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顶点小说网 > 神道复苏 > 第八章 权柄之力

第八章 权柄之力

 热门推荐: 圣墟铁拳争锋仙逆遮天极品美女老师私房催乳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小说网] https://www.x23wx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错,我辈读书人,自有浩然正气护身!”

    冯天宇神态倒是安定不少,对于读书人而言,恰恰的就吃这一套,浑然忘记了自己前来画舫作乐的事情,是否有违圣贤之道。

    春秋记忆法,该忽略的地方,一定要忽略,不必去较真。

    声音变的尖锐起来,宛如用利器正在不断木门上面滑动。

    一根洁白的手指,从木门上面露出,这是一节中指,穿破木门正在缓缓的蠕动着,借助着白色蜡烛的光芒,能够看见上面没有血肉,白色是骨骼的白。

    冯天宇微微稳定的神色,再一次变的惊慌起来,颤动的手指指向房门讲道:“鬼!”

    “肯定是鬼!”

    “天宇兄,都说了你喝多了,这天下哪里会有鬼。”窦长生浮现出浅浅的笑容,上前一步一把的抓住了白色的骷髅中指。

    咔嚓一声,窦长生直接用力掰掉。

    在冯天宇不敢置信的目光中,窦长生手臂一甩,直接的扔掉了,语气坚定的讲道:“虫子!”

    “不!”冯天宇下意识的就要反驳。

    “天宇兄喝多了,出现幻觉了。”

    窦长生大手抓住冯天宇,点点的浅红色光泛起,直接开始对冯天宇摇晃起来,语气开口问道:“天宇兄是不是感觉天旋地转。”

    “是!”冯天宇双眼迷茫,下意识的回答讲道。

    “那就对了,这就是喝多了的后遗症,都是幻觉!”

    “我这就送天宇兄回去!”窦长生余光看向木门,那里木门一具全身溃烂,不断掉落着烂肉,嘴巴中流淌着唾液的骷髅,正站在木门处,凹陷下去的眼眶中,浮现出碧绿色的鬼火。

    鬼火正在跳动,冰冷的注视着窦长生。

    任由一股红色火焰,从脚下开始蔓延,不断的吞噬着自己,未曾有任何动作。

    冷笑一下,窦长生毫不在意的搀扶着冯天宇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本以为是一个王者,不曾预料到竟然是一个青铜。

    成为神?前,这一幕早就把窦长生吓住了,现在这不过是区区一道鬼魂,只是在鬼蜮加持下,这才获取到了实体化,具备了超凡能力。

    也就是碰到了体质瘦弱的冯天宇,换成一位正值壮年的大汉,根本不可能打得过。

    这白骨,这一切,都是幻觉。

    窦长生讥笑了一下冯天宇,旋即想到了自己要不是跳入到水中,自己不一定被拿下。

    这是一个黑历史,不过只要自己不说,没有外人能够知道。

    鬼魂不足为惧,但这鬼蜮实乃是心腹大患。

    有这鬼蜮横在大泽湖南方,断绝了自己和泷泽县城的联系,想要在这里建造庙宇,铸造神像,这纯粹的是痴人说梦。

    窦长生搀扶着冯天宇,推开了走廊的门,看着走廊外热闹的甲板,一步跨越过,窦长生的双眸一缩。

    刚刚出现在前方的道路,明明是欢声笑语,穿着轻纱衣裙的姑娘们,但此刻窦长生和冯天宇,依然处于走廊当中。

    寂静的走廊,白色的蜡烛正在燃烧,散发着昏暗的光芒。

    砰,砰,砰!!!!

    不断敲门声传出,隐隐伴随着剧烈的喘息声。

    窦长生对身旁的冯天宇一拍,彻底的打晕了冯天宇。

    双眸不由眯缝起来,鬼蜮,果然离奇。

    竟然能够迷惑此刻的自己,要知道如今窦长生已经一步登天,贵为一方神?了,不再是昨日那一位普通人。

    眼前颇有着一种鬼打墙之感,自我感觉正在不断向前走路,实则是自己正在不断的打转。

    再走一次,窦长生搀扶着冯天宇,继续向前走去,走廊并不长,大约十几步就走到了门前,窦长生看了一眼身旁的冯天宇。

    这冯天宇作用不小,窦家中可还有一个麻烦呢?

    窦长生的尸体,昨夜可是在大泽湖湖底和淤泥作伴呢,哪里可能回到过窦家,冯天宇的作用能够让窦长生占据先手,先天指责对方是假货。

    这年头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窦长生从来都奉行着先剪除掉敌人的策略。

    路过传出声音的厢房旁,窦长生一巴掌拍在了门上,低沉的讲述道:“动作轻点,都影响左邻右舍了。”

    敲门和喘息声,戛然而止,仿佛是受到了惊吓一般。

    来到走廊门前,没有立即推开房门,盲目推开依然还会走回来原地打转,不由开始分析起鬼蜮的组成。

    鬼蜮!

    为阴气,鬼气,纠缠在一起形成的一处特殊的环境。

    不,还要加上凶气。

    凶鬼才能演化出鬼蜮来,普通的鬼魂再进一步为鬼后,就算是聚集的再多,也不可能演化出鬼蜮。

    按道理来讲,自己的神力虽然是继承而来,和窦长生有所隔阂,不能完全发挥出力量来,但架不住神力的品级高。

    虽然眼前只是浅红色,也符合当前神位,可神力毕竟是从金敕正神的金色神力,退化而来的红色神力。

    鬼蜮再强,缺乏主人主持,也不可能把神力压下。

    窦长生准确抓住了重点,越是在鬼蜮中停留长久,窦长生越能体悟到,身旁这不断出现的,不过都是花架子。

    这鬼蜮之主凶鬼不在,要不然凭借着主场地利,凶鬼早就亲自出手了。

    真正的凶鬼可能在泷泽县城中,窦长生不由的想到了出现在窦家的那位山寨货。

    这年头,连鬼都图谋甚大,不可小窥。

    窦长生掌心中泛起一滴浅红色神力,旋即又增加了三滴,四滴神力汇聚一起,犹如一道利剑,斩破一切。

    窦长生视野所见的一幕幕,犹如水波一样,开始不断荡漾起来。

    利剑扭曲弯折,化为了一道惊鸿,最后消失不见。

    氤氲升腾的气体浮现,窦长生不敢怠慢,立即跨出一步。

    隔膜消散,大泽湖如同身躯,窦长生晓得自己已经踏出鬼蜮,这次看似有惊无险,但真实上极为凶险。

    此地竟然演化出鬼蜮,可想而知大泽湖西方那超出画舫的鬼物如何凶戾。

    离开了鬼蜮,窦长生当然要给这鬼蜮送上一份大礼。

    好好的回报对方。

    水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