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顶点小说网 > 繁花散尽笑满面江彦丞谭璇 > 第497章 童话是用来破灭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小说网] https://www.x23wx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非常感谢谭璇学姐能回海医,跟我们海医摄影协会的社员们做这个分享会,但是今晚人好像有点多哈,可能大家对摄影都比较感兴趣。抱歉,小礼堂的座位不太够,你们找地方挤一挤好吗?我们马上开始。好,谢谢大家配合!”

    分享交流会的主持人就是海医摄影协会的现任会长刘晓辉,谭璇的直系学弟,她卸任摄影协会会长之后,一直是刘晓辉在处理摄影协会的事务。

    这次分享会,一两个月前就已经定下的。那时的谭璇,还算籍籍无名。

    现场的观众走来走去,寻找合适的位置,不过五分钟,又安静了下来。

    主持人把谭璇请上了台。

    即便座无虚席,目之所及都是观众,谭璇也丝毫没怯场——

    她站在演讲台上,穿一身OL风的套装,短发精干明快,眼神自信沉着,洗去昔日的学生气,却没有一丝傲慢。

    “大家都知道,海医摄影协会成立已久,在历任会长的带领下,协会越来越好。但是可能在座的各位不知道,我们海医摄影协会现在的每月的采风活动、每年的分享交流会以及社员们之间一对一的互帮互助、新老社员之间的融洽感情氛围是从我们上届会长谭璇学姐在任期间开始的。可以说,是谭璇学姐带领协会走向了一个更好的未来……”

    刘晓辉在致辞。

    谭璇笑着打断了他:“晓辉会长,你这么说,让我怎么跟以前的老会长们交代啊?摄影协会此前就不和谐融洽了?我们晓辉会长现在也就看我在现场,不然不敢这么说。”

    刘晓辉笑了:“还是学姐了解我,哪位前辈在现场,我就吹谁,哈哈,好吧,咱们继续。别鼓掌,要脸。”

    “哈哈哈哈!”现场笑声一片,分享会的开端气氛特别好。

    接下来,谭璇的分享内容干货满满,从地理杂志到人像摄影,再到摄影技巧、冲洗技术,不需要任何的稿件,她在她的专业领域,完全hold住全场。

    所谓分享交流会,分享完当然就是交流了,所以,接下来的环节是自由提问,由现场的观众们自发举手。

    刘晓辉看了看腕表,笑道:“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了,时间不早了,我们预留半个小时的提问环节好吧?”

    “第一排第三位同学。”

    提问环节,不知道对方会提出什么问题,这是一般交流会上最担心出岔子的一关了。

    刘晓辉一开始选择的都是认识的摄影协会的社员来提问,谭璇回答得很顺畅,但总不能一直在前排选择熟人,等到第五个问题,刘晓辉终于从倒数第二排选了个人:“倒数第二排那位黑风衣的男士。你的提问时间。”

    那位黑风衣接过话筒,站了起来,看着谭璇道:“谭摄影师,是这样的,前面您已经分享了很多的摄影技术经验,非常宝贵。但是呢,我想问一问,您在海医求学期间、任职摄影协会会长期间,您的男朋友支持您把大量的时间放在摄影上吗?对于您这样的医学生来说,会不会有点冲突?”

    现场忽然就安静了下来,很多人朝那个穿着黑风衣的男人看去,但是黑风衣说的没错,这个问题很多人想知道,只是没人敢问而已。

    尤其是昨天小光棍节爆出的那个视频,海城医学院还有谁不知道谭璇的男朋友是陆翊呢?

    “冒昧问一句,您男朋友今天有没有来现场?”黑风衣没有把话筒丢开,他握着不放,又问了一句,还带着和善的笑意:“您不想回答也没关系,可能我太八卦了。不过,摄影这一爱好首先得不影响日常生活和学习,不然对海医的医学生来说,是不是有点不务正业了呢?”

    问题犀利,表面是给谭璇拒绝的机会,其实是以退为进,谭璇不回答,那摄影协会的存在就会遭受质疑。

    刘晓辉一脑门子的汗,又不敢抬手去抹,硬撑着笑意看向谭璇:“学姐……”

    谭璇抬手,冲刘晓辉笑了笑,一点没觉得尴尬,她坐在台上,直面那位提问的黑风衣,也直面台下的所有人:“嗯,这个问题问得很出彩,这位朋友,你是八卦周刊记者吧?不过既然大家爱听八卦,我也可以说一说,但是,这个问题我只回答一次,挖掘隐私的行为也请到此为止,OK?”

    黑风衣把话筒交给了工作人员,坐下了。

    谭璇顿了顿,笑道:“先声明,我不想炒作,可能现场的各位朋友有人看过了昨天的某一条视频,刚才提问的那位先生也问及我和求学时的男朋友的一些事情。那我就说明一下,我和陆翊先生已经分手,并且各自开始了新的生活。关于昨天的那条视频,我只想说,童话是用来破灭的,别再用我的视频继续熬鸡汤了,我保留追究某些人非法传播视频的法律责任。”

    “分手了?”

    “怎么可能?怎么会分手?我之前还看到他们俩……”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海医的金童玉女已经分手了?我不相信啊!还能相信爱情吗!”

    “……”

    现场马上就躁动起来,当事人亲口承认,视频里的场景忽然就成了童话破灭前唯一的证据,脆弱的心灵顿时接受不了了。

    谭璇也没被现场的混乱干扰,直到有人接过话筒,一字一句地问道:“谭摄影师还没回答,那位前男友在你求学期间,对你学习摄影这件事是怎么样一个态度,能说说吗?他就那么该死?”

    声音的来源很偏,在小礼堂的最角落里,那个声音也很轻,像是一个久病之人。

    所有人都看过去,谭璇也看过去——

    是陆放。

    脸色苍白、面无笑意的陆放。

    也只有陆放,会用这么激烈的词汇——“他就那么该死?”

    一场好好的分享会,变成了这种局面,刘晓辉简直想把话筒给吃了,他怎么也没想到摄影协会内部的社员会拆他的台!

    “陆放,你……”刘晓辉想制止陆放,然而他是主持人,不好带有个人情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