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顶点小说网 > 庶女撩夫日常 > 第684章:叫人没法反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小说网] https://www.x23wx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就好比裴卿卿跟人套近乎,人家根本就不领情一样。

    叔父要带药琅回去,于情于理,她都不该横加阻拦的。

    只是,裴卿卿扭头瞧了一眼药琅,“叔父作为长辈,担心药琅,乃人之常情,若要带药琅回去,理应我不该多说什么的”

    “哼,还算有个明事理的,既如此,那就谢过侯爷夫人了。”叔父胡子一吹,虽然态度还是不好,但说话明显就要柔和了很多。

    毕竟是在人家侯府的地盘上,太过盛气凌人也不好。

    他们从朔城一路追来侯府,就是要带药琅回去的。

    至于这侯爷夫人,好在不是个不讲道理的,否则叔父来之前,都做好了要吵架的准备

    要是侯府不放人,那他们药王山庄也不是吃素的。

    只要他们出去吆喝一声,以药王山庄的影响力,侯府的名声不说尽毁,也是能给侯府泼上一盆脏水的。

    “阿琅,我们走”叔父说着,也不管药琅是否同意,扯着药琅就要走人。

    “叔父且慢”裴卿卿当即伸手一拦。

    “你想拦我莫非侯爷夫人是想说话不作数”叔父的脸色,也是当即一沉。

    刚才还说不阻拦他带走药琅的。

    怎么,这话才刚说出口,还热乎着呢,就想出尔反尔了

    可想而知,叔父看着裴卿卿的脸色,自然也好不到哪儿去。

    “叔父误会了。”对于叔父的冷脸,裴卿卿不慌不忙的浅笑道,“叔父,我只是觉得,药琅现在也是个大人了,叔父是不是该听听药琅自己的意见我理解叔父及你们药王山庄想要保护药琅的心情,但是没有哪个父母,能陪护孩子一辈子不是吗”

    “俗话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这个道理想必叔父也明白,不论是叔父你,还是药琅的父亲,都不能一辈子陪护在药琅身边,何不如让他学会自强自立之本呢”

    裴卿卿说的一本正经的,颇有一股老成的风范。

    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说的有道理

    准备跟这位叔父来个以理服人

    若药琅想回去,她自然不拦着。

    可是药琅不想走

    留在侯府也没什么不好的。

    叔父和药琅,她当然是帮药琅了。

    对叔父敬重,只因对方是药琅的叔父。

    不得不说,裴卿卿说了一堆大道理,还真把叔父说楞了一下。

    不过很快,叔父就反驳了回去,“既然侯爷夫人也说了,为人父母不能一辈子陪护在孩子身边,父母寿数有限,想要儿女承欢膝下,此乃人伦”

    “侯爷夫人这般阻挠老夫,莫非是想让阿琅做个不孝之人吗再者,我药王山庄虽不是什么位高权重之处,但要庇护阿琅一生无忧,还是做得到的阿琅的去留,就不劳侯爷夫人操心了”

    “”裴卿卿一噎。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跟这叔父比老成讲道理,她还是略逊一筹。

    叔父都这么说了,她还能怎么说

    以理服人的计策失败了呀。

    叔父一句人伦,就能堵的她没话说了。

    为人子,药琅理当回去父亲身边尽孝,承欢膝下

    否则倒是她连累药琅成了个不孝之人一样。

    再者,就像叔父说的,以药王山庄的实力,庇护药琅一生无忧根本不在话下。

    所以叔父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明显,药琅的事,用不着她来操心

    说白了,就是用不着她多管闲事

    裴卿卿叹了口气,看了眼药琅,药娃娃,不是我不帮你,而是你这叔父嘴皮子甚是厉害。

    我尽力了。

    你自求多福吧。

    最怕的,就是这种家中长辈来干涉。

    动不动就拿不孝来说事。

    叫人没法反驳。

    若是恶一点的长辈,还能驳回了他的去。

    可偏偏这叔父又是一心为药琅好,实在是没法驳了他的去。

    何况她还是个外人

    瞧着裴卿卿败下阵来,药琅清秀的眉头一皱。

    怎么连裴卿卿都说不过叔父。

    同药琅一样皱眉的,还有阿羡。

    心想说,连夫人都没话说了,药琅岂不是要被带走了

    无人看到阿羡垂在两侧的手紧了一下。

    “阿琅,你若不想你爹亲自来抓你回去,今日便乖乖的跟叔父回家”叔父的态度很强硬,拽着药琅就要走。

    “这里就是我的家”药琅脱口问出一句话,叫叔父楞了小片刻。

    阿琅越发的让他觉得陌生了。

    侯府这地方,如何能是阿琅的家

    叔父很想说,侯府的人,究竟给阿琅灌了什么迷魂汤

    但碍于不宜与侯府大动干戈,所以一些难听的话,叔父还是理智没能说出口。

    “胡说这里怎么能是你的家只有药王山庄,才是你的家”叔父的语气明显重了许多,许是因为药琅的话给恼到了。

    这话看似是在跟药琅说的,实则是看着裴卿卿说的。

    是说给裴卿卿听的。

    也是说给侯府以及没露面的白子墨听的。

    若说侯府的人接近药琅没有图谋,叔父打死都不信

    连药琅身上的麒麟血都被他们夺了去他们还想怎么样

    如果说刚才,叔父顾虑着不宜与侯府大动干戈,可是一想到麒麟血被白子墨夺了去,叔父的脸色,明显就多了几分仇视。

    定是不能再让药琅留在这人的

    “你若是还认我这个叔父,就跟我回去”叔父强行的拽着药琅就要走。

    “叔父我不走”不管药琅怎么不愿意,叔父就是不撒手。

    裴卿卿是看在眼里,手指也在悄然紧握。

    “慢着”

    几乎是在裴卿卿开口的同一瞬间,刷的一下,阿羡抽出了自己的佩剑,指在叔父面前。

    一脸冷漠的瞅着叔父,“他不愿意走,没人可以为难他。”

    阿羡声音也是冷冰冰的。

    碍于对方是药琅的叔父,所以他才迟迟没动手。

    但是药琅不愿意走,就算是叔父,也不能为难药琅。

    裴卿卿眼神闪烁了一下,刚才她要是不开口,阿羡是不是也会拔剑

    但眼下,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药琅。

    “你老夫认得你在朔城,就是你带跑了阿琅”许是阿羡拔剑的举动,激怒了叔父,瞅着药琅的眼神儿,那叫一个气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