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顶点小说网 > 从仙路尽头归来 > 第七十三章 收取
    沧月玄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x23wx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他笑了笑,说道:“亏我还以为是敌人进犯我文宗悟道峰,适才火急火燎地赶来了,没想到原来是楚公子闹出的动静。是我大惊小怪了。”

    楚天明看了他一眼,一双漆黑的眸子似乎能够洞穿一切。

    他淡淡地说道:“有些东西,放的久了,就容易积灰,取的时候动静也小不了。另外,七峰自成一阵,哪有那么容易被外力攻破?掌门多担心一下内贼,便足以保文宗无恙了。”

    楚天明言有所指,听得文宗掌门干笑一声,连忙说道:“没想到楚公子看得这么明白,连我宗的七峰一阵都知道。”

    心底却在说,姬前辈也真是的,怎么什么都和楚天明讲?

    他的视线忍不住瞄了一眼楚天明手中的葫芦,但又很快收了回来。

    这时他注意到了楚天明的眼睛,楚天明正看着他。

    楚天明的眼睛非常透亮,目光炯炯有神却又始终如湖水般平静,似乎任何事情都躲不开他的注视。

    文宗掌门立刻意识到,只有蠢物才会在这样一双眼睛的注视下绕弯子,于是他放弃了最初的念头,直接问道:“那日初见楚公子,还没来得及说上几句话便被楚公子遣走了,今日再见,不如……聊一聊?”

    文宗掌门所指的,乃是当日在主峰勿忘阁中被马夫随手一挥就“送”出主峰的事情。

    楚天明闻言,淡淡地说道:“我看你心中有不少疑问,有什么想问的,就趁现在问吧。”

    文宗掌门笑了笑,旋即盯着楚天明,沉声问道:“再问之前……我相信姬前辈的眼光,也相信师祖的选择,所以愿意相信楚公子来我文宗加害之意。”

    他目光深邃,眼底隐约浮现着风云汇聚的景象,他要看穿楚天明,但他看不透。

    一如那日在勿忘阁中时那样。

    面对文宗掌门的疑问,楚天明点了点头。

    虽然文宗早已不复旧日书斋的辉煌,但毕竟也算是书斋的遗蜕,他能帮就帮一把,至于加害之心?

    他自然不会有,也懒得有。

    见楚天明点头,文宗掌门心中先是小松一口气,又说道:“那楚公子能否告知于我,来我文宗究竟所为何事?”

    文宗掌门终于问出了心中的疑惑,要说楚天明这样一个连他都看不透的人会闲着没事跑过来做一个文宗的首席大弟子,他是不会相信的。毕竟,这不过是一个虚名罢了,顶着这个名头,楚天明最多也就在文宗七峰畅通无阻罢了,能得到什么实际好处?

    等等,实际好处?

    他在脑海之中鬼使神差地想到了楚天明手中的这只葫芦。

    只见楚天明毫不避讳地说道:“告诉你又有何妨?我来文宗,只为取一物。”

    文宗掌门顿时目光如炬,“楚公子特地来我宗,莫非就是为了来悟道峰取这只葫芦?这葫芦……”

    不等文宗掌门多说,楚天明便打断道:“这只是一只装酒的葫芦罢了。”

    顿了顿,他补充道:“手头正好缺点装酒的东西,就来这里取一下了。”

    他说得云淡风轻,似乎这只放在了这里几万年,连文宗掌门费尽心机都无法取得的葫芦山峰,他只要想拿走就可以随手拿走一样。

    当然,实际上的确如此。

    文宗掌门闻言,眼皮猛地一跳,继而说道:“呵呵呵……楚公子说笑了,这葫芦来历惊人,怎么会是一只酒葫芦呢?传说这葫芦是昔日老祖留下的宝贝,能吞万里河山。”

    楚天明摆了摆手,淡淡地说道:“所谓的传说只是后世之人杜撰出来,为其增添一些神话趣味的东西。我说了,它只是用来装酒的。”

    楚天明这么一说,文宗掌门就彻底哑炮了。他看着楚天明说话时认真的神态,听着楚天明这无比笃定的话,竟然生出来一种诡异的错觉。

    似乎这不是什么横亘万年的葫芦山峰,似乎这就只是一个酒葫芦。

    一只合该被楚天明随手取来的酒葫芦。

    他张了张嘴,却始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似乎在这一刻,任何想要在楚天明的手中挽留下这只葫芦的话语,都已变得苍白无力。

    最终,他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可他又突然想到——听楚天明的话,“区区”一只酒葫芦,似乎还不值得楚天明大动干戈来文宗,所以说,楚天明要取走的东西,其似乎价值远在葫芦之上……

    文宗掌门想到了这点,心中大为苦涩,如此一座葫芦山峰在楚天明的眼中不值一提,那值得一提的东西,到底会是何方神物啊?

    难不成,楚天明要搬走一座神峰?

    然后从今往后他们就剩下文宗六峰了?

    文宗掌门内心戏很足,想到这里不禁打了一个冷颤。常言道,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一当上文宗掌门,他就知道这些东西如果被人搬走那会有多肉痛了。

    似乎是看到了文宗掌门的内心,楚天明淡然一笑,说道:“有些东西,不是你的,留也留不住。”

    这话一说出口,饶是心境素来平和的文宗掌门听了都想骂人,这话怎么听着怪怪的?

    就像是顺走了自己宝贝女儿的混账女婿拍着自己的肩膀语重心长说出来的话。

    越听越欠,越欠就越恨不得把楚天明拉起来痛扁一顿。

    但他没有出手,因为马夫来了。

    看到马夫,文宗掌门忍不住敬畏,原因无他,实在是因为那日的画面给了他太多的震撼与忌惮。

    那日,马夫随着楚天明的一声“送客”,鬼魅般的出现,然后随意一拂袖,就将他和其余几位峰主丢出了主峰。

    那时候的马夫,给他的感觉就是深不可测。

    现如今,他已经摸到了入道的门槛,原本他以为已经拉近了和马夫之间的距离,可现在再看到马夫,他却忽然发现他所谓的“拉近”完全就是一种可笑的错觉。

    明明相差千里,却在只拉近了毫厘的情况下,错觉地以为自己可以碰触到马夫的层次,这是何等的可笑?

    文宗掌门于是向着马夫露出了一抹谦卑的微笑。

    但马夫只是平淡地看了他一眼,便来到了楚天明的身边,然后默默地立在那里,卑微地像是一个纯粹的下人。

    “参拜完了?”楚天明问道。

    马夫垂首说道:“是的,公子。”

    楚天明点了点头,“既然参拜完了,那我们就启程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