哈哈笑着在苏渠肩上拍了拍。

    苏渠一脸茫然,“我回来的急没带行李。小牧,这里面是什么东西沉甸甸的?”

    他也是个老实人不疑有他,说着话就打开口袋借着隔壁屋的亮光往里瞅。

    苏小牧想拦都没拦住,苏渠已经把麻袋口敞开了,“怎么这么多肉?小牧,你打哪弄来的?”

    “肉?”姜有财一听两眼放光,探头过去一看哈喇子都下来了,“岂止是肉啊!还有蔬菜,米、面、白馒头!

    那是……水果?!

    真香啊!”

    麻袋一打开,几十枚面包果香甜的奶油香气散发出来,顿时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苏小牧一拍大腿心说我滴那个苏渠同志哟,财不露白都不懂?

    甭管是啥,拿到屋里再看啊!

    苏渠也傻眼了,主要是压根没想到能在自己家看到这些昂贵稀缺物资。

    镇上自然有卖蔬菜肉类的地方,但价格之昂贵哪是他们这种人家能承受起的?

    二十块钱所谓的鸡腿不过是从养殖区贩卖来的翅根,个小肉少,真正的鸡大腿压根就没出现过几次。

    对于不产农作物土地稀缺的工业区来说,凡是能吃的东西全靠长途跋涉运进来,自然是价格高昂。

    新鲜绿叶菜和肉类是多数人家逢年过节偶尔才吃上一次的奢侈品。

    成色这么好的肉动辄大几十块钱,还有市无价粮油店都论两出售;还有“绿色黄金”——蔬菜、细粮;最金贵的是水果,镇上八成的人对其了解只是存在于图画和最高端货架上,属于奢侈品中的战斗机。

    年仅十六岁的苏小牧居然一次扛回来半麻袋,围观众人看向他的眼神全变了。

    有艳羡;有质疑还有的隐约带着丝嫉妒。

    姜有财声音略颤抖道:“小牧啊,你肯定是抱上金大腿了!”

    “嗯嗯。”苏小牧不再回避,点点头道:“这是你们跪拜的那位大神送的。”

    “嚯!”

    人群哗然。

    今天中午镇上出现上天使者的事儿人尽皆知,虽然只有短短几分钟,但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邪乎。

    亲眼目睹跪拜过的人都有种荣耀感,说起上天使者讲得头头是道。

    之前也有人说好像看见苏小牧跟他们一起来着,可都是随口提了一句并不确切,谁也没关注。

    没想到竟是真的,而且送给他这么多好东西!

    “上天使者?黑色翅膀?会飞?”吴医生似乎受到太多信息冲击,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片刻后他回过味来高声道:“这是神的眷顾!

    小牧你肯定能金榜题名光宗耀祖!赶紧回去再复习复习,学校是开不了课了,你自己得抓紧啊。”

    说完他边把苏小牧父子俩往家门口推,边小声道:“赶紧回屋把东XC好,太招摇了不是好事。”
    流苏喵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x23wx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