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顶点小说网 > 汉上骄子 > 第1439章 倒悬之危(八十二)
    《汉上骄子》来源:https://www.x23wxw.com
  至于此时的刘疆,他心里面自然也是都变得更加的坚定了,毕竟这一次刘庄的出面倒是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阴家的人真的是害怕了。

  “怎么样王爷?太子召您入宫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韩风看到刘疆回来赶忙询问。

  “要是我没猜错的话,肯定是以为那个姓阴的事情……”韩柏在旁边倒是插嘴。

  刘疆立即点点头,“没错,的确是为了阴就的事情……”话到此处,他来到桌前坐了下来,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想要让本王让步,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想象这些事情,刘疆心里面自然就非常的得意,所以这件事情自然而然也就是会非常的得意的。

  “想要让王爷您让步?这人也太自私了,他们阴家当初如何对我们的?这件事情的时候他们怎么不说让步呢?”韩柏在旁边立即又煽风点火起来。

  这话刘疆倒是非常赞同,“没错,这件事情我们虽说可以让步,但是却不能够在这方面的事情上去做,否则的话,他们定然会觉得我们郭家已经完全失势了,没有什么能力了,到时候就会真的更加的仗势欺人……”说着,不由得立即又看向韩风,“怎么样,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韩风赶忙点点头,“东西都已经准备的差不多,还有一个正在路上,年关之前肯定会到达的!”

  听到这句话,刘将自然是非常的高兴这下可以说是他最有利的时候了,所以,这个时候的他是最有利的。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转眼间这年关已至,当中的众人们自然是都要前来向刘秀贺礼,而当中这些都是要在洛阳城皇宫之内的德阳殿当中进行,众朝臣按照各自官位、爵位高低依次进行来到殿中进行朝拜,因为文武百官众多,所以在这“正旦大会”没有开始之前,朝臣们便早早地来到了宫门外等候,再由宫门依次进入,待所有准备都完毕后,逐次进入当中朝拜。当中还有各郡国的计吏还要向刘秀上报这一年来的收支文书来给他看。看过当中的很多过后,刘秀倒是心里面还算是满意,毕竟这当中的许多的收支文书无论是书写还是计算都还算是准确,而这过程中刘秀也是会让专门的人员进行核对,以看当中是否有虚假。

  当然,这一日所有大臣、王公贵族们必须着正式的朝服前往当中朝拜,当中的人们也都是非常的认真。

  正旦大会之后,此时的刘秀便是要宴请众人了,毕竟这酒宴是这正旦大会智商必不可少的环节,所以这个时候的他们自然而然也都是必须要进行的……

  在一番歌舞升平过后,就在众人的雅兴在极致的时候,刘秀此时倒是忽然道,“今日,众位爱卿都已经到来,朕深感欣慰,故朕自然是也给你们准备了惊喜。”话到此处,刘秀立即站了起来,执行走了下来。在场众人看到后都是大吃一惊,他们都听说刘秀已经是生病了,而且还是不能行动自如,如今在他们看来,当中的刘秀可以说是完全一点生病的样子都看不到了而且面色红润,完全是一副十分健康的样子。看到这般,此时在做众人都是惊讶不已,当然,当中更为惊讶的是刘疆,他倒是没想到刘秀竟然会有这样的一个“惊喜”。

  “如你们所见,朕已经康复了,而且还是身体恢复如初了,所以,这下你们不必担心了吧……”话到此处,不由得顿时仰头大笑起来。

  众人见状都是赶忙起身躬身行礼表示祝贺。

  看到他们也很开心的样子,刘秀心里面自然也是很高兴,当然,他此时心里面还是有其他的想要说的。

  “当然,今天朕还准备了另外一个惊喜……”话到此处,立即朝着常侍挥了挥手。

  此时常侍倒是赶忙应了一声,随后人群之后有一个人被押解了过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阴就。与此同时,随之而来的,那就是还有另外的两个人,一个是何芸珠,而另一个则是一张陌生的面孔,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们一直在找的尹正涛。

  “大家可能都奇怪朕为何要如此对信阳侯,只是因为他曾经在年少之时犯过一次错事,在试图隐藏真相多年后还是被挖掘了出来,今日朕将其带到众卿面前,交给众卿来处置,你们觉得如何?”刘秀不由得问道。

  众人见状自然是都议论纷纷,他们都知道阴丽华就在现场,而此时的阴就也是阴丽华的弟弟,这个人可是招惹不起的。

  眼看着众人只是议论,却并没有人做声,此时刘秀倒是不由得立即将目光转去了刘疆,当然,就在刘秀投来目光的那一刻,刘疆就知道这件事情在幕后他做的那个准备已经是白费了,当然本来他是打算在这个时候将那些准备好的“证据”拿出来的,想不到此时的情况倒是着实让他有些难堪了……

  “强儿,你以为如何?”刘疆朗声问道。

  面对这样的情况,此时的刘疆不由得皱起眉头,他悄悄的抬起头看着这满朝文武投来的目光,几番思绪思索之下,他最终还是道,“父皇,儿臣以为信阳侯嚣张跋扈,欺压良善着实可憎,只是其也曾有功于大汉,所以可以从轻处罚……”

  刘庄此时知道这是个机会,自然是赶忙插口道,“父皇,儿臣觉得东海王所言极是……”

  作为阴家的代表,皇位继承人,众人自然是倾向于他的,索性赶忙纷纷齐声附和。

  看到这般,此时的刘秀倒是神色凝重,思索片刻,看着将头深埋的阴就,刘秀倒是又转向了旁边的何芸珠和尹正涛,“你们二位以为如何?”

  尹正涛倒是并未说什么,只是何芸珠倒是赶忙叩首,“陛下能够严惩真凶,民女感激不尽,如今逝者已矣,陛下能够还我父亲一个公道就足够了,究竟如何处置全凭陛下做主……”

  看到这般,刘秀倒是轻叹一声,“好吧,既然你们都不做决定那就交给朕来决定吧,只是今日是年关,事情已经得到解决那便罢了,至于如何处置,就容后再处置吧……”

  常侍赶忙挥了挥手,立即将他们几个都带了出去。

  刘秀又迈步来到刘疆的跟前,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强儿,你能够如此的知进退,明事理,朕深感欣慰,也不枉朕教导你这么多年。至于日后的事情,你自己可要好好的把握,凡事都要三思而后行知道吗?”

  刘疆点点头赶忙跪地叩首,淡然,这一刻刘疆也是明白了刘秀的话外之意,心中自然也就放弃了很多的想法了。

  当然,就在酒宴结束刘疆回到驿馆的时候,韩风和韩柏告诉他,提前准备好的那些“证据”都已经被带走了的时候,他心中便更加清楚了这么久以来,刘秀所做的事情的最终目的了。

  转眼间,年关很快就过去了该过的节日也都已经完毕,众人也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就在最后一批王公大臣们离开时,刘秀倒是独自来到了城墙之上,望着远方的道路上缓缓前行的一辆辆马车,刘秀的心中也渐渐地平静了。

  就在当中的一辆马车之上,刘疆坐在当中,他的心绪倒是十分的平静。片刻后,一阵马蹄声传来,刘疆不由得淡淡的问道,“那边走了没有?”

  外面的韩风倒是赶忙回应,“已经上路了,刚刚出城前我已经亲自查看过了……”

  “很好,如今我们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究竟能不能挨得过去,就看他自己的了……”话毕,刘疆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没有再说什么。

  与此同时,站在城墙之上向外眺望的刘秀心中也是十分的平静。

  “怎么样了?都安排妥当了吗?”片刻后,邓禹忽然来到旁边,刘秀的淡淡的问道。

  邓禹点点头,“信阳侯已经领刑完毕不日就会启程返回新野了,东海王也已经出城了。”

  “很好!具体的一些事情,待他们回去后再呈报上来时,你们再去监督吧……”刘秀微微点头。

  邓禹应了一声,在旁边沉默了片刻不由得又道,“陛下,他们俩都已经做了处置,只是那个人就只是那样对他是不是有些太……”

  此时刘秀倒是摇了摇头,心情倒是很平静,“如今杀了他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只是希望他一个人前往那里以后,能够自己意识到这个惩罚代表了什么……”话到此处,刘秀朝着另一个方向眺望了过去,此时似乎不远处的路上,一个戴着枷锁的人似乎正在回头朝他看过来,但见这模糊的视线之中,对方似乎在朝他点头,口中似乎也说了些什么,无论这当中如何,这一切已经是刘秀能够给他的最好的一个结果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