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顶点小说网 > 宦妃倾城:叩见九千岁 > 第49章 再把冷琴琴嫁进千岁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小说网] https://www.x23wx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49章 再把冷琴琴嫁进千岁府

    反倒是独孤江离瞧见她愁眉苦脸,又忍不住笑了。

    她有些时候像是耄耋老人般沉稳睿智,有些时候又像是耍赖的孩童,赖皮得可爱。

    “回去就回去,干嘛还笑人家?”瞧见了独孤将离勾起的嘴角,冷倾城心中就有些不快。

    但是以后还得靠独孤江离庇护,她也不敢与他发脾气。

    就只能撅了撅嘴巴,跟着独孤江离回房了。

    收拾妥当了之后,这才坐着马车,直接去了御史府那头。

    待马车在御史府门口停下之时,冷安举家早就在此等候了。

    一见独孤江离先下了马车,就赶紧迎了上来。

    笑容满面的模样:“千岁爷……”

    只是冷安如此讨好,独孤江离压根儿都不愿理会他。

    刚下了马车,又转身回去,直接将他身后的冷倾城抱了下来。

    还细心的,替她整理发丝和衣袍。

    “呃……”瞧见这独孤江离只知道对了冷倾城这丫头好,被驳了面子的冷安,就觉着有些尴尬。

    又上前一步,扶了扶手。拔高声音道:“下官恭迎千岁爷。”

    而做完了这一系列动作,独孤江离这才抬眼看冷安:“原来冷大人在此啊。”

    这两日,他手下的东厂才查到了司马卿欺上瞒下的证据。

    想必要不了多久,二皇子这一党,就要遭到重创。

    如果冷安这时弃明投暗,他或许可以看在他生了这如花似玉的女儿的份上,给他一条活路走。

    “是,下官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千岁爷请吧。”面对独孤江离,冷安就算是心中再不爽快,脸上也挂着笑容。

    就这么讨好十足的,将独孤江离和了冷倾城迎进了御史府的大门。

    他本还以为,独孤江离没把冷倾城当回事,不会陪她来回门。

    却没想到,在哄男人这一套上,这小丫头还真挺会的。

    因为朝中之事,冷安和独孤江离向来不对付。

    所以简单的寒暄几句过后,冷安就借了由头,把冷倾城叫去了偏厅。

    而仍旧坐在前厅饮茶的独孤江离,只是淡淡的看了候在门外的已未一眼。

    已未就扶了扶手,眨眼就消失不见了。

    反倒是偏厅这边,父女二人独处,冷安就一扫方才嬉笑讨好的模样。

    微微的皱着眉,语气带着几分不悦:“你这丫头,瞧见独孤江离如此为难你爹,你怎么也不知拦一拦?你这是和谁学的,变得如此不孝了?”

    以前的冷倾城,可不会容谁给他这爹爹半分颜色看。

    就算之前的事情不爽快,也应该过去了吧?

    “瞧爹这话说的,您都惹不起那独孤江离,女儿又有何权利在他面前说话?他方才对我温柔至极,不过也是做做模样罢了。爹爹该不会真以为,他是真心疼我吧?”冷安这个老匹夫,可真是不要脸。

    听了他的言语,冷倾城就翻了个白眼。

    这才道:“不过您有什么话就快说吧,一会儿若是独孤江离觉着被冷落了,可没爹你的好受。”

    毕竟每次他都是一堆废话,她的耐心早就要被消耗完了。

    “好好好,长话短说,长话短说。”见这丫头不耐烦了,冷安没有办法,就皱了皱眉头。

    接着就开门见山的道:“爹爹听说,昨夜独孤江离与你圆房了?你与爹爹说说,他,当真是太监吗?”

    虽然宫中查身的规矩,每年独孤江离都没避过。虽然他细皮嫩肉,也从未见他长过胡须。

    但是有不少人总觉着,独孤江离身上少了几分,太监应有的阴柔。

    所以不少对付独孤江离的人,都想从此处做文章。只要一证实独孤江离不是真太监,那可就是欺君杀头的大罪!

    “什么?你居然问我,他是不是真太监?”听了冷安的话,冷倾城满脸一副,你怕是个傻子的表情,就那么看着冷安。

    被这么多人盖棺封印的太监,难不成还能转阴还阳?拍神话片呢?

    “你这孩子,着什么急呀。”被冷倾城盯着,冷安就不耐的甩了甩袖子。

    这才又道:“你也别奇怪,难道你就不觉得,那独孤江离不像是真太监吗?而且他还和你圆房,难道昨夜,你们就没行夫妻之事?”

    虽然他不喜冷倾城,却不得不承认,这死丫头是真的好看。

    如此倾国倾城的女子,独孤江离若是把持得住,就不会和她共度一夜了。

    所以这件事情,怕是和他们所料差不多。

    “呵呵,”原来冷安打的是这个主意,听了他所言,冷倾城就冷笑起来。

    好半日了,才开口:“恐怕这要令爹爹地失望了,昨夜我与独孤江离确实睡在一处。独孤江离浑身上下是个什么样子呢,我也是瞧见的,他确实是个真太监。”

    她冷倾城,才不是什么忘恩负义的无耻之徒。

    所以她可不管独孤江离是不是真太监,这事就帮他盖过去吧。

    说不定以后独孤江离感谢于她,还会在他自己倒台之前,给她一封休书,放她一条活路。

    “他是真太监?”冷倾城的话,冷安显然是不太相信。

    直接就站了起来,很是认真的盯着冷倾城。

    再一次确认:“该不会是你这丫头没见过男子,不知真男人是何样的吧?”

    毕竟独孤江离那个奸贼,实在是不像个太监。

    “他与我差不多,是不是太监,你自己判断吧。”冷安越说越离谱了,指不定待会儿再说下去,他还会寻个男子来让她比对。

    故而耐心耗尽的冷倾城,直接就站了起来。

    嘴里还道:“若是爹爹不信我,便就再嫁个人去千岁府吧,我瞧冷琴琴就挺合适。”

    说完,冷倾城没给冷安反应过来的机会,直接转身就走了。

    “哎!”看着冷倾城的背影,不过眨眼的功夫就窜去了前厅。

    冷安气得,直接一巴掌便就拍在了桌子上。

    咬着牙就道:“死丫头,会不会好好说话!”

    发完了脾气,他这才敛去了脸上的怒色,直接转身去了前厅。

    倒是躲在偏厅外面偷听的已未,从头到尾都将话听了个清清楚楚。

    待到他们都离开了之后,这才用轻功。

    赶着在冷倾城之前,回去了前厅那边。

    因为冷倾城实在讨厌冷安的紧,故而简单的说了几句话之后。

    冷倾城就拒绝了留下来用晚膳的提议,拉着独孤江离,就离开了御史府。

    而独孤江离知她馋酒,也没带她直接回去千岁府,而是让马车去了云雀楼。

    这刚刚下马车,准备进去之时。

    云雀楼对面的一个小摊位前,白发苍苍的老者的叫卖声,就吸引了冷倾城的注意。

    “祖传的卜卦物件儿,大家都过来瞧一瞧,瞧一瞧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