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顶点小说网 > 喜上眉头 > 478 毒药的出处 ("___浅笑万赏加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小说网] https://www.x23wx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些药,平日里都是从哪家药铺抓回来的?”

    “没有只去哪一家,保和堂、云记药铺、还有一些小药贩,都是有过的。”

    眼下,张眉妍无比庆幸自己当初的谨慎。

    官差离去之后,已是午后申时末。

    张眉妍细细地捋过所有的可能,先回到房间重新净了面,才回到前堂。

    柳荀仍等在那里,见她来,忙问道:“妍儿,如何?那些官差,可有为难你?”

    张眉妍淡然摇头。

    “不打紧,不外乎是因迟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便又搜了一遍而已。”

    柳荀微微松了口气。

    想来也对,若真是有了什么证据,外甥女此时应当也不能好好地站在这里,还摆着冷淡的臭脸同他说话了。

    “方才我同舅舅说的话,舅舅可考虑好了?”张眉妍问道。

    “……”柳荀显然犹豫了一下。

    “舅舅若不愿意,也无妨,我再寻旁人就是了。”张眉妍以退为进地说道:“同样的好处许出去,想来应当有的是人乐意去做吧。”

    她赌得就是她这个舅舅天性好赌、敢赌。

    果然,柳荀连忙笑着摇头:“什么好处不好处的……妍儿说这话,岂不太看轻你舅舅了?”

    现在谈什么好处,要什么银子,都是蠢人才会干的事情。

    若他真插手了此事,来日便等同是抓住了这外甥女的一个把柄,到时多少好处讨不来?

    真到了那个时候,她贵为邓家嫡妻,难道还敢同他区区一个没落户鱼死网破?

    且他也会懂得分寸,来日方长,尽量不将人惹急,且慢慢地浸着就是了。

    “如此说来,舅舅是答应了?”

    “你既喊我一声舅舅,我岂有不答应的道理。只是……你方才所说的法子,我还须回去仔细想想,可别再有什么疏漏才好。”

    毕竟说得再好,此事的风险摆在这里,他也怕自己一时有想不透的地方,再拿错了主意。

    所以,不如先拖着,回去再多考虑几日。

    张眉妍一眼看透他的心思,冷笑着道:“我倒没想到舅舅竟这般谨小慎微,这计策我是反复想过的,只要舅舅照做,便不会出什么差池。”

    又道:“且我等不了这么久,舅舅若要做,便须尽快去做。若不愿做,只当今日未曾来过就是,我也无意强求。”

    “……”

    柳荀暗暗皱眉。

    许久后,到底是点了头。

    ……

    官差们回到京衙之时,夕阳已坠入西山。

    为首的官差,将搜查时从张眉妍那里问出来的话,及对方态度皆复述了一遍。

    祝又樘使人请了傅大夫过来。

    “这些药材,皆是极寻常普通的药。也确实同药方所写对得上,并无出入。”傅大夫查看了那十余包药材之后,肯定地说道。

    祝又樘问:“可知是拿来治何病的药?”

    不过,说句不相干的话……傅大夫那花白的发髻,梳得未免太亮了些,且不知是抹了什么东西,竟还香气扑鼻。

    “应当是拿来作活血祛湿之用,于风湿和外伤皆有益处。”傅大夫的语气就同他今日的装扮一样严谨到一丝不苟。

    “如此说来,似乎也并无异常之处……”程然低声思索着说道。

    方才听下属的回禀,他还觉得疑点颇多,可如今这条线索,似乎又断了。

    但依照以往的经验来看,他又不禁觉得一定是自己忽略了什么……

    可这些普普通通的药,能藏有什么玄机?

    等等……

    药?

    是了……药!

    程大人脑中轰鸣一声,顿时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不管这猜测是真是假,可他这脑袋,未免太过分好使了吧!

    总算能在殿下面前露一手了!

    程大人措辞一番,正要开口,却听少年的声音在自己前面响起。

    “若是在这些药里,再有一味雪上一枝蒿,添得是添不得?”

    太子殿下向傅大夫问道。

    程大人赫然瞪大眼睛——殿下……怎么将他想说的话,给说出来了!

    四目相对,太子殿下莫名领会到了程大人的心思,一时有些无奈。

    实则,他本是等了好一会儿,久等不到程大人说话,又见程大人急得拍头,这才开了口。

    程然也诡异地接收到了太子殿下眼神中的深意——这种‘给过他机会了’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且殿下开口时如此平静,莫非是……早就猜到了这上头?

    程大人越是回想,便越是觉得极有可能。

    傅大夫闻听此言,脸色微微一变,仔细想了想,遂颇觉心惊地道:“倒无不可……雪上一枝蒿,本也是一味药,且有止痛活血祛风之效。与这药方上所列药材之药性,倒是十分相辅!”

    四下静了静。

    程然望着眼前摊开的一包包药材,道:“若将每一副药中的雪上一枝蒿皆挑拣出来,积少成多……谋人性命又岂在话下!”

    同样是药铺中便能买来的毒药,若换作砒霜,无疑太过容易暴露。

    这药名相对生僻许多,且可分多次买、从不同的药铺和药贩手中买,掺在寻常药材内,以抓药治病为幌子……根本不会引起他人注意!

    若此猜测为实,足可见此人必是为此图谋已久。

    这可比临时起意,来得要可怕得多。

    “可惜只是猜测,没有证据——这些药,少了雪上一枝蒿,也并非不可用。”傅大夫叹气道。

    “至少如今有了极有用的线索,可先去她所说的那几家药铺仔细查问。”祝又樘看向程然说道。

    虽说时间间隔久,又非是固定哪一家药铺,查到最后可能只是徒劳,但依着规矩,还是要去查的。

    且在查问的过程中,未必找不到一丝有用的线索。

    程然点头。

    殿下说得对,至少眼下离真相又近了一大步。

    祝又樘离开京衙之后,本想再去一趟张家,将这个进展告知小皇后和张伯父。

    可抬眼一看,天色已是大暗。

    此时再去,只怕要耽误了回宫的时辰。若走得太急,兴许又要惹张伯父疑心。

    不如明早再去。

    祝又樘回到东宫之后,便使人召来了清羽和于定波到跟前问话。

    待看到二人的那一刻,太子殿下有着明显的怔愣。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